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宝贝未央国是咱们的 -- 22开仓放粮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漂裙 书名:娘亲当道,妖孽靠边站 更新时间:2014-04-12 01:53:24 本章字数:3323

花芙蓉跳下马车,眯缝着眼睛,凑近看了起来。

那张通缉令看上去贴在那里已经好久了,上面的被通缉人的画像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已经污损不堪,根本看不清长相。

勉强可以看清楚的几个字,有通缉人名字中前后两个字,是“花”和“蓉”。

看到有人在看通缉令。一个手持长戟的守卫走过来。

花芙蓉走上前去问:“官爷,这上面通缉的是个什么人?为什么被通缉?”

那守卫说:“她是我未央国皇帝的大公主,五年前偷了皇宫里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私通敌国叛逃国外。”

“私通敌国,还叛逃国外,这个公主好大的胆子!”南宫逸嘀咕。

“这个人应该还没抓到吧,不然通缉令早该销毁了?”端木良和独孤瓒对望一眼说。

“花芙蓉公主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抓到,通缉令我们每隔几天都要换一次,只不过近日来雨水比较多,换上去不久的就被雨淋坏了,诸位如果可以提供公主的下落,我可以带你们去见我们衙内。”

花芙蓉不动声色:“你们的衙内在哪里,带我们去见他。”

这个女疯子,怎么什么事都想插上一脚?

大家不想被连累,并且目的地已到,便纷纷起身告辞。

花芙蓉点点头,都走得差不多了,很好。

她将目光扫视了一圈儿,最后落在独孤璃身上,那意思像是在说:“别那么不识趣,轮到你离开了。”

独孤璃讪讪地看看铜板,师傅,你也舍得徒儿走吗?

铜板读出了独孤璃眼中的不舍,抬头看看娘亲,娘亲眼中流露出的态度却是那样的坚决。

小家伙耸耸肩:“一只耳叔叔,再见了,我娘说了,以后未央国就是我们家的了,只要你不离开未央国,就等于没有离开我们家哦!”

独孤璃眼窝一热,铜板真聪明,这叫以退为进。

这时,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花芙蓉猛回头,与正从车上翩然走下的扰龙无棱的目光撞在一起。

那狭长的眸子,古井无波。他似乎一直将自己封闭其中,任泰山崩于前而不畏不惧,不动声色,不着痕迹。

去,她怎么把车里的那尊雕像给忘了?

花芙蓉挑挑眉毛:“这一路上,扰龙大虾一直都是神龙不见首也不见尾的,怎么,现在竟舍得现真身了?”

扰龙无棱蹙眉,再蹙眉。

他身后的寇彪则被自己的唾沫呛得憋红了脸。

哪管跟邪魔少主叫个“扰龙大侠”啥的他也将就着听了,她居然叫邪魔少主“扰龙大虾”!哈,这种非主流的词儿,也就这个女人能想得出。

“一路搅扰,特来请辞!”扰龙无棱的话向来简练,就连告辞的语言都精辟的很。

扰龙无棱的离开,这是花芙蓉没有想到的。她记得几天前从颠倒寺离开的时候,那个“吕同之”以无医无药为由说什么也要跟她们母子在一起。

她完全可以不答应带上他,可是,她心软了,她觉得他像个可怜虫。

让花芙蓉始料未及的是,可怜虫经过了几天的结茧羽化,如今已经蜕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魔界尊者。

这边,回过神儿来的寇彪慌忙去追:“少尊主,您等等属下,等等属下!”他还没与少尊主告别,这怎么可以!

在守城官那里周旋一气,让花芙蓉得到一个很重要的消息。那便是,负责通缉自己的人便是皇后沈玉莲的表弟,丞相庄荪梓。

没错了,花芙蓉要找的人就是他!

不是要开仓放粮吗,那就从沈玉莲表弟家里的粮仓下手吧。

花芙蓉和西陵华曼带着铜板在客栈落脚。

夜里,铜板睡熟,花芙蓉换上一身武者的紧身衣。

“曼曼,你也准备一下,一会儿我们一起行动。”花芙蓉边换衣服边说。

西陵华曼鼓着腮帮子没有动。

花芙蓉再催促,她便顺势躺在铜板旁边:“你我有言在先,本公主只负责保护铜板,其它的概不负责!”

花芙蓉忙着穿衣的手顿了一顿,心想好吧,你心里有气,不服我,咱们以后慢慢再说。

另外,现在独耳朵李又不在身边,把铜板一个人留在店里她也着实不放心。

她没再催促西陵华曼和自己一起离开,而是穿好衣服默默地带门走了出去。

事先打听好了丞相府的位置,不多会功夫,她便来到了府院外。

站在府院外,她幻想自己翻墙落院,一气呵成的连套动作,不觉笑得眉眼弯弯。有功夫就是好,没有办不到的事儿。

正敛气运功想要冲上高墙,却发现远远的一队人马急匆匆地向着府门处疾驰而来。

人马停在府门前,一顶轿子也随之停下。

一个男子吆五喝六:“你,快去叫门!你们,慢着点儿,相爷喝多了走路不稳,小心不好摔了!”

“谁、谁说本爷喝、喝多了,本爷,没喝多、喝,接着喝!”

