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宝贝未央国是咱们的 -- 27纹月国公主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漂裙 书名:娘亲当道,妖孽靠边站 更新时间:2014-04-16 07:53:23 本章字数:3299

花芙蓉不耐烦地瞥一眼铜板怀里的畜生,心里一阵不耐烦。从小,她就害怕长毛儿的东西,什么老鼠啊,猫儿啊,狗儿啊。

真心不是她没有爱心,是她小时候有过被老鼠咬的经历!

“嘤嘤,小星星好无聊。”小星星还在缠着花铜板撒娇。

“铜板,别跟它墨迹,它要去你就让它去,正好帮我看看那边发放粮食的情况。”

“娘,那铜板也一起去吧?”铜板一脸期待,其实,他也挺无聊的。

花芙蓉脸一板:“不行,你不能去!”

“那好吧。”铜板极不情愿地放开小星星,“小星星,你一个人过马路要小心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啊,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能吃……”

花芙蓉和西陵华曼瞬间黑线,花铜板,小星星只不过是个小畜生,你要不要这么肉麻?

终于得释的小星星一溜烟儿蹿下马车,转眼就消失在人群中见不到了踪影。

望着小星星离去的方向,铜板一脸怅然。

花芙蓉无奈至极。本以为那个假爹爹走了,铜板就是她自己的了,没想到,他居然留下这么个小畜生跟她抢儿子。

其居心之叵测,真是无人能及啊,无人能及。

领取粮食的百姓很快被指挥着排成了几行,广场上秩序井然。

广场的外围,站着一些像花芙蓉她们这样看热闹的城里人和路人。

突然,三个熟悉的身影跃入花芙蓉的眼帘。

“那不是南宫逸、独孤瓒还有端木良吗?”

“是啊,”西陵华曼也看到了他们,很快,她又有了新的发现,“帮主你看,他们身边还有个漂亮女人!”

花芙蓉被西陵华曼一指,仔细看过去。可不是嘛,在端木良的身侧,确实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

他们站的位置距花芙蓉她们的马车不近也不远,花芙蓉透过窗口,正好可以看清楚她的容貌。

因为她的容貌特别,花芙蓉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那女子一头微卷的头发,衬着一张长着长长睫毛灵动眸子的俊脸。微风中,丝衫轻舞,使她周身的异国情调更加唯美地散发出来。

“好一个俊俏丽质的姑娘!”花芙蓉忍不住感叹。

花芙蓉就是这样,美就是美,好看就是好看,她不会因为人家长得出众,就产生嫉妒心理,甚至对其诋毁记恨。

“这也叫美?在纹月国,这种姿色的遍地都是!”西陵华曼不屑地说。

相比而言,西陵华曼更喜欢耀星大陆的女子,像身边这个芙蓉公主这样的,美得自然,美得不落俗套。

到此时,西陵华曼也不得不承认,花芙蓉的美无人能敌!

“你怎么知道她是纹月国的?”

“我猜的,纹月国是距耀星大陆最近的岛国,他们的国王十分羡慕大陆文化,所以,也只有他们的人会经常出没于耀星大陆。那个端木良,不就是纹月国来的吗?”

是啊,端木良是纹月国的将军,站在他身边的异国女子,是纹月国的也不足为奇。

这时,跟他们站在一起的独孤瓒不经意地回了个头。

“是花帮主她们!”独孤瓒眼睛瞪得老大。

另外两个男士听独孤瓒一嚷嚷,齐齐回头。

见到花芙蓉,男人们脸上皆露出欣喜的神情。

“帮主,那几个人见了你怎么跟猫见了老鼠似的?”西陵华曼幸灾乐祸。

花芙蓉白了她一眼:“不过是萍水相逢,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而且昨天才刚刚分开而已!”

花芙蓉和西陵华曼带着铜板下了车。

铜板人来熟,一下子就向几个男人扑过去:“南宫叔叔,端木叔叔,独孤哥哥!”

南宫逸汗,一看到小孽障,就想起他的宝贝七彩翎羽!不过,看在小不点儿对他还算客气的份儿上,这事儿可以暂且放一放。

独孤璃也汗,怎么偏偏到我这里就差了一辈儿?

铜板的眼里划过一丝狡黠,谁让你欺负铜板的徒儿独孤璃的,就是要让你差辈儿!

看到异国女子的那一刻,铜板愣住:“咦,这不是房子上的阿姨吗?”既然跟男生都很尊重地叫声叔叔了,跟女生自然要叫阿姨喽。

女子也认出了铜板,登时一脸愤怒:“原来是你这个野孩子,本姑娘长的有那么老吗?!”

“新月公主,你认识铜板?”端木良深情的目光投向司徒新月。

又一个公主,怎么遍地都是公主?

“他……就是他夺走了我的书!”司徒新月倒打一耙。

花芙蓉听着怎么不是味儿呢?儿子偷她的书,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姑娘,你是不是误会了?我儿子……”

“你休想包庇你的孩子,偷了就是偷了,不承认也没有用!”

花芙蓉感觉自己脸上火烧火燎的。她这个做娘的,被人指着说自己的孩子是野孩子,还当面指责儿子偷盗母亲包庇。

如果不是看在端木良和她熟识的份儿上,她会直接上去给她一个大嘴巴!

