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宝贝未央国是咱们的 -- 19西陵华曼的难言之隐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漂裙 书名:娘亲当道,妖孽靠边站 更新时间:2014-04-09 01:53:25 本章字数:3228

“芙蓉姑娘,其实那天,你的那几株芳珠草已经被马车碾过,根本不能再用了。所以,你说我拿了你的芳珠草,实则是冤枉我了。”

“我都说了,这些我已了解,你不必再解释。”

花芙蓉更着急的是,这西陵华曼的寝宫到底在何处,为何走来走去也走不到?

“娘,这里我们好像走过了耶!你看那只叶子,上面还有我刚才发现的小虫子哩。”

西陵华木黑线。

他不就是为了和花女士多呆一会儿吗,所以才带她们在廊子里多兜了一圈儿,这个小家伙,真鬼道。

“西陵王子,你妹妹的病是不是不急着医治啊,如果不急,我看我还是先告辞了吧。”

没时间和你在这里逛风景,客栈里还有一大堆子人等着呢,那些各怀鬼胎的人,他们究竟为什么都奔着一致的目标未央国?恐怕只有他们各自心里最清楚。

有一点,花芙蓉是明确的,就是南赤国大王子南宫逸和北乌国大王子独孤瓒,他们的目的,绝不仅仅是为了给未央国皇帝拜寿。

花芙蓉很好奇,这些野心勃勃的盟国,为准备这场争霸战究竟都会使用什么样的绝顶武器和手段?

南宫逸的已经迫不及待地亮相了,就是南赤国的镇国神兽朱雀。就凭南宫逸去未央国拜寿要随身带着神兽朱雀这一点,就足以说明南赤国的勃勃野心。

至于独孤瓒嘛,从见她见他的第一面起,她就已经看到了他的心里。他不是对南宫逸不服吗?他和南宫逸之间不是明掐暗斗吗?那她就先坐观他们二位狗咬狗的好戏好了。

“芙蓉,芙蓉。”西陵华木追上来,捉住花芙蓉的腕。

“第一,请叫我花氏或者花医师。第二,请放手。”

“花花氏,这边请。”

西陵华木放开花芙蓉,做了个请的手势,两大一小的三个人朝着回廊的另一侧走去。

远远的,就听到噼里啪啦的杯盏落地的声音,一个女子咆哮着:“滚,都给我滚!我不想见人,不想见任何人!”

西陵华木讪讪地瞥了花芙蓉一眼:“自从那日妹妹的颈项沾染了你指上的毒,她颈上的皮肤就一路溃烂,请了很多医生,服了很多药,都不见好.华曼与我虽不是一母所生,却有着兄妹血缘,华木在这里烦请姑娘.烦请姑娘帮她医好!”

西陵华木说着便向花芙蓉抱拳作揖。花芙蓉扫了他一眼,拉着铜板擦过他的身体,径直往西陵华曼的寝宫里去。

西陵华木抬头见她带着铜板已经进去了,怕出意外,连忙跟了上去。

“是你?你这个狠毒的女人,我杀了你,杀了你!”

西陵华曼的脸上原本遮着长长的纱幔,透过纱幔她看清楚来者是花芙蓉时,便挥手把那纱幔一扯,从墙上拔了剑就往花芙蓉的身上刺。

花芙蓉清楚地看到,自她的头顶冉冉升起的淡淡青气。

“住手!”西陵华木及时将妹妹制服,“花医师是父王请来为你医病的,你若是杀了她,如何跟父王交代?”

“给我医病?嗬,就她?”西陵华曼仰头大笑,“哥哥,你恐怕没有跟父王说,这个女人就是当日给我下毒,害我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模样的人吧?”

西陵华曼仰头时,颈上溃烂的皮肤暴露在外,让在场的人看了无不震惊。

花芙蓉眉心紧锁。怎么会是这样?当日,她的脖颈只是沾了自己手上因愤怒而溢出的毒素,那毒素虽说可以在瞬间伤害到他人的皮肤,可是,只要能够及时用热水清洗,便可以不治而愈的呀。

难道,是她对自己体内的毒还没有足够的了解,或者,西陵华曼的体质属过敏型的?

“既然人家大老远的来了,华曼,你还是听从父王的安排,让她诊治一下吧。”西陵华木劝说妹妹。

谁知,西陵华曼的公主脾气上来,就像一头发疯的小狮子。

她不顾西陵华木的阻拦,冲门外嚷嚷:“来人,代我去禀告我父王,就是这个女人把我害成这样的,让父王把她拖出去斩了.”

西陵华曼喊到一半儿,戛然而止,再看时,她已经被西陵华木点了呆穴,张牙舞爪地立在那里动弹不得。那样子看上去真是滑稽。

“娘,姐姐的样子好像我们庙里的那尊鬼魅塑像一样。”

“嗯,是很像呢。”花芙蓉摸摸铜板的脑袋,“铜板善于观察,还用了比喻句,有进步!”

塑像般的西陵华曼像是被蚂蚁啃噬着心脏那样难受。臭女人,不要误你的子弟了,这也叫比喻句,你有没有进过学堂?

