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宝贝未央国是咱们的 -- 11捡了个爹爹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漂裙 书名:娘亲当道,妖孽靠边站 更新时间:2014-04-01 03:53:24 本章字数:3434

嗬,难以置信,相似度居然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

“噢,成功喽,成功喽!”人群中爆发出风一样的欢呼声。仔细看去,竟都是些潜伏在人群里的丐帮兄弟。

不明是非的群众听到有人欢呼,也跟着议论起来:“真是难以置信,看着他们长得并不像,居然成功了,相似度还是如此之大!”

独耳朵李和老火棍脸上肌肉终于可以放松了,他们跳上台子,去接花芙蓉母子。

花芙蓉却有些恍惚,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那个吕同之和铜板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不是他在试血石上动了手脚,又是什么?这种幼稚的把戏,能够骗过神通广大的龙天阙吗?

果然,龙天阙不干了。

“慢着,人不可以带走!”

“龙二少主,当着天下人的面儿,你莫不是要反悔?”独耳朵李质问。

“不对,这个试血石肯定出问题了!”

“试血石是你龙二少主的,如果出了问题,为什么偏偏到我们帮主这里才出问题?照您这么说,之前通过和没通过的那些母子不是都弄错了吗?”花芙蓉走上前,她的话句句戳中龙天阙的要害。

正在众人争执之时,始终站在试血石一旁默不出声的吕同之,身子突然一歪,幸好扶着桌子才没倒下去:“夫人,夫人,我我有些头晕。”

众人看过去,发现吕同之额头的汗珠似雨点儿般滴落下来,他的脸色苍白如雪,薄凉的唇没有一丝血色。

花芙蓉的第一反应,这个人是个病痨,还病得不轻。

“夫人.夫人”吕同之颤抖着,把一只白皙的骨节分明的长手伸向了她。

滚,谁是你夫人。

可是,在龙天阙面前,她必须是他的夫人。

花芙蓉换做一副哀伤的表情,扑向她的“相公”:“同之,你怎么了同之,你的老毛病又犯了是不是?都说了让你出门时多穿衣服,你就是不听,看看,患上风湿了吧?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们孤儿寡母的可怎么办那,呜呜.”

不仅独耳朵李黑线,老火棍也黑线。这女人简直太会演戏了,刚才心情还一片晴好,转眼竟稀里哗啦的阵雨连绵。

面对此情此景,知情的独耳朵李只有在心里暗笑的份儿,而那些围观的百姓听到这些,却无不为面前的痴情女子唏嘘感慨,多好的女人啊,看她对相公嘘寒问暖真是关怀备至呢。如果不是一家人,她怎么能做得这么坦然?

“爹爹,呜呜,爹爹你怎么了?爹爹你醒醒,醒醒”铜板抱着吕同之的胳膊,一声声呼唤,一声声哭泣,直把好多人的眼泪都催了下来。

龙天阙根本没听说过风湿这个病,风湿有多厉害,他自然也不知道。但是,他不甘心就这样把这对母子放走,他想继续提出自己的质疑,这时,东方炫丽婀娜娉婷的身姿款款向他走来。

“依我看,这位吕公子病的不轻,还是让他们先赶回去医病要紧。”

东方炫丽说的对,万一这个病秧子死在他的认亲大会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他可是有口难辩。

现在,哥哥的未婚妻都说话了,也正是给他按了台阶让他下,要是再坚持下去,事情闹大了,恐怕谁都不好看。

龙天阙极不情愿地挥挥手:“走,都给我走,以后谁也不要在我眼前出现,否则,我见一个杀一个!”

颠倒寺的破庙里。

病号吕同之正躺在重新被修缮好的木板床上假寐。

寺庙的院子里,花芙蓉正带着铜板给一群叫化子开丐帮大会。

这次救人活动,老叫化子老火棍的功劳最大,奖一周不用出去要饭,他不出去要饭的这一周,独耳朵李负责他的吃食。吕同之的功劳第二,奖休息到病情痊愈再出去要饭,他生病的这段时间,吃食也由独耳朵李负责。

其他参与救人的丐帮兄弟,各奖励一天不必出去要饭,其伙食嘛,自己解决。

好啦,散会。

花芙蓉转身要离开,回头一瞥,见众人依然各就各位地站、坐在原处。怎么,你们嫌会议太短?还是我给你们的好处太多?

