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宝贝未央国是咱们的 -- 15朱雀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漂裙 书名:娘亲当道,妖孽靠边站 更新时间:2014-04-05 03:53:24 本章字数:3333

哈,臭小子,典型的有爹忘娘型,什么秘密连你娘都要瞒着?铜板之前对娘可是没有秘密的。

她想叫铜板到娘这里来,想想铜板之前的靠在吕同之身边的小倔样儿,还是算了,要是铜板赖着吕同之不下来,反而让那个独耳朵李捡笑话。

“师傅,你的秘密能不能跟徒儿说说?师傅可不是外人哦。”独耳朵李歪着头,一脸哈喇子相。

“不说,这个秘密是爹爹的,不是铜板的,爹爹的东西铜板不可以乱动。”

“那娘呢,娘也不可以告诉吗?”花芙蓉也忍不住了,确切地说她想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小家伙的话很直接:“娘也不可以。对了,铜板刚才借娘的那把剑,也是爹爹的,娘也要记得还哦!”

花芙蓉瞬间被打入冷宫,花芙蓉啊花芙蓉,你的嘴怎么这么欠啊,非要撞了南墙才回头么?

马车徐徐停下。

寇掌门在外面请示:“扰龙少主,前面有个临街的茶馆,下去喝杯茶吧!”

车子里顿时鸦雀无声,几对目光一齐投向吕同之,吕同之则在众目睽睽之下安如泰山,仿佛外面寇掌门的问话根本就不是冲他说的。

“耳朵,你带铜板下车,铜板,你跟独耳朵李下去!”花芙蓉铁黑着脸吩咐着。

独耳朵李自然不敢怠慢,赶紧跳下车去,铜板见娘真的发火儿了,也不敢再赖着,怯怯地从吕同之的膝盖上出溜下去,乖乖地去找独耳朵李了。

吕同之也随之欠身……耳边却是一声厉喝:“吕同之,你留下!”

化妆成吕同之的扰龙无棱欠起的身子略微一硬,这是对他的命令吗,还是吩咐?他活这一生,还真真没有人敢如此对他发号施令过。

没尝试过的东西才有新鲜感。

扰龙无棱拂动长袖,坐了回去。

耳边响起花芙蓉咄咄逼人的问话:“你是邪魔少主扰龙无棱?!”

“是。”

“五年前在未央国御花园向我提问题的那个人,也是你?”

“你的记性很好。”

“可你当时好像不长这个样子?”

废话,长得和现在一个样不早就让人认出来了吗?

“那又如何?”

“你不但扮作吕同之来龙天阙的认亲大会认下我们母子,还一路跟随我们,到底意欲何在?!”

“为寻龙精!”

“龙精?如此说来,江湖上关于邪魔少主丢失龙精的传闻是真的喽?!”

你这个二货少主,龙精这样的东西你也能丢,可想而知,你的两性生活该是多么的糟烂。

这样的糟烂货色,还是少惹为妙。

可是不对呀,这次并不是她招惹他,而是他像跟屁虫一样跟着她。

“你寻龙精,和我们母子有什么关系?”

“……你说,铜板是龙精的种。”

花芙蓉咋舌,她怎么忘了,是她在颠倒寺对众人称,儿子铜板是邪魔少主丢失的龙精的种,是扰龙无棱的儿子!

这胡说八道的一句话,本是为了保护她和儿子不被人欺负,另外就是乘机吸收那些寻找龙精的高手的玄气。却怎么也没想到,会给她和儿子招惹来这么多的麻烦。

真是背到家了。

花芙蓉啊花芙蓉,邪魔界至尊少主的儿子也是随便能认的吗?

现在,邪魔少主找上门来要孩子了,看你怎么办吧!

“那个,其实你可能误会了……”

花芙蓉认为自己是个能屈能伸的人,面对强者的时候,她就不得不先屈一点儿。何况,眼前这个还不是一般的强者,任凭他身上的玄气她无法感受,她断定,他的玄级一定在常人不可测不可及的范围。

谁知,她的话刚开了个头儿,外面就响起独耳朵李杀猪般的嚎叫:“敢对我师父不利,我跟你们拼了!”

是铜板,他遇到了麻烦!

花芙蓉的脑袋翁得一声,顾不上接着解释,转身由侧门飞了出去。

一出车厢,花芙蓉就被外面的情形惊呆了。

头顶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火红色,一只浑身着火的蓬头大鸟,正翘着几根炫彩红菱尾,呼啦啦扇动着赤色的翅膀在半空中盘旋。

仔细看时,那火鸟的背上,竟还端坐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有着麦色肌肤,身着骄阳般绚丽五彩霞装的男子,男子目光刚毅,年轻俊朗,眉宇间透着丝丝英气。

露天茶馆里的桌子旁,铜板正吊着两条小腿儿坐在板凳上,他的手里,正拿着一支漂亮的翎毛在摆弄着。小家伙看上去很精神,不像是有状况的样子。

茶馆外的空地上,独耳朵李正举着一把锈箭冲着骑大鸟的男子咆哮:“有种的你下来,下来咱俩单挑!别老是骑在那鸟神上面,你那鸟儿飞累了,也该歇歇了!”

正说着,大鸟朝着独耳朵李吐出一根火线,火线正好燎在独耳朵李的屁股上,他后襟的袍子一下子就着了。

独耳朵李立刻躺在地上打滚儿:“啊啊啊,你们玩赖,有种的别用阴的,下来跟我单挑!”

