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宝贝未央国是咱们的 -- 26乾坤袋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漂裙 书名:娘亲当道,妖孽靠边站 更新时间:2014-04-16 01:53:23 本章字数:3466

浓黑的玄气一浪接着一浪,将花芙蓉的紫色玄气击得溃不成军。她总是好容易凝起了玄气,还没等出击,万全的玄气便扑将而来,将她一下子便将她击倒。

可是无数次倒地,又无数次爬起进攻,使得万全几次努力开启闭合地缝的机关都失败了。

不行儿子和曼曼还没出来,眼看着自己就快耗光了最后一丝力气。花芙蓉心底暗暗焦急。万全一掌玄力偷袭,她被再次击倒。

夜幕中,一个和墨黑的天色浑然一体的黑衣男子,呼地落在万全身后,万全回头时,正撞上他寒光凛冽的眸子。吓得他两只眼睛顿时瞪得铜铃般大。

骇住万全的不仅仅是对面寒气逼人的男子,更是他扬手托起的一头狰狞猛禽。

“你、你是什么人?啊——”

花芙蓉被万全的喊声惊醒,睁开眼睛,便见一头张开着遮天蔽月翅膀的大鸟儿。

不好,是林子里的猛兽!

据庄荪梓说,这林子里的飞禽和猛兽都是沈玉莲请高人特训的,专门留在这里保护地宫。一旦发现有盗贼进入地宫,这些飞禽和猛兽便出来袭击。

花芙蓉心想这下完了,只有自己是地宫的入侵者,而庄荪梓和万全才是地宫的主人。这下,自己一准儿得喂猛禽了!

希望铜板他们不要在此时出来才好。

出乎花芙蓉意料,那头猛禽并不攻击自己,却专门盯住万全不放。万全吓得在地上乱跑一气,可是他的速度又怎么能比得上那些禽类。

猛禽在万全头顶的空中盘旋一气,然后一个俯冲,硕大而锋利的利爪刺进万全的脊椎,将他从地上拖到了空中。

天空中飘来万全几近哀嚎的声音:“你是谁?为什么?”

然而下一刻,他就喊不出来了。

又有几只猛禽不知从何处飞来,它们哀鸣着,一起涌向万全,万全一声惨叫,被它们几个生生撕成了几段。

花芙蓉仰面的姿势,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血淋淋的画面惨不忍睹,她闭上眼睛。

死有很多种,这种死法,说实在的,她真心讨厌!

花芙蓉惊喜地发现,猛禽的声音渐行渐远,最后,竟完全消失了。

直到她听见铜板喊娘的声音,她爬起来,才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事。不远处被她打晕的庄荪梓也没有事。只有可怜的万全,永远的去了。

卧室里,花芙蓉走向西陵华曼:“华曼,把东西交出来吧!”在花芙蓉看来,西陵华曼和铜板应该得手了一个乾坤袋,然后装上她做了记号的那些宝贝,轻轻松松地带了回来。

“你让我交什么?”西陵华曼一脸茫然。

“那些我在密室里留了记号的宝贝呀!你别对我说你什么都没拿到,我可不信的哦!”

“你做的什么破记号,我和铜板压根儿没找到进去的路,所以,什么都没拿到。”

怎么会呢,没找到路,她明明留了记号的呀!

可是西陵华曼说,她和铜板确实有照着地上的银粉记号走路,可是,走来走去,却发现她们又回到了原地,根本就走不进去。试了几次都不行,没办法,她们只好无功而返了。

花芙蓉相信西陵华曼说的是真的,因为有铜板和她一起去,她不会堂而皇之地说谎。

两个人一分析,明白了,这是这个地宫设计的巧妙之处。花芙蓉被套上了眼罩,庄荪梓和万全带着她走的路根本就不是直的,所以,她做的记号也肯定不是直线的。这样,就给后来的西陵华曼和铜板造成了误导。

“这个狡猾的沈玉莲,我真是小瞧她了!”花芙蓉握着拳头,狠狠敲击着桌子。

窗外人影一晃。

“谁!”

“谁!”

两个女人同时站起来。

门不推而自开,一个头戴银质面具,长着一双狭长眸子的玄衣男子款款而入。男子长发如墨,本是随着他急速移动引发的气流中纷飞的,在他进入房间的那一瞬,纷纷落定。

面具只遮了他的上半张脸,下半张脸上没戴面具的部分,棱角分明的唇,性感突出的下巴,让哪个女人看了都忍不要想入非非。

“花芙蓉,你要找的,是不是这个?”男子一字一句,磁性的嗓音好似天籁。

他知道她的名字!

花芙蓉有些眩晕,这挺拔的身姿,这双能勾魂魄的狐媚眼——居然是那个妖孽!

什么,花帮主原来就是未央国的公主花芙蓉!西陵华曼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早该想到的事,她却忽略了。

更让花芙蓉惊讶的是,他手里托着的,正是她在地宫里见到的那个乾坤袋!

扰龙无棱居然也到过地宫!他是如何躲过那些看守地宫的飞禽猛兽的?又是何时进到的地宫?

花芙蓉想起万全临死前在半空中的哀嚎:“你是谁?为什么?”难道,引来猛禽袭击万全的,竟是扰龙无棱?

那么,他除了盗取了乾坤袋,还盗取了什么?