扑通,一个人从轿子里滚出来。

先前的男子厉喝:“让你们好好搀着相爷,你们怎么搞的!”

几个人匆匆忙忙搀起庄荪梓,一串亮晶晶的东西闪耀在轿边的地上。

花芙蓉眼前一亮,那是一串钥匙。可以被庄荪梓随身携带的必然是重要门户的钥匙,粮仓的钥匙必定也在其中。

她情不自禁地奔着那处光亮走过去。

空轿子被抬走,庄荪梓在几个下人的搀扶下朝大门走去,那串钥匙正明晃晃地躺在地上。

花芙蓉屏住呼吸,步步逼近,就在这时,只听一个男音一声喝:“好大的胆子!”

花芙蓉的脑袋嗡的一声,完了被发现了。

被发现也没关系,这么多年了,他们应该不认得她,可是,她这身夜行衣,刺客扮相.

“相爷,您怎么了?”

“本爷的钥匙,钥匙被人偷了!”

花芙蓉想要转身离开,可是又舍不得就要到手的钥匙,就在她打算冒险冲上去的时候,一股劲风扯着她把她向后牵去。她暗自吃惊,又身不由己,是谁,谁在左右她的行为?

她看到地上的钥匙无风自动,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庄荪梓的护卫循声找出来,拾起地上的钥匙串儿喜形于色:“相爷,您的钥匙没丢,看,在这儿呢!”

庄荪梓把钥匙夺过,向宝贝一样揽在自己怀里,然后在众人的搀扶下,嘟囔走回屋子去了,大门在他们身后咣当一声合严。

花芙蓉气得直跺脚,回头时,却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扰龙无棱,居然是你,你干嘛坏我好事!”

一把晶亮的铜钥匙举到她面前:“你要的是不是这个?”

那把钥匙下一块小牌牌上的两个字格外扎眼“粮仓”。

在扰龙无棱的带领下,花芙蓉很快找到了隐匿在一处暗地的仓库。打开仓库,金灿灿的粮食就在眼前。

可想而知,如果没有扰龙无棱的帮忙,别说粮库的钥匙她不容易得到,就是拿到了钥匙,这处隐匿很深的粮库她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找到。

直到此时花芙蓉才恍然大悟,原来白天扰龙无棱离开,竟是为了这个。

目光瞥向扰龙无棱,那本该是一个感激的目光,怎奈,他似乎并不想让她领她的情。那面孔依然冷若冰霜,让她好容易聚起的热情瞬间溃散。

干脆给他一个白眼儿:“扰龙大虾可曾想过,这么多粮食,该如何运出去呢?”不会让我和你一起一袋一袋往外扛吧,现在离天亮可只剩下三、四个时辰了!

扰龙无棱并不回答她的问题。

片刻之后,花芙蓉耳畔响起一阵由远及近的轰隆的声,仔细听去,那却是无数辆木制车轮轧过地面的声音。

她跑出去一看,竟是上百号推着木轮车的灾民。

靠,这也可以!

早上,守城官来客栈叫花芙蓉,说要带她们去丞相府。

是的,昨天花芙蓉对守城官说,自己知道通缉令中的那个花芙蓉的下落,想要求见丞相,把这件事亲自跟他说。

如果说昨天想见丞相的目的是为了让那个丞相开仓放粮,那么现在去丞相府,似乎也就是溜达溜达碰碰运气了。

丞相庄荪梓大概已经知晓了自己粮仓一夜间被盗一空的事,可怜的丞相大人,不知道现在他的府上是否乱作一团了!

守城官骑马,马车载着花芙蓉三人往丞相府去。

铜板看看西陵华曼,又看看娘亲:“娘,我想问你一个问题。那个公主偷了皇宫的什么宝贝?那宝贝很值钱么?”铜板当然知道,那个通缉令上说的人,就是他娘亲。

可是,娘却从来没告诉过铜板,她还偷拿过未央国的什么宝贝。

铜板好好期待啊,这个宝贝究竟是会下金蛋的小乌龟呢,还是会生娃娃的金元宝?

花芙蓉忍不住了:“你得先回答娘一个问题,你那个假爹爹,他临走时给你的是什么?”

“娘先回答铜板的问题,是铜板先提问的。”

这个臭小子,心眼儿倒不小。

“铜板,别听他们信口雌黄,那公主根本就没拿过未央国的什么宝贝,他们这样说,只不过是找个想抓公主的借口罢了!”

铜板摊开手来给花芙蓉看:“爹爹什么都没给铜板,娘不信可以检查铜板的口袋。”哼,娘亲在撒谎,那么铜板也撒谎。

听着母子俩的对话,西陵华曼忍了一次又一次,终于忍不住对花芙蓉发问:“我很好奇,你究竟来未央国作什么?不会只是为了骗人取乐的吧!”

花芙蓉知道西陵华曼指的是开仓放粮一事,她还不知道,昨晚庄荪梓的粮库已经被她和扰龙无棱敲开并盗取一空。

她也不想多做解释,只是笑眯眯地问西陵华曼:“华曼公主,我给你的还赤丹你服下去了?看来效果还是不错的嘛,四级青环之顶!”

西陵华曼瞬间涨红了脸,一边对这个女人恨之入骨,一边还要用人家给的东西,真是很没面子。

所谓吃人家的嘴短,用人家的手短,这就是了。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