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三十一章 面试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粉豆Barbie 书名:名门大少娇贵妻 更新时间:2014-05-22 22:22:21 本章字数:5736

夏合适时收回手,一双深沉的狐狸眼迸发出睿智的光芒,“我还以为今天是听不到我想要的答案了。苏小姐,你很不错,沉着冷静懂得审时度势,比一般女人强很多。”

苏沫冷眼看着他,这虽然是一个考验,但是对于应试者来说何尝不是一种羞辱,“我很好奇若是我还手了会是什么效果?”

男人的视线落在苏沫有些发青的嘴角,粗略了扫了她一眼,目光一片澄澈了然。她是个很美丽的女人,画着淡雅的妆容,一双妩媚的大眼如同浸润了一江春水般莹润。一般男人对着这么美丽的脸蛋绝对下不去手。只可惜他与一般男人不一样,对女人他从不手软。

“苏小姐,你大概一直都是被男人捧着手心的,所以我倒是很好奇,我打你的时候,你居然能够那么淡然。不过我也可以告诉你,第一次还手与不还手都不能通过我的考验。我要的是一个八面玲珑的销售经理,懂得利用一切优势去达成目的。”夏合年纪轻轻就已阅历丰富,能够将伊光壮大至今绝不会是偶然。

苏沫在大学期间的导师就曾经拿夏合做过案列,并夸赞夏合是迄今白手起家最为成功的企业家之一。他的睿智冷静,对市场的拿捏技巧,曾一度让苏沫为之倾倒。

“销售经理面对的顾客定是要求繁多的,他或许会刁难你,但你绝不能得罪他,莽撞自负的人担任不了这工作。而一味妥协的人太过懦弱,根本不能维护公司的利益。所以今天我这两个耳光就是为了测试这两点。”夏合目光悠远而平和,没有身为上位者的自负,他只是给苏沫一个解释。

“你的意思是我被录取了?”苏沫挑眉,暗自捏紧了拳头。如果眼前的男人只是戏耍她,根本没打算将这份工作交给她的话,那么他也该为刚刚那一巴掌付出代价。

夏合忽然嗤笑出声,视线下落到苏沫捏紧的拳上,嘴边扬起轻佻的弧度,“我若是不录取,苏小姐的拳头是不是就会落在我的脸上?”

苏沫表情出现片刻的僵硬,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位年轻总裁敏锐的观察力。眼前的男人不由让苏沫联想到了另一个男人。他也有着非凡的洞察力,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够无微不至地给她关怀。冷峻如神诋的男人几乎将所有的柔情都给了她。勒之尧,她何其有幸能够遇到他。

“恭喜你,苏小姐,你被录取了,成为今天唯一个被录取的人。另外我愿意给你两倍的薪水,希望你能够担任我的私人助理。”夏合是个不折不扣的商人,见到苏沫的第一眼他就开始评估她的价值。他需要苏沫这样出色的女人做他的助理。她拥有冷静的头脑和出色的身手,另外她美丽的外表将会是他极好的掩护。

苏沫自然乐意之至,跟在这位总裁身边她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她不想再隐藏自己的光芒,她期待自己破茧而出的时刻,那时她是不是就有资格与勒少并肩而立。

“叩叩!”敲门声响起,苏沫循声望去,只见门口不知何时立着一个身材颀长的英俊男人。男人笑容宠溺,目光温柔缱绻,立体的五官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个混血。

夏合面对苏沫微微诧异的目光,满不在乎的勾起唇,黑眸里却隐藏着一丝警告,“苏小姐,期待我们合作愉快。”

说完,夏合就朝着站在门口的男人走过去,两个人相视一笑,阴暗如夏合只会在那个男人面前露出纯真的笑脸,因为那个男人在夏合的心中如师如兄如友,更是他的救命恩人。

早有传言夏合喜欢男人,但是苏沫感觉夏合和那个男人之间的关系远没有那么简单,更像是一种更深的牵绊。

苏沫没有窥觑别人隐私的爱好,夏合喜欢什么人与她无关,她也不会因此另眼看他。相反的苏沫很佩服夏合的勇气,他没有因为流言而刻意疏远自己在乎的人,他的坚守难得可贵。

只是一旁还傻跪在地上的刘月,望向夏合的眼神饱含恶毒与鄙夷。凭什么她跪下了却一无所获,这样戏耍她有意思么?恶心的男人,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苏沫走出大厦,正值昏黄时分,整个世界呈现出绚丽的颜色,晚霞滞留在天际,勾勒出天空最美丽的图景。望着眼前的情景,苏沫的心情一片豁然,生命如此美好,且行且珍惜。