“哈哈哈……”坐在火鸟背上的男子发出肆无忌惮的朗朗笑声,“你把我至尊无上的朱雀唤做凡鸟,它当然生气了!”

朱雀?天上那个满身飞火的鸟儿居然是四大神兽之一的朱雀?

据花芙蓉所知,耀星大陆以朱雀为镇国神兽的,非南赤国莫属,而能够驾驭神兽朱雀的年轻男子,八九不离十就是南赤国王子、南宫瑛和南宫琪的哥哥南宫逸。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出现这样的一个人,而且还带出了他们国家的镇国宝贝朱雀,不能不让花芙蓉心生疑惑。

南宫逸的出现,究竟是个人行为,还是代表着南赤国的意志呢?

“我不管它是不是什么鸟儿,我师傅只不过捡它一根掉毛而已,你何至于对一个孩子大呼小叫?”独耳朵李从地上爬起,用剑指着朱雀背上的男子理论。

“无知的家伙,我朱雀的翎羽岂是随便谁都可以拾去的?还不赶快把翎羽还回,我饶你们不死!”

刚才花芙蓉对铜板手里的羽毛没太注意,此时听独耳朵李和骑在朱雀背上的年轻男子一说,才复又仔细看过去。

这次她发现,铜板手里握着的,的确不是一支普通的鸟羽,也不是通常见到的那种孔雀之羽,而是一支恰似仙鸟凤凰尾翎般的,七彩翎羽。

翎羽艳丽柔美,在阳光下发出灼灼炫色,炫色形成一个好看的光晕,将铜板的小身躯包裹在其中,远远看去,好似仙童下界一般。

如此不同凡响的东西,花芙蓉还是第一次看到,并且,她从铜板聚精会神抚弄那翎羽的神态中,看出铜板对它也是十分的钟爱。

儿子从小到大,她还没见过他对哪个东西像对这支翎羽一样痴迷。

如果没有穿越,她的世界,该过“六.一”儿童节了吧?这个世界虽然没有属于孩子的节日,但每年大约的这一天,她也都会给儿子准备一个特别的礼物。

好吧,今年,就把这个翎羽做为儿童节的礼物送儿子了。

不论鸟背上的那个男子是王子也好,国王也好,就是天王老子来了,这个翎羽她也要定了。

“耳朵,我说你多少次了,你就是不听,怎么跟个鸟儿也犯得着吵嘴呢?”花芙蓉打着哈欠,伸着懒腰走向独耳朵李。

鸟背上的南宫逸一愣,紧接着心里泛起怒波。从哪里来的女人,居然敢如此不敬地讲话?

在耀星大陆,谁不知道,可以驾驭朱雀的,非他南宫逸莫属,而只要朱雀出现的地方,也必是他南宫逸驾驭无疑。

所以,他不相信这个女子不知道他的身份。如果她明知道他是南宫逸还要如此,那便是故意与他为敌。

为了看清楚花芙蓉的真面目,南宫逸示意朱雀降低,再降低。

“帮主,是他们欺负我师傅在先,我跟他理论,他还让那……那畜生放火烧我!”独耳朵李指着空中的一人一鸟,委屈地说。

花芙蓉抬头看向慢慢向她滑翔而来的朱雀,朱雀背上的南宫逸,两只黝黑的眸子,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花芙蓉将自己的目光毫无怯色地迎上去,一看之下,她暗暗吃了一惊,这个将来很可能成为自己劲敌的男人,玄力居然已经达到了七级玄环!

浑身带火的朱雀距她越来越近,它一下下骄傲地摆动着它的炫彩红菱尾,掀动着的尾羽上的烈焰,将花芙蓉娇嫩雪白的容颜映成了绯红色,看上去,就像是害了羞一样。

同时,花芙蓉也感觉到了来自于朱雀身体表面的高温。心里不免有些担心,她毕竟没有水火不侵的本事,朱雀真要是对她喷起火来,她还不被烧成黑炭了?

然而,为了在气势上压倒对方,即使心存惶恐她也不能让对方看出来。

“喔,有这样的事?”她对独耳朵李明知故问,“耳朵,你是不是误会人家了,人家身世显赫出身不凡,怎么会难为一个小孩子呢?!”

南宫逸已经被花芙蓉如桃花般绽放的面容惊呆了,她那灿若星子的双眸,顾盼生辉,那绚烂的色彩,竟比他的朱雀喷发出的火焰更加的夺人眼球。

这世上,竟真的有这样的女子存在!可惜,她已然是个孩子的母亲。

听花芙蓉这句话还顺耳,他连忙说:“这位姑娘,我是南赤国王子南宫逸,如果那个孩子是你的,请你让他把朱雀翎羽还给我?”

“耳朵,是谁在跟我说话?”花芙蓉四下看看,好似找不到人的样子。

“没看到啊,似乎有人说他是南赤国的王子。”独耳朵李全力配合。

这时,寇彪提着裤子从茶馆后的茅厕走出来,一见这情景,他赶紧三下两下系了裤带,跑过来:“姑娘,南宫王子坐在那朱雀的背上在跟你说话呢。”

“寇掌门,我的脖子疼,头抬不了那么久,麻烦你帮我传话给他,我儿子很喜欢那支鸟毛,大家相识一场,就让他把那鸟毛送给我儿子当见面礼吧!”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