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宝贝未央国是咱们的 -- 12神秘之人吕同之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漂裙 书名:娘亲当道,妖孽靠边站 更新时间:2014-04-02 03:53:24 本章字数:3293

吕同之一直坐在车椅上静默,铜板上去喊了几声爹爹,关切地问他身体怎么样,小家伙从一开始就跟他很投缘,好像要把他五年来空缺的父爱一点点从这个人身上索回来。

在小家伙心里,对爹爹这个角色根本没有什么概念,因为在他的身边,更多的是没爹没妈的乞丐小伙伴,所以,有娘的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失落感。

吕同之只用最简短的话语回答铜板的问题,比如“我很好”“谢谢”。

花芙蓉听了嘴角一扯,一个大男人,跟个五岁的孩子,至于这么严肃么?

铜板一声声呼唤吕同之“爹爹”,这让花芙蓉这个做娘的心里酸水直冒。

她托着腮坐在马车的一角生闷气。

花铜板啊花铜板,你个小没良心的,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这么大,一个冒牌的爹爹真正和你相处的时间才不过几个时辰,你的心就被他给买了么?真是不公平啊不公平。

车外,和车夫坐在一起的独耳朵李更是郁闷。本来,车里面的那个位置应该是他的,要知道,为了帮主和师傅的这次出行,他熬了大半宿的夜,还舍了不菲的血本儿。

从车夫手里夺过马鞭子:“你歇一会儿,我来。”

病秧子,你想坐享其成吗?没那么容易。

看准了那些沟沟坎坎坑坑洼洼,马鞭一扬冲过去:“驾、驾驾!”

车子从泥坑中几进几出,就连独耳朵李和那车夫都差点儿没从马车上掉下来,更别提车子里面的几个人了。

一阵手指划玻璃的声音从车棚里传出来:“独耳朵,你——找——死——啊!?”

是花芙蓉的声音,单单是花芙蓉的声音。

独耳朵李脑袋一缩,他怎么忘记了,现在的帮主,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只有初级玄力的帮主了,现在她的玄级达到了四级,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隔墙偷音。

“帮主大人,我真不是有意的,刚才路不好走,马儿一时失足,抱歉哈。”独耳朵李转身撩开车门的帷幔,对花芙蓉连声道歉。

车子里的状况惨不忍睹。本应坐在椅子上的花芙蓉,竟顺时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变成脑袋着地,两腿朝天的模样。

脸贴着马车地面的花芙蓉,脸臭的像是马上要杀人。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坐在椅子上安然无恙的吕同之和花铜板。花铜板坐在吕同之的臂弯里,乖得一塌糊涂。就连独耳朵李都惊呆了,在这种过山车式的马车上,他们两个是如何保持身体平衡的?

噗,帮主的姿势太诱人,再看下去眼珠子会被她剜出来的。没敢再多言语,独耳朵李将脑袋缩了出来。

独耳朵里恶搞吕同之的目的没有达到,反而误伤了他的师太加帮主大人,后果相当严重。

两分钟后,铜板从帷幔后露出小脑袋:“一只耳叔叔,我娘说这段路太破了,让你下去帮着马兄弟们使使劲儿。”

推车就推车呗,啥叫使使劲儿呀?还马兄马弟的,直接叫马爷爷马奶奶得了,什么时候看到这女人对自己如此客气过?

“一只耳叔叔……”

“师傅你要说啥徒儿都知道了,徒儿这就去推车,这就去。”

怕铜板将自己的心思泄露出来,独耳朵李翻身跳下马车,转身跑到车后,呼哧呼哧地推起车来。

自此,他一直尾随车后跑了整整十里,十里啊,那女人居然一点儿怜惜都没有,就差点儿没把自己的两条腿也丢在路上了。

马车里,气氛有点儿诡异。

“铜板,花铜板,到娘这里来!”

“不嘛,铜板要跟爹爹坐。”铜板边说,一边将小屁屁使劲儿往危襟正坐的吕同之身边蹭。

不知道病秧子吕同之到底在铜板身上施了什么魔法,铜板一见上他就像胶皮糖一样贴了上去,扯都扯不下来。

花芙蓉暗地里偷瞄着吕同之苍白的侧脸,这究竟是个怎样的男人,她想找几个词汇来形容他,可是每一次,她想到的词汇都不同。如果一些意思相近的近义词也就罢了,偏偏,她想到词儿又完全无法安在同一个人身上。

比如说,她曾觉得他很书生,就是那种纯得不能再纯的甜面小生,文质彬彬,谈吐不凡。好比,那天在龙天阙的认亲大会上的样子。

又比如,她觉得他很虚弱,那是一种阴柔之美,苍白又不失性感。好比,他在她破庙的床榻上养病的样子。

再比如,她觉得他很神秘,神秘的仿佛一座千年苍山,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好比是现在,哪怕是天崩地裂,他岿然不动。

“铜板,过来,娘这里有你爱吃的松子糕。”花芙蓉举着一个食盒晃了晃。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铜板是她的孩子,孩子的脾气秉性为娘的最了解了。

