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宝贝未央国是咱们的 -- 31 天阳宫少主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漂裙 书名:娘亲当道,妖孽靠边站 更新时间:2014-04-18 05:53:22 本章字数:3283

小家伙说话的时候,瞥了不远处的娘亲一眼,会意了娘的意思,他狡黠的大眼睛忽闪几下,接着又说:“其实,东方叔叔心里想的是,他绝对不会娶那个叉叉叉的二公主为妻的。”

“哄”朝堂上立刻乱了。

此时,囧的不仅是沈玉莲,还有被说出了心思的东方炫灼。他想辩白几句,可是一紧张,喷嚏就又来了,一连的十几个喷嚏直打得他眼泪都下来了。

有不怕事儿大的使者问铜板:“小家伙,你那个叉叉叉是什么意思?”

铜板眨眨眼睛:“此处省略不文明的辞藻若干。”

沈玉莲使劲儿拍着龙椅:“退朝,退朝!”

花芙蓉牵着铜板的手,美得和什么似得,今天的心情真好,一个字“爽”!

“宝贝,咱娘儿俩应该找个地方庆祝一下。”

“好啊,好啊,铜板要吃好多好多好吃的!”

小星星从铜板怀里钻出来:“嘤嘤,小星星也要吃好吃的。”

一个太监急三火四地追出来:“右丞相留步,右丞相,皇后娘娘在后宫宣见!

花芙蓉嘴角一扬,沈玉莲,你终于忍不住了。好,本姑娘就去会会你!

独孤瓒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喂,丫头,差不多就行了,小心把小命儿也搭进去,哥哥会心疼的哦!”

南宫逸抱拳走来:“花帮主堪称女中豪杰,本王子也十分佩服,但是这里毕竟是未央国皇宫,希望花帮主处处小心才是。”

花芙蓉完全无视他,直接转向南宫逸:“南宫王子,麻烦你帮我把铜板带到宫外,那里有我的护卫接应,我要去见皇后。”

“花帮主放心,铜板就交给本王好了。”

独孤瓒黑线,她只领南宫王子的人情,就不理独孤王子的人情么?

皇后的万寿宫。

皇后沈玉莲怒目圆睁:“吕同之,你居然还敢来见本宫?!”

“吕同之”不慌不忙:“为了皇后娘娘的千秋大业,皇后娘娘就是不叫臣,臣也要来。”

沈玉莲一怔。“吕同之”说他是为了她的千秋大业而来,这话似乎有下文。

“今日朝堂之上,东方炫灼处处为难与我,难道右丞相有锦囊妙计要送与本宫?”

“吕某的锦囊妙计信手拈来比比皆是,只是,不知道皇后可愿意采用。”

“说来听听。”

沈玉莲也是被逼到份儿上了,但凡有主意,她来不会来求这个没规矩的“吕同之”。

花芙蓉左右看看,沈玉莲会意地遣退左右。

走到沈玉莲的身边,俯身,在她的耳边低语。

沈玉莲的脸上渐渐有了变化,肌肉绷紧,眉头紧锁,而随着花芙蓉的话,她绷紧的肌肉又渐渐松弛,眉头也舒展开来。

沈玉莲是何等的无奈:“如果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就按你说的去作罢。”

花芙蓉的腮际勾勒起一个弧度,弧度扯着一抹笑意,悄悄蔓延。

“吕同之,这件事就交给你和右丞相去做,这是本宫交给你的第一个任务,本宫相信你能够做好。”

“同之领旨。”抱拳领命垂眉的瞬间,花芙蓉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酸涩。将要见到自己这个时代里的生父,一种浓浓的骨血深情,让她忍不住怀念起自己另一个世界早逝的双亲。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不好了!”一个小太监踉跄着栽进来。

“没用的东西,说了多少遍了,还是这么莽撞!说吧,怎么了?”

“天阳宫少主龙天辰在宫外求见,卑职按皇后娘娘的吩咐,说您休息了,不便见客,他……他二话不说就往里闯,拦都拦不住……”

沈玉莲腾地站起来,自语:“他来凑什么热闹……”

然而,话还没说完,一阵劲风便吹了进来。劲风平地而起,卷着沙尘,吹得寝宫内的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花芙蓉借着屏风遮挡,好歹没让沙子吹进眼睛里,可是当劲风稍停,她睁开眼时,却发现屋子里的所有东西都乱了套了。珍贵的珐琅玉器,古董珍玩,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有的已经摔成了碎片儿。

好强劲的风力!可以平地呼风的人,其玄力定是不同寻常的!

花芙蓉放眼找去。

屋子的地中央,扯起一个长长的影子,高髻,长衫,威武雄姿。

“咳咳,小栓子,快扶本宫起来!”

小栓子从一堆画卷下爬起来,冲到花容失色的沈玉莲身边:“皇后娘娘,小栓子护驾不利,还望皇后娘娘恕罪。”

从地上爬起来的同时,沈玉莲也看到了地上的那个影子。她立刻认出了他:“龙少主,本宫一向对天阳宫以礼相待,你今天这般对本宫,又是为何?!”

