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宝贝未央国是咱们的 -- 29倒霉的东方王子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漂裙 书名:娘亲当道,妖孽靠边站 更新时间:2014-04-17 05:53:23 本章字数:3358

见到东方炫灼入场,在坐的人纷纷起身寒暄。

花芙蓉坐在椅子上,磕着瓜子听着那些人献殷勤。不就是东旸国的王子东方炫灼来了吗,怎么弄得跟记者招待会似的!

“咦,东方王子,你怎么还带个孩子?呦,您裤子和鞋子这是怎么了?”

“这孩子,是——谁——家——的?”东方炫灼两眼喷火,为了今天这次盛会,他请人用上好的蚕丝花了半年时间织成布,又用半年时间制成衣服,这个臭孩子,哗啦啦一泡尿,全毁了。

“谁家的,到底是谁家的?”

“铜板是娘亲家的,哦不,铜板是爹爹家的!”被东方炫灼夹在臂弯下,铜板不但没有怯意,反而像是在坐秋千,“大个子叔叔你晃起来,就是刚才走路时的样子,铜板喜欢那样儿的。”

南宫逸过来敲敲花芙蓉的桌子:“喂,花帮主,别吃了,你儿子在那边遭罪呢!”

“嘤嘤,板板怎么了,小星星要去救板板。”小星星扔掉爪子里的瓜子,从桌子上飞了出去。西陵华曼不敢怠慢,也跟着跑了过去。

花芙蓉抬头,抻着脖子往南宫逸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摇摇头:“唉,这孩子就是不省心,闯祸了吧?不管他,让他吃点儿苦头也好,要不然他就不长记性。”

南宫逸想起铜板拾走自己七彩翎羽的那会儿,花芙蓉也是闭而不出,要不是自己后来唤出了神兽朱雀,她也还是不会走出来。

总是在最后一刻出手,这难道是她的杀手锏?

“嘤嘤嘤”小星星跳到东方炫灼脚下,“放开板板,放开我的朋友。”

东方炫灼根本不看脚下:“这是谁家的孩子,再不站出来,我就对他不客气了!”

“东方公子,不就是脏了衣服吗,回去换一身就行了,何至于对一个孩子动怒?”独孤瓒从人后踱出来。看到铜板被东方炫灼那么夹着,说实在的,他也觉得很气愤。

“嘤嘤嘤大个子,你没听清我的话吗?放开我的朋友,你要是不放开,我对你不客气了!”

东方炫灼真的把铜板举起来了,举过肩头,头顶.

“大个子,看我的动耳神功!”小星星使劲儿往上一窜,长耳朵似螺旋桨一样带动着他的绒球身体,在空中飞速地旋转起来。

“小星星,小星星,你的表演好棒!”铜板在东方炫灼头顶高兴地拍着小巴掌。

“臭小子,都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情笑……唔,什么东西,咳咳咳……”东方炫灼感到鼻子和喉咙都发痒,先是轻咳几声,痒得更重,又使劲儿咳了几声,痒得更厉害。

两个小家伙一前一后跑远,东方炫灼那边,早已被人团团围住。

东方王子你这是怎么了啊,不是你将大家召集到未央国的吗?你可是我们这些人的主心骨啊,好威武的大BOOS,怎么可以先行倒下?

这好像不符合历来的游戏规则嘛!

独孤瓒乐得嘴巴都快扯到耳朵根儿了,野心勃勃的东旸国王子东方炫灼,居然因为计较一泡童子尿,被个小畜生给弄趴下了。如此的不堪一击,看来他们北乌国还是大大的有希望的。

“皇后娘娘驾到!”

随着太监一声传报,园径深处,一大群宫女太监,簇拥着一个长得胖头肿脸却一身珠光宝气的女人走来。女人身边赖着的,正是今天请客的东道主二公主花芙茱。

见到沈玉莲,众人纷纷起身行礼。

有太监过来对沈玉莲耳语几句,沈玉莲这才看到已经被众人搀到一把椅子上,奄奄一息的东方炫灼。

“快,传太医!”沈玉莲脸上现出少有的紧张。

东旸国的王子在未央国皇宫出了事,这还得了!

趁着太医给东方炫灼诊病的间隙,太监引着沈玉莲她们,往花芙蓉那边去。

沈玉莲姗姗而至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

八仙桌旁,本应是为自己准备的高背椅上,坐着一个举止随便的油面小生,桌子的两侧,还分别坐着一个年轻女子和一个小不点儿孩童。对面的座椅也不空,正被一只莹绿色皮毛的小兽占据着。

沈玉莲没有做声,只是拖着长音问身边的太监:“小栓子,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叫小栓子的太监腿都软了,他扑通一声跪下:“小栓子罪该万死,小栓子有遣他们离开,谁知……谁知他们还在这里。”

“你们很喜欢这个位置?”她问座位上的人,那眼中的寒光足可以使人冻僵。

西陵华曼站起来,对沈玉莲略施一礼:“皇后娘娘,在下是西慕国的西陵华曼,这位是我的相公‘吕同之’。我们不是有意占据您的位置,而是在我们进来的时候,别处座位都是满的,正好这里没有人。皇后娘娘,贵公主请我们来,不会连位置都吝啬留下吧?”

