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宝贝未央国是咱们的 -- 18皇上肾炎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漂裙 书名:娘亲当道,妖孽靠边站 更新时间:2014-04-08 01:53:24 本章字数:3280

几个人来到那墙根儿底下的告示前,默默观看了一会儿。

原来,那是西慕国国王签署的一份招募告示。那告示上说,西慕国的公主得了顽疾皮肤病,重赏招募可以医治此病的医师。

“寇掌门,西慕国国王有几个女儿?”花芙蓉问身后的寇彪。“这个.”寇彪顿住,西慕国国王有几个女儿这样的事,寇彪这个邪派掌门真心不知道。

“我知道,好像只有一个女儿,叫西陵华曼的。”独孤瓒抢白。

西陵华曼也算是国色天香,独孤瓒这种十分着意于女色的人,自然印象深刻。

西陵华曼,果然是西陵华曼。

花芙蓉想起自己当日在龙天阙处,为了救铜板曾挟持住她,情绪激动之时指上的毒素溢入了她的肌肤.难道,西陵华曼颈上的伤竟没有痊愈?

据花芙蓉所知,以往被她毒素伤到的人,用热水清洗几次伤口便可痊愈了。她记得当日也叫西陵华曼在龙天阙处沐浴了,她的伤为何还是不好?

所有的疑问,都得亲眼见了她才知道。

花芙蓉抬手,伸向城墙上贴着的那页纸

“花帮主,你要做什么?”寇彪紧张地四下里瞧瞧。

两侧有西慕国王宫的侍卫看守,谁揭了这张纸,可是要领命去宫里为公主医病的。

花帮主,你有这个本事吗?

“我娘要去宫里为公主姐姐医病,我娘医病的本事可大哩!”铜板看穿了娘的心思,小家伙显得异常得意。

“有人揭告示了,终于又有人揭告示了!”百姓中传来一阵唏嘘之声。

“前几个揭告示的人有的被发配,有的被斩首了,居然还有人敢揭,啧啧!”

“嗐,还不都是为那赏赐去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去、去、去。”独孤瓒对一帮人无聊的人投去嫌恶的目光,“你们怎么就知道花帮主不是神医?等花帮主医好了公主的病,看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微风中,花芙蓉万千青丝随衣袂飞扬,她回转头,顾盼生辉:“寇掌门,你与大家先回吧,我带铜板去一趟王宫。”

西慕国王宫,大殿之上。

花芙蓉牵着儿子铜板的手,毫无怯色地打量着对面高背椅上那个气宇不凡、眉宇间倾透着王者风范的男子。

西慕国国王西陵展看上去五十开外,年纪不算老,却也不算年轻。鬓角丝丝白发,暴露了他为国事夜以继日的操劳。

近日里,掌上明珠的顽疾更让他连日来寝食难安,忧愁生在他的心里,也写在他的脸上。

“大胆刁民,见了我王还不快快跪下!”西陵展身侧的一个官级不小的护卫冲花芙蓉母子吆喝。

花芙蓉白了那护卫一眼,继续一眼不眨地盯着西陵展的眼睛。

西陵展被花芙蓉肆无忌惮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他是堂堂一国之君,从来都是他这样看别人,有谁敢用这样的眼神儿看他的?

抬手对护卫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哼,狂妄的人本王见多了,真本领拿出来,能为小女治好病才是王道!

西陵展紧蹙剑眉,扶着高背座椅的扶手侧了侧身子。低头打量着殿下昂首而立的一对母子。

女子充其量只有二十出头,要不是看着她还带个孩子,他会以为她只有十七八甚至更小。

她肤如凝雪,发似飘墨。飘逸的蝶衫完好地束出她姣好柔美的身体曲线。

凝雪的肌肤温婉似玉,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飘逸的万千青丝在她头顶松塌塌地挽了个蝶翅花瓣簪,然后滑下瘦消的肩头,衬着清润的脸颊。她清丽脱俗,不俗却也不妖,她明媚如春,不寒不热刚刚好。

西陵展深吸一口气,感慨,这真是:此女只应天上有,后宫佳丽不能比啊!

再看那个小的。粉嫩稚气的小脸而上,有些许他母亲的模样,但同时,那气质上也有些许的不相同。因为看久了,你会发现他小脸儿上隐约有一种蛊惑人的气息……

西陵展再次感慨:不折不扣的谪仙童子!

“天上来的女人,你能医得好小女的顽疾么?”

西陵展由花芙蓉母子俩的谪仙形象,自然而然地流露出的这句话,把他右侧的谏官吓了一跳。

伟大的国王陛下,您使用辞藻是不能如此随便的呀,一对乡野妇孺而已,怎能用从天上来这样的词作称谓呢?此话要是传出去,是要被世人耻笑的。

谏官迅速精简了自己的谏言,用手盖住半边儿嘴,冲西陵展压低声音:“陛下,慎言,慎言!”

花芙蓉明眸流转:“行医之人,望、闻、问、切,我连公主的面儿都还没有看到,怎知她的病情如何?”

