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三十章 共处一夜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粉豆Barbie 书名:名门大少娇贵妻 更新时间:2014-05-22 05:03:31 本章字数:3611

看着苏沫急得通红的小脸,勒之尧黑眸中流露出浅浅的笑意,“我知道了,你不用紧张。那么今晚就麻烦你收留我了。”

到了家里面,苏沫想要洗一个热水澡放松一下,但是看看坐在客厅里面的勒之尧,苏沫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勒之尧专注地看着电视,似乎没有注意到她,苏沫便渐渐放下心来。她脱下外套,拿着换洗的衣物进了卫生间。花洒的水哗哗的流下,女子雪白的酮体青涩稚嫩,如同饱满诱人的水蜜桃,散发着甜美的气息。肌肤吹弹可破,锁骨精致如蝶,身形凹凸有致。对于男人,这样的尤物看上一眼就再也无法离开眼。

洗完澡,苏沫穿着宽松的睡衣走出来,松松垮垮的睡衣遮不住她胸口白嫩的肌肤。她走出来,却发现客厅的沙发上并没有任何人。苏沫正有些诧异,忽然背后有一双手捂住了她的眼睛。苏沫险些惊叫出声,不过好在身后熟悉的味道让她安下心来。

他轻松地将她抱起,将她带到了阳台外。夜未央,月亮映在漆黑的天幕之中,水洗一般明澈高远,好像是蒙娜丽莎迷人的眼睛让人心驰神往。

借着皎洁的月光,苏沫偷偷抬头打量他,从来不知道他们还能相遇,记忆里那个青涩的少年不再,而成了现在耀眼得无法让她直视的男人。真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他总是紧紧抿着削薄的唇,不爱笑的他让她觉得他们似乎早已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在想什么呢?”她出神的模样引起了他的注意。

苏沫笑了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些年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为什么都没有回来找过我?”

勒之尧一愣,离开的这些年,他人生的际遇大概是一般人一辈子都不能够想象的。在部队里面,首长儿子的身份没能够给他换来安逸,换来的是更多的关注以及更高的要求。

那时候,他禁止与外界有任何的联系。每天都必须接受最为残酷严格的训练。他骨子里面有着身为王者的骄傲,加上他超出常人的天赋,让他很快受到了上级的关注。

勒之尧的名字很快就成为了部队里面的一个传奇。十五岁进入部队,十六岁被提拔为特种兵,十七岁升为特种兵部队队长,十八岁进入国家特工局,十九岁开始与国家最高领导机构接触,接受各种严峻机密的任务。二十一岁因为一个机密任务牵连重大,被送往国外两年进修。二十三岁回国,因为战绩突出被秘密的封为少将。

他十五岁以后的人生危机重重,无数次历经生死考验,他怎么可能将单纯的她牵扯进来。他的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每一次接受任务,他就会化身浴血奋战的修罗,一次比一次更加的冰冷残酷。

“我跟随部队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没有机会与国内联系。”他不愿多说什么,那段时间他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候,也是最为灰暗的时候。如果可以他宁愿将它们永远深埋在心底。

苏沫看出勒之尧的神色不对,眸光转暗,她与他还能像以前一样么?

她失落的神色落进他深邃的眼里,他的目光倏然柔和下来。他的吻落在她柔软如花瓣上的唇瓣上。

“喜欢我这样对你么?”他温润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颚,俊颜凑到她的眼前,她眨巴着湿润的大眼懵懂无助。不点头也不摇头,湿漉漉的眸里只有他一个人,这样的回答够么?

视线下落到她裸露的肌肤上,斑斑红痕,像是雪白的绸缎上印染着泼墨的梅花。他的眸光转暗,手上却不再有任何的动作。

他总是以施恩者的姿态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在她最孤独无助的时候,给了她温暖。她不拒绝他,是出于感激还是习惯接受他给她的一切又或者是因为爱。在他没有得到肯定答案之前,他不会做任何逼迫她的事情。

他的手指落在她的肩头,上面有一个清晰的疤痕,“我当年不该那么不负责的离开的。我至少应该把你接出苏家。这么多年,你在苏家一定受了很多委屈。”

“尧哥哥,这些年来我过得很好。虽然没有你的陪伴,但是我学会了保护自己。我的身手你也见识过了,要是我不愿意,谁都不能伤害不了我。”苏沫故作轻松,在虐打和漠视中度过的童年,其中的心酸被她一语带过。

“傻沫沫,既然有那么好的身手,被欺负的时候怎么不还手。你这般娇贵的身子可不准再有任何的伤痕了。”勒之尧抱着苏沫,深深体会到了何为温香软玉。苏沫小的时候抱在手里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糯米团子,如今却出落得这般凹凸有致,轻易就能勾起他的欲望。

苏沫窝在勒之尧的怀里,斟酌他口中的娇贵这词,以前倒是有人说过她是娇贵小姐的身子,草根丫鬟的命。那个人当年也是宠她入骨的,她皮肤白,稍稍磕磕碰碰的,就落下触目惊心的淤青。每次徐昊见着了必定要心疼一番,一边念叨着她粗心莽撞,一边拿出紫药水给她活血散瘀。

“你说什么?刚刚说了谁的名字?徐昊?你和他是什么关系?”肩头传来一阵刺骨的疼,她睁眼发现勒之尧一脸怒气的看着她,他的手紧紧扣住她的肩膀,力气大得似要将她的骨头捏碎。