“娘别吵了好不好?铜板困了,铜板要觉觉。”靠着吕同之的胳膊,铜板的小鼻子里发出呼呼的声音。

花芙蓉越来越囧,这还是她的孩子吗?她的孩子不听她的,真是岂有此理。

“真是的,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花芙蓉一边摇头,一边冲吕同之尴尬地笑笑。

她以为他会同情她附和着她说句什么,不想,他的耳朵就像聋了一样,脸上的表情就像凝固了一样,无论他身边发生什么,他都岿然不动。

有一刻,她以为他死了,或者是昏了。她正要上前去呼唤他试试,却看到他为了撑住熟睡的铜板的小脑袋,胳膊刻意弯了个弧度,她才知道,他是活着的。

认亲大会那天的书生没有了,破庙木床上快死的病秧子没有了,觍着脸来求她带他走,怕没有她的药他活不下去的乞丐没有了……

现在的他,好似换了一个面孔。

还有他的玄级,为什么她无论如何也无法看到他头上的光晕?难道,他真的毫无功力吗?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对我和我儿子有什么企图?”

孤儿寡母过日子不容易,花芙蓉得处处小心谨慎,以免使自己和儿子再次落入坏人的圈套。

“……”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难道我说中了你的心思?”花芙蓉悄悄握紧了拳头,如果他露出狰狞的一面,她会第一时间打烂他的脑袋,将铜板救回来。

“……”

他还是不肯和她说一句话。

花芙蓉的心开始抽紧,她感受不到他的玄力,除了他毫无功力之外,另一个可能,就是,他的玄级在七级以上。

如果真是那样,她和铜板注定是他俎上的鱼和肉,任他宰割没有商量。

花芙蓉的心先是有片刻的沮丧,随后,便是拨云见日了。

高手算什么,不跟高手对战,又怎么能异军突起一鸣惊人?

这时,吕同之古井无波的眸子里,突然有了微风拂过的片刻波动。还没等花芙蓉反应过来,他身子往前一扑,眼睛一闭,靠,居然晕死过去了!他晕过去也就罢了,还把靠在他身侧睡觉的铜板给压在了身下。

花芙蓉扑过去:“病秧子,你不要这么缺德好不好?挺大个男人,要个小孩子垫背,你……”

嗖!嗖嗖嗖!

是箭雨在空气中穿梭带过气流的声音。

“帮主小心!”独耳朵李大喊一声跳上车棚,在外面将射向车棚的乱箭挡了一地。

还是有几只漏网之箭穿破车子的侧壁钻进来,一只正好射在铜板刚才坐着的椅子的靠背上,另一只,则穿过花芙蓉的头顶,挑起她的几缕发丝,飞到对向的窗棱上钉住。

花芙蓉大惊失色,可想而知,要是铜板此时还坐在那个位置上,将是什么样的后果?

瞥了一眼已经被吵醒,依然蜷缩在吕同之身下的铜板,看样子吕同之把他压得并不实,他虽然瞪着惊恐的大眼睛,但脸上一点儿也没有难过的神色。

“嘘,铜板不要出声,娘出去收拾坏人!”

铜板听话地点点头,同时,把一支剑举到娘面前:“娘,拿着这个。”

花芙蓉想也没想就接过那把剑,顺手挡了几只流矢之后,飞身跳了出去。

外面的场面很是惨烈,车夫中箭身亡,伏在车辕上被扎成了一只大刺猬。

独耳朵李一个人拼着当流矢,几近招架不住,哭着喊着向花芙蓉求救。

花芙蓉觉得他真可怜,区区一个二级橙环,要他做这种超能力的事,真是难为他了。

可是转念一想,又立刻觉得不对啊,他的玄力当真只在二级?密密麻麻的箭矢可是一个也没有射中他呢,如果二级玄力都可以应付如此状况,她这个四级货,作为岂不是可以更大?

独耳朵李身上的疑点太多了,她怀疑他也不是一天两天,所以,这些小事情,她完全可以暂时忽略。

“耳朵,我来了!”花芙蓉高喊一声冲过去,和独耳朵李背对背,对付飞来的流矢。

帮主啊,独耳朵李已经够难听了,现在可好,都省了,只剩下耳朵了。

花芙蓉心里是另一番感慨,流矢怎么这么多啊,莫不是赶上了草船借箭?曹操财大气粗可以一气儿连发十万支箭,对方的实力难道也相当于三国时期的曹魏?

花芙蓉渐渐力不可支,独耳朵李也上气不接下气。

“帮主,我掩护,你快带我师父突围出去吧!”

“不行,车子里还有吕同之,他晕过去了。”

“那个病秧子早死晚死迟早也得死,别管他了。”

“你闭嘴,别忘了,他救了我和铜板!”

“帮主小心!”独耳朵李回身将花芙蓉往他身后一挡,一只飞来的箭生生插在了独耳朵李的左肩头。

“耳朵,耳朵!”花芙蓉把独耳朵李扶到车轮后坐下,为他点了几个止血止痛的穴位之后,便又飞身窜了出去。

“王八蛋,有种的你们给我出来,藏在暗地里放黑箭,算什么能耐!”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