“苏沫,你去哪儿呢?打你电话也不接!”苏沫刚到家门口,就看见柳月水像是被遗弃的小狗般蹲在她家门口一脸怨念。

“怎么了?这时候急着见我,昨天许少有把你送回家么?”苏沫将柳月水从地上拉起,第一次见这丫头这么颓废的模样。

“苏沫,不提这事就算了,你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么!你必须得对我负责。”柳月水扑到苏沫的怀里撒泼,他们四个昨儿个喝酒喝得好好的,她怎么会跑到韩亦辰的床上。作为好姐妹苏沫怎么没看住她呢!

“好了,月水,先进去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呀?”苏沫低头开门,余光有意无意的瞟过身后。最近她总是觉得四周好像有一双眼睛盯着她,怪异的感觉如一团迷雾在心底升起,惊疑与恐惧不断蔓延。虽然看不见人,但是苏沫觉得这种感觉很熟悉。上次她出车祸之前也是有这种感觉,好像被人监视一般。想到徐昊当初诅咒一般的话语,苏沫心里不由慌乱起来。

在苏沫看不见的报刊亭后,男人隐藏于黑色的阴影中,惨白的脸上神色阴郁,狭长的凤眸里暗流涌动,眼底沉寂着疯狂。紧抿的嘴角溢出一丝阴险的笑容,苏沫,你以为躲在这里我就找不到你了么?你是我的,谁也不能夺走。

第三十二章 算账

温馨的小屋子里,两个女孩赤足背靠背对坐在阳台上,夕阳的余晖落在脸上,鼻尖萦绕着植物清新怡人的味道。心中的烦躁被慢慢驱散,两个人的心情都稍稍平复。

“苏沫,你说生活为什么总是在你不经意间给你制造一个大麻烦?”柳月水闭着眼回忆今早醒来时的情景,突然觉得很好笑。不需要逼问,他的反应就给了她答案。就算她死缠烂打,韩亦辰也不会对她负责的,亦不会给她任何的承诺。

“青青翠竹皆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其实很多事情看开了就好,我们的生活本就是残缺的。我们除了勇敢的面对,没有其他办法能够解决。”苏沫将莹润如玉的手伸出窗外,细碎的阳光在她的掌心跳舞,她慢慢扬起嘴角,这一刻的苏沫美得如同误入人间的天使。

柳月水眉眼也弯起来,“苏沫,你这么有文艺范,真叫我们这些粗人自惭形愧。”

“怎么现在心情了,就拿我打趣了?你还没告诉我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昨晚你喝醉了,是勒少叫朋友来把你带走的,昨儿个一晚上你去哪儿了?和谁在一起?”苏沫察觉到柳月水躲闪的目光,当即变得八卦起来。

柳月水踌躇了一会儿,还是把自己和韩亦辰一夜情的事情告诉了苏沫。

苏沫听完之后,瞪着一双美目,一时难以接受,声线有些颤抖,“那你喜欢韩亦辰么?”

“我们昨晚不过是意外罢了,谈不上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柳月水大大咧咧的,好像不把一夜之间就丢了珍藏二十几年的清白之身这事放在心上。

苏沫摇摇头,神色凝重,“月水,你不要骗我,也不要骗自己。你是不是喜欢他?不然以你的性子是绝不会那么轻易地就放过他的。”以前柳月水对付轻薄她的人,绝不留情,轻则痛殴一顿,重则将其断胳膊断腿。

柳月水没有回答,只重重叹了一口气往后仰去,拿起一旁的小靠枕遮住脸,她喜欢有什么用,韩亦辰根本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他不喜欢我。不过是一夜情而已,在他们那些少爷的眼里是很平常的事情。我何必缠着他自讨没趣。”