“花医师,请过来帮令妹诊治吧。”西陵华木催促。

花芙蓉抓抓头,走近西陵华曼。

她躬身,凑近西陵华曼的脖颈仔细观察着,一边牢骚满腹:“唉,谁让我爱心泛滥吃饱了撑的呢,一边人家要杀了我,一边还要好心为人家诊病。要说病的不轻的人,我看倒是我自己才对!”

“花医师,我父王承诺在先,谁能医好令妹的顽疾,一定重重有赏。”

“人家都说这病是因我而起了,就是医好了,最多落个全尸而已。”花芙蓉边绕着西陵华曼仔细观察,边自言自语。

“不会的,我西慕国自上而下都以诚信为本,花医师你既然揭了告示自然也是相信我们能做到这一点不是吗?”

僵死状态的西陵华曼瞳孔都张大了,说什么,这女人是自己找上门儿来的?糊涂哥哥呦,你这是作死的节奏啊,啊啊啊

还有,你这个叫化子,你离本公主远一点儿,不要总是围着本公主绕啊绕的,本公主眼晕!

“初次沾染毒素,你们可曾按照我的吩咐洗了热水浴?”花芙蓉慢停脚步,抬头问西陵华木。

西陵华木被问得一愣,回答有点儿结结巴巴:“洗洗过了吧。”

“什么是洗过了吧,到底是洗还是没洗?”

“这个.”西陵华木转向他那张牙舞爪势的妹妹,“华曼,当日在龙天阙处,是不是洗过了热水浴?”

西陵华木你真欠揍!你点了人家的呆穴让她动弹不得,现在又让人家回答你的鬼问题,你以为你妹有自己解穴的本事呢?

发现妹妹并不回答自己,西陵华木恍然醒悟。为了让西陵华曼可以回答自己的问题,他走过去,打算为其把穴道解开。

他的举动却被花芙蓉一把拦下了。

西陵华木正不知所以间,花芙蓉对着铜板打了个响指:“儿子,下面看你的了!”

正好生无聊的铜板一听自己可以派上用场了,瞬间像打了鸡血似的。小家伙学着大人的样子,两只小手往胸前一抱:“娘亲,铜板领命!”

“废话少说,开始吧!”

“姐姐说,她有去洗澡”

不对呀,有洗澡怎么伤势怎么会一直在蔓延?

“姐姐又说,她不能告诉你们,其实,那天她没洗成澡。”

花芙蓉看看西陵华木,两个人又一起把目光投向囧的一脸绯红的西陵华曼。

果不其然,西陵华曼并没有按照花芙蓉的告诫去洗热水澡!

可是,她为什么要脸红?

“铜板,继续!”花芙蓉吩咐。

“姐姐说说她‘不说就是不说’。”铜板对娘摊摊小手,表示无助。

为了防止铜板继续偷窥心思,西陵华曼干脆将让自己的思绪停止,什么也不想。她的脑子一片空白了,这让可以通过对方眼睛读人心思的铜板也奈何不了。

“也就是说她心里有鬼喽?”花芙蓉抿嘴,腮畔漾出一个浅笑,“华木王子,令妹不肯交待缘由,本医师也无能为力,告辞!”

“别、别、别走!”一见花芙蓉要离开,西陵华木着急了,“华曼啊,花医师的话你还没听明白吗?你颈上病并不是因她手上的毒而起,这其中一定还有其它原因在,你快把事实讲出来,我们也好想办法帮你医治呀!”

“娘,姐姐说了一个人的名字,龙天去。”

“是龙天阙吧?”

铜板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的,是龙天阙。姐姐说她没有洗澡,是因为当时在别人家里不好意思洗。姐姐说,后来龙天阙来了,他见姐姐貌美,就.”

“好了宝贝儿,娘听明白了,谢谢你。”花芙蓉扳过铜板的肩头,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了又亲。

花芙蓉狂汗,可不能再让小家伙窥视下去了,少儿不宜!

西陵华木的眉头拧成了疙瘩,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那天阳宫的二少主,号称圣贤之人,会对他妹妹做出什么难堪的事来。

“华木王子,铜板的话你都听到了?是她自己与人苟且才延误了病情,与我花氏无关哦!”

花芙蓉终于可以将自己从此事中摘除,将来要是西慕国找起她的麻烦来,她也有话说。目前,她的目标暂定在未央国,她可不想在这种关键的时候树敌过多。

西陵华木一个劲儿摇头:“不、不是那样的,我不相信!”

是啊,一个小孩子说的话,怎么能轻易就信了?那样的话,他就不是西陵华木了。

西陵华木冲到妹妹身边,伸出手指,在她背上点了几下,西陵华曼如同散了骨架一般瘫软在她哥哥的身上。

“华曼,你告诉她,那孩子说的不是真的!”

“……”

“华曼,你倒是说话啊!”

“哇……我也不想的啊……”

花芙蓉耸耸肩膀:“完了,完了,看来这事儿是真的了!”

本来还抱有希望,寻思妹妹堂堂西慕国公主,不会做什么太差劲儿的事,现在西陵华木也没底了。

西陵华木咬牙切齿:“华曼,你告诉我,是不是他强你?哥哥为你报仇!”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