虽然苏沫只是无意识地呢喃,勒之尧却能够清楚地从她的口型判断出她说的是徐昊。

他曾经让人去调查过徐昊的背景,在勒之尧眼里徐昊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人,可是到底是什么让她对这个背叛过她的男人念念不忘。

“尧哥哥,你弄疼我了。徐昊是我的前男友,是我在大学里面交往的男朋友,也是我的初恋。”徐昊的事情一直是苏沫心里抹之不去的伤痕,不得不说苏心怡利用徐昊将苏沫伤害得很彻底。苏沫每次提起徐昊情绪都异常的不稳定。

勒之尧冰冷的语气失了以往的淡然,“不准再提起他,他的名字不配出现在你的嘴里。你以后不会再和他见面了吧?”

苏沫不经意地蹙眉,她不明白勒之尧为什么对徐昊有这么深的成见,虽然徐昊是个负心人可他并不是一个坏人。

“尧哥哥,我和徐昊之间已经没有可能了。”徐昊伤透了她的心,她从徐昊的身上看透了一点,男人更多的都会喜欢苏心怡那样的公主而不是她这样的灰姑娘。

苏心怡有光鲜亮丽的外表,有大家闺秀的作风,她的自信高雅对男人有致命的吸引力。

勒之尧从来都没有将徐昊放在眼里,他只是不想苏沫再受到伤害。

身后不再有任何的动静,苏沫以为勒之尧睡着了,男人温热的胸口传来沉闷的声音,“沫沫,以后呆在我的身边,不要再离开半步。我相信你会慢慢爱上我的。到时候,嫁给我好吗?”

苏沫不敢相信男人说了什么,想要转身面对他,却被他禁锢住。他不让她转头,因为她转头就会看见他脸颊上的红晕,冷峻如他也会有羞涩的时候。苏沫瞪大眼,他这样算是表白么?他们之间的进展是不是有些太快了。虽然她不讨厌他,只是她爱吗?又或者她还有爱的勇气么?

两个人各怀心思,靠得很近却没有办法触及对方的心灵深处,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第二天,苏沫迷迷糊糊的醒来,抬头看见一张清俊的脸,脸刷的红了,原来她以婴儿的方式在他怀里安睡了一夜。

两个人极有默契,没有尴尬,互问了一句早安,便各自起床。

勒之尧离开之后,苏沫呆呆地坐在床边,她留了一个男人在家里过夜而且还是睡在同一床上,不过除了那个缠绵的吻他们两个也没有发生什么。

低头看看自己,苏沫心情很复杂,想来像勒少那样的贵公子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对自己这样干瘪小萝卜应该没什么性趣吧!

苏沫大学毕业就留在苏氏集团工作,苏洵给她安排了一个闲职。不用拼命也能领到还算丰厚的薪水大概算得上身为私生女的一种好处吧!苏洵的本意或许就是把她丢在小角落里自生自灭。

苏沫在苏氏做着不起眼的工作,没有人知道她是总裁的血脉,只当她是普通开后门进来的,很多人都瞧不起她。身为总经理的苏心怡也常常故意刁难苏沫,以至于苏沫在公司里面并没有什么人缘。不少人在背后议论苏沫的后台,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苏沫的高学历还有出色的能力足够胜任这份工作。

人人都知道苏心怡是全国最高学府S大毕业的高材生,以综合测评第二的成绩毕业,而鲜少有人知道挤在苏心怡前面成绩位居第一的也是一个女孩,也姓苏,并且也是苏洵的女儿。

苏沫从家里逃出来之后,自然不会去苏氏工作了。但苏沫也不想呆在公寓里面坐吃山空,她觉得应该自己去找一份合适的工作。

苏沫行动迅速,不一会儿就向自己心仪的几家公司投去了简历,苏沫出色的履历,很快就得到了几家大公司的电话回复,希望她能够尽快去面试。

苏沫信心满满,以她的能力绝对能够找到一份比在苏氏还要好的工作。换好一身干练的职业装,苏沫拿起自己的小包包便出门了。

没过一会儿,她放在家里的行动电话就忽闪忽闪的亮起来。来电显示是月水,电话不停的响,看得出来柳月水有多么迫切地想要见到苏沫。

因为柳月水刚刚经历了一场巨大的变故,她一时难以接受这个现实,宿醉一夜,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以至于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觉醒来会和韩亦辰睡在同一张床上。

单薄的床单下面,两个人都一丝不挂,无不昭示着他们两个发生了狗血的一夜情。柳月水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女主角的命,所以没想到这样戏剧性的一幕会发生在她身上。

她本人倒是无所谓,但是韩亦辰却不屈不挠。

“女侠,昨晚的事情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么?”韩亦辰裹着被子盘腿坐在床上,上挑的眉眼无不是在控诉柳月水昨晚的恶行。

柳月水此时已经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她抓了抓自己利落的短发摇摇头,琥珀色的眸子纯澈无辜。

这可是她的第一次,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传说中的落红,但是韩亦辰俨然是她第一个男人。

韩亦辰一双狭长的凤眼幽怨地看向一脸无所谓的柳月水,他为白歆歆守身如玉多年,今日居然在这个女流氓的身上失了足,传出去会被人笑死的。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名门大少娇贵妻》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