看到柳月水这个样子,苏沫更加的愧疚了。要不是昨天她光顾着和勒之尧叙旧,丢下月水也不会发生这件事情。

“月水,你放心,我一定会让韩亦辰给你一个交代的。”苏沫蹙着眉,心里乱成一团麻。难不成女人的清白就这么一文不值么?想到以前她认识的那些富家子弟都是那么的放浪不羁,她原以为勒少和他的那些朋友是不一样的,现在看来他们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此时金爵五楼的包厢里面,烟雾弥散,高级的烟草冒出的都是轻烟,味道清新不熏人却能够营造出迷幻懒散的氛围。

“这几天到底是什么?不是泽心情欠佳,就是亦辰闷闷不乐的。话说今天泽和勒少怎么都没来?”谢楠心思单纯,被韩亦辰短信呼来,一进包厢就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

“勒少不比我们这些闲人,听说最近勒氏又与欧洲某商会达成了合作协议。至于泽为什么没来,是因为他以为勒少会来。”许向阳依旧是无害天使的模样,准确无比分析着他们当前的状况。

“女人果然麻烦。当初楚泽可不是黏他二哥黏得紧紧地,张口闭口二哥二哥的。现在因为苏家那二小姐,楚泽现在听着勒少的名字都避着走。”韩亦辰喝了一大口酒,不满地抱怨。想到苏沫的朋友柳月水,他就更加厌烦了。过几天,白歆歆就拍完写真回来了。他到底要不要告诉她一夜情这件事情呢?真是一个极为头疼的问题。

单纯的谢楠没少在腹黑的韩亦辰这里吃过苦头,现在颇有些幸灾乐祸,“谁说不是呢!亦辰,你看上去脸色也不太好的样子,该不会又是被你家那白大小姐给折腾的吧!”

“本少爷哪天不被她折腾,现在肚量已经练出来了。就算哪天她告诉我她跟别人生了个孩子,我都不意外。”韩亦辰说得虽然是气话,但说得辛酸。

各有各的难处,他们虽然含着金汤匙出生,但生活中的不如意十之八九,不是他们能够改变得了的。

“各位少爷,外面有位苏小姐说要找其中一位少爷。”

听到苏小姐这三个字,几个人同时想到了苏心怡。或许有人喜欢惺惺作态的女人,但是显然在座的几位都不喜欢。

谢楠不由替自己的兄弟惋惜,想得到的得不到,不想要的反而一个劲的贴过来,“告诉那位苏小姐,泽少不在,让她不要再来了。”

侍者有些为难的退出去,可是很快包厢的门再次被粗鲁地推开。进来的女人有着精致古典的脸和纤细曼妙的身形,撇开她那怒气冲冲的架势,还是很赏心悦目的。女人俨然不是他们以为的苏心怡,而是泽少心心念念的苏二小姐。

“苏小姐,你是来找泽少还是勒少?”许向阳纯澈的蓝眸眨了眨,表情无辜语气却隐含着戏谑。

苏沫的视线扫了一眼在座的人,最后落在了斜靠着沙发上假寐的韩亦辰身上,“我来找他。”苏沫神情倨傲,手指不客气的指向了韩亦辰。

一瞬间,包厢里面的空气凝固起来,所有人的笑脸僵硬起来。各种复杂的目光落在韩亦辰身上,他们此刻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了。想不到勒少和泽少都心心念念的美人儿居然主动来找韩亦辰。而且看苏美人这横眉竖眼的模样,摆明了是来找负心汉的架势。

谢楠悄悄地捅了一下颇茫然的韩亦辰,“亦辰,你的勇气可嘉。”得不到白歆歆就转移目标了,想不到以痴情出名的亦辰少爷终于不再吊死在一棵树上了。

一旁的许向阳也笑得灿烂,一口小白牙尤为可爱。他站起身将一杯红酒递给苏沫,“苏小姐,喝杯酒润润嗓子。”

看着韩亦辰慵懒的模样,苏沫气就不打一处来。她苏沫什么都能够忍,自己受了委屈眼泪可以往肚子里面咽,但是现在是她唯一的好姐妹被人欺负了。肇事者居然毫无愧疚之心,心安理得在金爵过他的少爷日子,想想柳月水蹲在门口蜷缩成一团的模样,苏沫再也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脾气。

“找我?找我干什么?我可不记得我与苏小姐有什么交集?”韩亦辰急忙撇清与苏沫的关系,要是让勒少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

“啪!”的一声响,苏沫将许向阳递来的红酒一饮而尽,酒杯重重地放回桌面上,谁知她力气使得太大,玻璃杯碎裂开来,玻璃渣从桌面上溅落到地面上。所有人均是一愣,苏沫娇小的个子,纤弱的胳膊,想不到有这么大的力气。