花芙茱一听立马插了一嘴:“哪个请你们来的?”这几个人明明不在她的邀请之列好不好。

“皇后娘娘,是臣弟邀请他们来的,他们是臣弟的客人。”庄荪梓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走到沈玉莲身边,指着花芙蓉对沈玉莲说,“皇后娘娘,他就是我向您推荐的那个可以堪当未央国大任的人。”

花芙茱红着脸小声嘀咕:“他……他也是女儿跟母后说的那个……那个让女儿中意的人。”

“哦?”沈玉莲的脸上稍稍有了血色。

一时间,自己的两个至亲都在向她推荐这个“吕同之”,她不由得不重新审视面前这个傲慢无礼的“另类”。

“你,就是吕同之?”看着“吕同之”,沈玉莲有点儿眩晕,这个人,怎么……有种让她说不出的感觉。

惶恐,心悸,不安……总之,就是无数个不舒服。

“啊……是跟我说话吗?哦,是啊,我是叫吕同之。”花芙蓉像是刚从梦中醒来,嘴里打着哈欠,眼睛却盯上沈玉莲的瞳孔。

是的,五年前,就是她把她一脚踹出了未央国。

也是她,囚禁了未央国的皇帝,把持未央国朝政多年。她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把个泱泱大国弄得乌烟瘴气鸡犬不宁。

不觉间,花芙蓉已经握紧了拳头,心说沈玉莲,你放马过来吧,花芙蓉现在解决了你,一了百了!

“哈哈哈……”沈玉莲不但没有因为“吕同之”的傲慢无礼目中无人而气恼,反而仰天大笑。她的笑声太诡异,以至于她身边的很多人都不寒而栗。

“年轻人,胆大妄为,有性格!本宫身边现在就是缺少你这样的一个人,如今你我也算是有缘分,今天,本宫就当着各国王亲显贵的面儿,封你为右丞相了!”

事已至此,沈玉莲来个顺水推舟,不仅可以遂了表弟和女儿的心愿,也可以在众国使者面前,给自己个台阶儿下。

反正主动权永远都在她的手上,她可以把他提起来,也可以让他万劫不复!

南宫逸和独孤瓒互相看看,不会吧,穿上男人衣服她就可以当相国,这未免也太离谱了吧?

庄荪梓则有点儿反应不过来,他推荐的人还是第一次得到表姐皇后的认可。是不是说明表姐对自己的能力也有了重新的认识?

花芙茱心里像是喝了一勺蜜。就知道母后最疼她了,只要她想要的,就是天上的星星月亮母后也会给她摘。幸福之余,她抬起一双勾魂眼,一连对她的意中人“吕同之”抛了好几个媚眼儿。

接到花芙茱的媚眼儿,花芙蓉一阵反胃。

另有太监宫女在花芙蓉她们的桌子旁边,为沈玉莲摆了一张大桌子和一把软椅,沈玉莲坐下来。

老御医颤颤巍巍地来请罪:“皇后娘娘,老夫不才,无法医治东方王子的病。”

沈玉莲将桌子一拍:“没用的东西,来人,拖出去斩了!”

太监在她身旁低声劝说:“皇后娘娘,不能斩啊,刘御医可是宫中医道最高的御医了!”

老御医颤巍巍地说出自己的想法:“皇后娘娘,要医治东方王子的病,恐怕还要先找出病源。东方王子的体质应该不是那种虚弱的类型,老夫刚才琢磨了半天,是什么原因让他气血不通,甚至发生了遗尿症状呢?”

噗,好多听到此话的人都喷了茶水。

老御医说东方炫灼王子发生了遗尿症状,大概是他刚才为东方炫灼诊病时,看到了他鞋子和衣襟上的尿液。

开什么玩笑,那明明是铜板的童子尿好不好?

真可惜,东方炫灼没有机会听到此话,否则,如此注重公众形象的他,会不会气背过去?

有个小太监战战兢兢地过来,把刚才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说了。

沈玉莲的目光在铜板和那个绿色的毛绒球上来回移动:“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个小畜生,又是哪个带来的?”

小星星脖子一缩,嗖地跳进铜板的怀里:“嘤嘤,小板板,这个女巫的样子好凶凶。”

这个畜生成精了,居然可以说人话!而且,这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还是拴在一根绳儿上的蚂蚱。

如此更好,沈玉莲不必费心去一一做调查。

“你爹娘呢?让他们出来见我。”沈玉莲不会傻到直接去和一个孩子对话,那样的话,她就是有理也会变得没理。

花芙蓉不徐不缓:“我们一直都在这里,皇后娘娘不是正和我们夫妻见着呢吗?”

铜板一听立刻来了兴致,这么好玩儿的游戏,怎么可以少了他?

他站起来,指着花芙蓉和西陵华曼给沈玉莲介绍:“这是铜板的‘爹爹’,这是铜板的‘娘亲’。”

跟娘亲叫爹爹,跟姐姐叫娘亲,真是好有趣。

沈玉莲的眉头拧起个大疙瘩。

什么?这个“吕同之”是个有家室的人!

她瞪向身边的花芙茱,女儿啊女儿,你刚才和娘说这个人时,可一点儿也没跟娘提这个事儿啊?

花芙茱挽着母亲的胳膊撒娇:“母后,人家就是喜欢他嘛。”刚才当然不能跟你说这个,如果刚才就说他有妻儿,母后还会答应女儿过来见他吗?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