暂且攒下这口恶气。

“铜板,这位大婶说你拿了她的书,可有这回事儿?”

阿姨变大婶,这岂止是辈分的差别!

“有。”

唏嘘之声,南宫逸说,小孩子嘛,拿了别人的东西还回来教育几句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独孤瓒说,小孩子喜欢送他又怎么样,何至于如此抠门?

“好吧,书在哪里?”花芙蓉忍着打孩子的冲动。

“书在娘的袖管里。”

唏嘘声更响,孩子偷拿了别人的东西还可以原谅,若是大人啧啧。

花芙蓉欲哭无泪,铜板啊,娘还是不是你的亲娘?这样不负责任的说话会害死娘的!

花芙蓉不做亏心事什么鬼都不怕。

“那你说说看,我到底拿了你什么书?”

“当然是《金赤攻略》喽!”

嚯,原来是看中了我的晋级宝贝书了!

花芙蓉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司徒新月。

想起来了,这个女人曾到过颠倒寺,偷拿了她放在床下的《金赤攻略》,被铜板发现了,铜板为了索要这本书,爬房顶,结果从木梯上摔了下来.

当时,她刚刚当上丐帮帮主,又一口气制造了铜板是邪魔少主龙精的谣言,忙乱得有点儿找不到北。所以,她忽略了铜板。

直到孩子从木梯上摔下来,她吓坏了,只顾去安抚受惊吓的铜板。加上周围又聚集了许多乞丐,她完全没有心思顾及院子里的外人。

只是通过后来铜板的叙述,她大概的记起,当时院子里,似乎是有这样一个穿戴不凡女人,至于铜板口中的那个和女子一起,又在关键时候救下他的叔叔,她已经毫无印象。

现在,一切都已明了,当天偷她《金赤攻略》的女子,就是这个被端木良称为“新月公主”的女人!

知道了事情的始末,花芙蓉不再担心。而是笑吟吟地盯着面前的司徒新月。

司徒新月被花芙蓉看得浑身发毛:“臭女人,你看我做什么,还不快把我的《金赤攻略》交出来!”

“花帮主,如果你真的拿了司徒新月的书,就赶快还给她吧!”独孤瓒说。

“你等着,我这就把书还给你。”取书的手指在那扉页上慢慢捻动,司徒新月,想霸占我的宝贝,让你尝尝我花芙蓉体毒的厉害!

书掏出来了,慢慢递向司徒新月

一股劲风,带着巨大的吸力,将毫无防备的花芙蓉手里的《金赤攻略》生生吸走,众人惊讶地抬头时,那书已经到了某人手里。

扰龙无棱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我来打个证言怎么样?”

“吕公子!”南宫逸差异地叫出来。

“吕公子的病好了?!”独孤瓒也是一脸狐疑。

“无棱.”看到扰龙无棱的那一刻,司徒新月瞬间变得小鸟依人,声音颤得几乎没人听得出她在说什么。

他是扰龙无棱?端木良听出来了,他握紧双拳,指关节捏得嘎嘣嘎嘣地响。

扰龙无棱却好似根本就没有看到其他人一样:“花帮主,那天在颠倒寺,如果不是有人偷拿了你的这本书,铜板就不会爬上房顶,也就不会险些从梯子上掉下来了。”

“那天从梯子上救下铜板的人,难道是你?”花芙蓉心里感慨,原来扰龙无棱才是听到她制造的谣言后,第一个赶来确认龙精真假的人!

额头上冷汗丝丝,如果邪魔少主当天心情不好,一刀劈了她和铜板,恐怕她的那些用谣言引来玄级高手,然后吸食他们的玄气获得晋升的计划,早就泡汤了。

“是的是的,就是他,就是他!”铜板拍着小手,原来那天帮自己跟姐姐要书,并且救自己的人,就是爹爹呀。

司徒新月气得直跺脚:“你、你怎么总是帮着这对母子欺负人家!”上一次被这个臭小子坏了好事,今天又是他的娘,啊啊啊,我司徒新月上辈子欠你们的

扰龙无棱的眼中依然没有别人,他把手往花芙蓉手里一递:“收好,连自己的东西都不能保护,你还指望能保护谁?”

花芙蓉没有马上接那本书,而是长大了眼睛,死死盯着他握书的手指。

怎么可能,他的手指居然安然无恙!

花芙蓉只知道到目前为止,她发怒时皮肤上浸出的体毒,没人能挡。她用来对付欺负她的人,无论对方何等玄级,都是屡试不爽。

扰龙无棱对她的体毒有免疫力,她还是不能相信。

为了一探究竟,他递给她书,她没有接那书,而是伸手握上了他的手指。

花芙蓉指天发誓,她对那双手没有半点儿想法,不,是没有半点儿龌龊的想法可是,她的脸为什么会红,心为什么会抖?

被她握起的那个手指,更是在她的爪心里微微一颤。

“喂,臭女人,你要做什么?!你松开他的手,快松开!”司徒新月冲过来,一把将花芙蓉的手从扰龙无棱手上扯开。

“新月公主,你这又是何苦!”端木良过来拽司徒新月的胳膊。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