韩亦辰本能的地往后一缩,苏沫的一双美眸像是有两团熊熊烈火,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其他几个人抱着胳膊退到一边,明摆着是看好戏的姿态。

“昨天你对月水做了什么,你还记得么?难道你不该给她一个交代么?”苏沫语气咄咄逼人,瞪眼咬着唇的模样确实凶神恶煞。

韩亦辰有些不耐烦,提起昨天的事情他也是一肚子的火气,“那件事情也不能全怪我,当时我也醉得不轻,这其中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虽然这对你朋友不公平,但是我能做的只是说声抱歉。”

而此时一旁的许向阳也变了脸色。昨天,他一时兴起就做了一个恶作剧。当勒少让他去接人的时候,他刚刚起床,带着满肚子的起床气无处发泄。于是他忍着怒气将韩亦辰还有那个陌生女人带到了宾馆,然后找来宾馆的一个女侍者让她帮他们两个把衣服都脱了。当他吩咐完之后,就回家睡觉了。他原以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恶作剧,但是想不到却惹到了苏家的这位小姐。

虽然如此,许向阳极力装作淡定,在一旁默不作声地小口小口的抿着酒,看着苏沫要吃人的模样,他还是不要引火烧身的好,只能暂时委屈亦辰帮他背一下黑锅了,毕竟他是他们最小的弟弟嘛!

“你说什么!抱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打发了!你知不知道月水其实是一个很传统的女孩子!”有些话苏沫顾及月水的名声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但是她绝不能接受韩亦辰简单的一句抱歉就抹杀了他对月水的伤害。

气氛俨然有些尴尬,一旁的谢楠见情形有些不对劲,便偷偷的走到外边,想要找人来救场。他拿出手机之后却有些犹豫,到底是通知楚泽来,还是叫勒少来呢?一个是他最要好的兄弟,一个是他最尊敬的偶像,到底要选哪一个。这让谢楠着实苦恼。

思考再三之后,谢楠先给楚泽发了一条短息。过了大概一二分钟之后,谢楠又发了同样的一条短信给勒少。做完这两件事情之后,谢楠不断腹诽,泽,我真的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帮你。做兄弟的多给你两分钟,一切都看你的造化了。

只是有些事情上天早就有了安排,谢楠多给的两分钟帮不了楚泽。因为之前,勒少将楚氏和勒氏的合作案交给了楚泽负责,楚泽的父亲对勒之尧这样的安排极为满意。所以楚泽现在正远在东城忙着处理合作案的事情,想要赶过来着实有些困难。

而正准备去苏沫家的勒少看到信息,一路飞驰,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金爵。

包厢的气氛越发的僵持,苏沫浑身散发着摄人的寒气,她这十几年的武术不是白学的,能够单挑十几个大汉的她,气势丝毫不逊于韩亦辰。韩亦辰自然是没有胆量与苏沫动手,要是不小心磕着碰着她哪里,到时候不仅仅是楚泽,还有勒少都不会放过他的。

“苏小姐,你想要我怎么做就直说。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点,我给不了柳小姐任何的承诺,因为我的心里早就有人在了。”韩亦辰越说越乱,他的态度很坚决。苏沫也看出来事情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她并不擅长处理这些,她只是本能的觉得生气和内疚。要不是她,月水也不会遇上韩亦辰,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

其实在座的人大多都是站在韩亦辰这边的,不是因为韩亦辰是他们的兄弟,而是因为他们心里都非常的清楚韩亦辰的心里只有白家的白歆歆。若是韩亦辰真的与苏沫口中的那个朋友发生了什么,那么也肯定不是他自愿的。

许向阳虽然一直装聋作哑,但是心里也觉得苏沫有些过了,“苏小姐,其实这件事情也与我有些关系。那天是我送他们去宾馆的。”

苏沫本来拳头已经快要落到韩亦辰的脸上了,听到这话,她的动作停了下来,转过来面向许向阳,不确定的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苏沫现在因为柳月水的事情觉得这里每一个人都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她也清楚许向阳虽然看着单纯,其实也是个有心思的人。

许向阳刚想要说出实情,包厢的门忽然被人推开来。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名门大少娇贵妻》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