那人略侧着身子,一纸折扇,挡着他半张脸。那上半张脸的线条却已然给人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这样的一个谪仙般的男子,让花芙蓉不觉想起自己五年前在未央国御花园里,见到的扰龙无棱。

他和他,他们的神情,竟然有着太多的相似。

如果不是沈玉莲喊他“龙少主”,如果不是她又提到了天阳宫,花芙蓉真的会以为他就是扰龙无棱。

龙天辰把手中的折扇一合,一双眸子带着一抹微笑,在花芙蓉的脸上扫过,落到沈玉莲脸上。

说是扫过她的脸,也许只是花芙蓉的一种错觉,大概是所有的被这样的目光看过的女人,都会产生这样的错觉,以为他留意到了她。

也就是这不经意的一瞥,让花芙蓉看清楚了龙天辰。他不是扰龙无棱,他的眼睛是含笑的,而扰龙无棱的,总是一抹冰山,让人永远不知道他是喜还是忧。

龙天辰的目光只定在沈玉莲的脸上:“沈玉莲,别来无恙?”

龙天辰一开口便是沈玉莲,而不是像其他人一样称呼皇后娘娘。

花芙蓉心中一振,龙天辰,你要不要不这样拽?

沈玉莲略显尴尬,她瞥了眼左右:“你们都退下。”

“是。”太监宫女一一退去。

花芙蓉也抬腿要走,却被沈玉莲喝住:“右丞相,你就不必出去了,留下来帮本宫招呼龙少主。”

沈玉莲看龙天辰这次来者不善,担心万一龙天辰对她不利,留下右丞相也好有个照应。

花芙蓉倒是很愿意留下,对于这个天阳宫的龙天辰少主,她早有耳闻,却并不了解。今天值此机会,正好会他一会。

寝宫已经狼藉不堪,沈玉莲邀龙天辰到另一处宫殿谈话,花芙蓉紧随其后。

在殿里,她引龙天辰入座,又为他端茶倒水,观察他的神情和举动。从他的神情和举动中,判断他的性情。

龙天辰的目光十分吝啬,始终没有向她移过半点儿。所以她相信,自己暗中观察他,他并未察觉。

沈玉莲抚着刚梳好的头发走出来:“龙少主不请自来,不会只为给本宫惊吓的吧?!”

“沈玉莲,别装蒜了,你应该知道我为何事而来!”

“你为何事,我怎么会知道!”我沈玉莲又没有请你来。

“好吧,我给你提个醒儿,地宫……”

还没等龙天辰说下去,沈玉莲连忙抬手制止了他:“我知道了,你等下。”

她回头对花芙蓉:“右丞相,你到门外候着,有事我招呼你你再进来。”

花芙蓉暗自一乐,沈玉莲看来很忌讳别人知道她地宫的秘密。可是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光顾过了,不止她,扰龙无棱也去过,还盗走了她的镇宫之宝乾坤袋。

龙天辰提到了地宫,而地宫里的许多宝贝又都来自于天阳宫……这里面,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勾当?

花芙蓉在门外等得不耐烦,就随便在附近闲逛。顺便看看宫殿的景色,触摸着玉石廊柱和朱漆窗棱。

她多希望可以藉此勾起她儿时对这里的记忆。她很想知道,在这个生她养她的宫殿里,究竟发生过什么,她这一世的生身父母亲,又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一个粗衣烂衫的女人端着木盆从她身旁走过,行至她身边,她低下头,向她微微欠身施礼。

花芙蓉并没在意,而就在她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花芙蓉一怔。

把她叫住,细细端详,认出她竟是五年前那个因为她挨打受罚的侍女翠儿。

翠儿当然不认得他,只惶恐地躲闪着,跟她请罪,求她饶了她的命。

花芙蓉一阵心酸。虽说翠儿与她只有片刻的缘分,但是,她毕竟是傻子花芙蓉的使女,因为她,翠儿一定没少受责罚,翠儿很可能就知道傻子花芙蓉从小到大的一切。

花芙蓉一边想着得想个办法把翠儿从宫里弄出来,一边沿着长廊往回走。

她不知道,在与她相隔两墙之外的假山后,龙天辰正与一个身材魁梧的黑衣人对向而立。黑衣人从头到脚都被黑色的曼纱遮挡,只从曼纱露出两只泛着厉色的眸子。

龙天辰刚才的盛气凌人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副唯唯诺诺、噤若寒蝉的表情:“父尊,您老人家大老远的从天阳宫赶来,不知有何事赐教?”

寒彻骨髓又满带嘲讽的声音响起:“父尊?哼哼,你以为你配得上使用这个称呼吗?”

“不……属、属下不配。”

“知道不配就收敛起你的狂妄,将本宫交予你的事干得干净漂亮再来说话!”说着,黑衣人衣袖一扬,一阵铺天盖地的黑风卷过之后,人已消失不见。

许久,龙天辰依然保持着俯首听耳的姿势,他的牙齿咬得咯咯响,狐媚眸子里涌起团团懊恼之气。

带着这股懊恼之气从墙后闪出,一抬头,恰好看到从远处走进的花芙蓉。

花芙蓉也看到了他。然而,她只当做没看到的样子从他身边走过。

龙天辰说:“右丞相,在未央国,女人也可以入朝为官的么?”

花芙蓉看了看他,心想怕什么呀,自己现在又不是花芙蓉,她现在是“吕同之”!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