看扰龙无棱进得地宫,此时又悠然自得、毫发未伤的样子,好似他手里托着的,不是个能装下天地万物的乾坤袋,而只是一只普通的钱袋而已。

“是……快把它还给我!”花芙蓉伸手便去扰龙无棱手里抓那乾坤袋,扰龙无棱却一收手,将那乾坤袋握在了手心里。

扰龙无棱眉头轻蹙,这女人真是大言不惭,乾坤袋什么时候就成她的了?本来看她一番苦心,他确实想取来乾坤袋送她的,现在看来,哼!

扰龙无棱狭长的眸子瞥了一眼床上的熟睡的铜板:“这是我送我干儿子的礼物,和你可没有什么关系哦!”

“什么什么,干儿子?大虾,我什么时候答应让铜板做你的干儿子了?”

“嘘……”扰龙无棱一根手指放在他性感的唇边,示意花芙蓉不要惊扰了熟睡中的铜板,而他接下来的话,差点儿没让花芙蓉吐血,“这是我和他的事,用不着你答应!”

花芙蓉瞠目结舌,喂,扰龙无棱,铜板还没成人好不好?我是他的娘,是他的法定监护人,他的一切都必须经由我同意!

扰龙无棱不再看花芙蓉一眼,而是托着那个乾坤袋,慢慢走向熟睡的铜板。

西陵华曼本能地拔出剑来想要阻止他靠近铜板,却被他浑身散发出的玄气波震得连连后退,如此强劲的气息,使她根本无法靠近他。

“花帮主……”西陵华曼委屈地看向花芙蓉,不管怎么说,花芙蓉的玄级要高过她许多,为了儿子,她应该可以跟他抗衡一下啊!

咦,花帮主,你发什么愣啊?

犯花痴了?不该啊,这可关系到她儿子铜板安危的时刻!

再看玄衣男子,他已悄无声息地踱到熟睡的铜板跟前,将手里的乾坤袋轻轻放置于孩子的枕边。

凝神注视着铜板水嫩嫩的小脸蛋儿,似乎口中念念有词,之后翩然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向门外。

行至门处,扰龙无棱的脚步一滞:“花芙蓉,照顾好孩子!”

“废话,铜板是我嫡亲儿子,我自然会悉心照料!”自己生活不检点弄丢了龙精,却来跟人家抢孩子,不害臊!

扰龙无棱如一阵旋风,来去匆匆。

西陵华曼抱着胳膊踱到花芙蓉面前:“你,就是城外通缉令里的那个花芙蓉?”

“是,又如何?”花芙蓉胸脯一挺。姐也是公主,而且比你胸大!

该死,都是那个扰龙无棱,花芙蓉帮你瞒着身份,你却让花芙蓉的名字暴露。

“可、可那守城官说,芙蓉公主是个……傻子。”

去,守城官什么时候跟她说的,我怎么没听见?

“好吧,我承认,那个花芙蓉以前是个傻子,不过自从我成了她,她成了我,她就是我了。”

“……”西陵华曼抓抓头,听不明白。

“你是我的护卫,只要尽到护卫的本分就行了,不需要知道太多。还有,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身份,你知道该怎么做。”

花芙蓉转头,目光落在儿子枕边的那个乾坤袋上。嘴角拉起一个深深的弧度……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和门的缝隙挤进来,密密麻麻地泼撒了一地。

早起的铜板一眼就发现了自己枕边多了一个金黄色的袋子。他拿起来,捏捏。

“嘤嘤嘤——”袋子发出奇怪的声音。

铜板好奇,把袋子翻转过来抖了抖,一个莹绿色的小东西叽里咕噜地掉了出来。

“呀,小星!”

铜板的下一个星字还没说出口,袋子里就开始噼里啪啦往外掉东西,先是几颗圆滚滚的叫不出名字的鲜果,然后又是几颗干树枝,大叶子的草,接着是一把锃亮的匕首,一包绣花针,一面铜镜。

一个铜鼎只露出了一个脚,由于床上的地方有限,被卡在袋子里出不来又进不去。

“这是什么东东,又大又重?”铜板用小手托住铜鼎的肚子。

小星星扭着毛茸茸的身体过来帮忙:“嘤嘤嘤……”

板板不要怕,让小星星帮助你把它弄回去。

花芙蓉被他们吵醒,揉揉眼睛坐起来,哇,好壮观哦!

这些宝贝,不都是她在地宫里做了记号的那些吗?面前瞬时春暖花开……

早饭后,花芙蓉跟庄荪梓要了一辆马车,说是带儿子他们出去逛逛。

未央国,本是自己的故土,怎奈穿越来后便被人遣送去了北乌国,连自己家乡长什么样儿都不知道。想想都亏,以后更不知道该怎么跟儿子介绍呢!

马车沿着相国府外的长街走了大约十分钟的光景,一个熙熙攘攘的街市展现在面前。花芙蓉忍不住挑开了车窗上的帷幔。

这一看不打紧,居然满大街都是流民百姓。那些百姓手里都举着写着字的旗子,看上去倒像是在游行。

仔细看,那旗子上写的竟是“感谢庄大善人放粮接济灾民”“丞相救苦救难大恩大德永世难忘”之类的话。

西陵华曼一脸不屑:“呸,这个丞相也真够无耻的了,他何时给灾民放粮了,居然弄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为自己唱赞歌!”

花芙蓉嘴巴轻抿没有搭话,她知道,这些并不是那个二货丞相做的,而是扰龙无棱。西陵华曼并不知道她昨晚和扰龙无棱开仓放粮的事。

得了人家的粮食,自然要为人家唱赞歌,要不然,人家不是会发飙么?

也许他还不知道,自己这边,也已经让庄荪梓答应不再计较粮库丢粮食的事情了。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