看那国王并不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和旁边的一个人低语,花芙蓉问铜板:“儿子,他们两个嘀咕什么呢?”

铜板歪着小脑袋,忽闪着大眼睛:“那个人说……陛下、肾炎。”

肾炎?花芙蓉嘴角一挑,看那国王不端不正的坐姿,确实有腰膝酸软体乏无力的症状。

难道他们打算让自己把国王的肾炎也一道儿给治了?

“陛下,公主的病我得先看了再说,此外,您要是有何难言的病痛也尽管与我说,讳疾忌医,可是要延误病情的哦!”

西陵展一头雾水:“本王都毫不隐瞒地将小女生病的事写成告示贴出去了,不久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我女儿得了顽疾,这算是讳疾忌医吗?”

“我说的不是您女儿的病,而是您。”

“本王有病?本王有什么病!”

“肾炎啊。”花芙蓉一指西陵展右侧的谏官,“刚才他和您不是这么说的吗?其实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您以后的性生活要有节制,不能过于劳累,还有……”

满堂文武哗然,西陵展涨红着脸,狠狠剜了身侧那谏官一眼,你说你跟本王谏个言,非要说什么“慎言”“慎言”的,这下可好,全天下都知道本王肾炎了!

“来人,带花氏去给公主医病!”

“国王陛下,肾炎这种病一定要及时治啊,讳疾忌医只会让病情更重……”

“娘,走啦。”

铜板都看不下去了,那国王爷爷好像是很难受的样子,娘为什么还要提这个让爷爷痛苦的词儿啊?

走在去公主寝宫的路上,花芙蓉对儿子一番教诲:“铜板,你不懂,有些人高高在上惯了,就会目中无人。所以,适当的时候,是要让他们吃点儿苦头的!”

游廊深处,一抹清影一飘而过。花芙蓉的目光恍惚与那侧脸轻轻一擦。

疑惑间,那清影竟回身折返。

花芙蓉驻足,第一次用这种闲淡空静的目光,欣赏西陵华木丰神俊朗的容貌。认识他这么久,突然发现,原来,他也是美的。

“花……”

“花氏来宫中为公主医病,不知西陵王子也在宫中。”

西陵华木呛了口唾沫,花氏?这也叫名字?

“是啊,本打算出去的,但……”西陵华木扫了一眼那个由他父王派来引路的护卫,“你回去吧,我带她去华曼那里。”

“遵命。”

蜿蜒的游廊显得格外长,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中间夹着个小的,走得步履轻盈又漫不经心。

铜板抬头看看娘,又看看这个似曾相识的哥哥。哥哥的心事好重,好多,重得多得连他都捋不出头绪来了。娘的心事淡淡的,只有两个字“随便”。

随便就是随便啦,难道这也算得上是心事?

终于,西陵华木忍不住率先开口:“芙蓉姑娘,别来无恙?”

“无恙。”

“……五年前,我实则是为了救你,是你误会我……”

花芙蓉伸手一挡:“这件事不必再解释,我已经了解。”

西陵华木闭上嘴,心里好似万马奔腾。

五年前,西陵华木为父亲寻找仙草,乔装改扮行走异国。

北乌国首府,侍从为他撑着伞,冒雨走过一条街市,因为雨,商贩们都已经收拾摊铺提早回家了。一个女人蹲守在街边,路过时,他看到她身旁放置的各色草药中,有几株,正是他急于寻找的芳珠草。

“敢问姑娘,这芳珠草是卖的吗?”欣喜若狂的他亲自跑上前打问。

“不卖。”

“卖我把,我给你银子。”他伸手,从侍从手里抓过一个钱袋。

这时,女人抬起头,雨中,那是一张在雨中冰得苍白的脸,不着黛色,却甜美如画。俊美乌黑的眸子灼灼闪动,让他知道她是有生命的。

她在他面前慢慢站起,乌黑的眸子从未离开过他的眼睛,这样肆无忌惮的注视,让他有点儿心虚。

目光游移到她的腹部,他惊讶地发现,她竟是一个孕妇。

“那个,我真的很虚要这几颗芳珠草,我父.父亲炼制养生丸,需要它们。”

“银子我很需要,芳珠草我更需要,因为银子可以让我请来接生婆,而芳珠草,可以让我将来有更多的奶水饲养孩子。”

女人的话重重敲在西陵华木心上,他感觉自己好惭愧。

“你叫什么名字,这包银子送你,你拿去请接生婆。还有,你的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淋雨很容易着凉的,况且你还怀有身孕。”

女人毫不客气地接过他的银子:“我叫花芙蓉,你叫什么?”

“西陵华木。”

“西陵华木,我记下了,等日后有了银子,我会还你。”

女人说完,复又走入雨中。然而,她已经虚弱不堪,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

恰在此时,自她对面冲来一辆马车。

他飞身过去,从马车下救起了她,而她已经晕厥过去。

他把她放在自己歇脚的店里,付了银子让店家帮忙照顾她,他继续出去寻找草药。

然后,她却趁他不在悄悄走了,并且放下了他的那包银子。

店家转达她留给他的话:一包银子,买不来那些她用命换来的芳珠草!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