好吧好吧,再根据每人的需要各奖励一枚强身健体的丹药一颗。

众人皆大欢喜,纷纷散去。

唯独独耳朵李跟在花芙蓉身后缠磨:“我的功劳也大啊,为什么不给我奖励?不奖励就不奖励吧,你也不能拿我来当奖励送人吧?”

“我有吗?”

“有啊,老火棍三天的吃食,还有那个不知哪里来的病秧子的吃食,你不都让我去准备吗?老火棍也就罢了,他是老者,我敬他,准备就准备了,可是那个人”

“那个人不是你请来的吗?人家帮了你,你想卸磨杀驴?”

床上的吕同之腾地坐起来,该死,居然骂我是驴!

“谁说我卸磨杀驴了?问题是,那个人根本就不叫吕同之,也不是我请来的。”

“不管他是怎么来的,他帮了我。”

也是,如果没有那个病秧子,这事儿恐怕也不会滴血不流地解决。

独耳朵李拍拍胸脯:“行,他们的吃食都包在我身上了。”

“不止他们的吃食,还有我和铜板半月的吃食。你去准备一下,我们明日起程!”

独耳朵李愕然,师太啊,帮主啊,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半个月的吃食,去哪儿需要走这么久?

虽然疑问重重,第二天一早,独耳朵李还是给花芙蓉弄来了马车、食物和衣物。另外,还不忘按事先的约定,给老火棍带来了三天的吃食。

花芙蓉和铜板换好衣服站到院子里,惹来许多叫化子的簇拥。

这还是大家的帮主母子吗,他们怎么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

独耳朵李在一旁洋洋得意。帮主母子这么神气,都是他的功劳。

要起程了,乞丐们恋恋不舍地将母子二人送出庙门。

老火棍上前,从怀里掏出一个破布包,揭开一层又一层之后,从里面露出一个翠绿翠绿的东西。仔细一看,那是一枚玉扳指。

老火棍干枯如柴的手,捧着那枚玉扳指送到花芙蓉面前:“拿去吧,你可以在紧要关头,用它来号令耀星大陆任何一方的丐帮兄弟。”

花芙蓉接过,嘴唇抖了抖,不为别的,就为老火棍的这番深情厚谊。

“咳,咳咳咳”破庙里传出一个咳得要死的声音。那是躺在床上的吕同之,从昨天到现在,他几乎就没下来床。可见,他病的有多重。

花芙蓉给他做过周身检查,奇怪的是,却没有查出他的病因。没办法,只好先给他服用了些自己炼制的凝气类的丹药。不过还好,吃了她的丹药,他的病情还算稳定。

临走时,她把吕同之交给老火棍照顾,千叮咛万嘱咐之后,她才带着儿子离开。

然而,他这几声不是好音儿的咳嗽

“我们走吧,有老火棍在,他不会有事。”独耳朵李催促花芙蓉。

是啊,不然能怎么样,她还能带他走不成?

“慢着,‘我们走吧’是什么意思?”

“那个.我正好要去未央国看一个朋友,咱们正好顺路。”

“是吗,你怎么知道我要带铜板去未央国?”

独耳朵挠挠头,他怎么知道的,怎么知道的.他一直就知道,可是,他却不能跟她这么说。

“我不知道啊,原来,你们是去未央国啊,那正好,我们顺路,嘿嘿,呵呵。”

铜板冲独耳朵李眨眨眼睛,肉墩墩的小脸儿上,绽出一朵狡黠的笑,一只耳叔叔撒谎,他本来就知道娘和他要去哪儿,是故意跟着她们来的。

花芙蓉不用读独耳朵李的心,也知道他的心思。反正他对她们母子也没有恶意,跟着就跟着吧,路上需要盘缠啥的也得有个人站出来付账是不是?

别以为花芙蓉看不出来,独耳朵李这个叫化子,他和别的叫化子不一样,他是个有钱的叫化子。至于他为什么会这么有钱,她不知,也不想知道。

来耀星大陆这么久,她不知道的和迫切需要知道的事情有太多太多,独耳朵李的事,只是区区小事,不足以挂齿。

扶铜板上车的时候,铜板突然回头朝身后看了一眼,对花芙蓉说:“娘,是爹爹。”

吕同之踉踉跄跄地从破庙里出来,他分开众人,蹒跚着走到花芙蓉母子面前:“你们.别扔下我。”

看到吕同之的那一刻,花芙蓉心说完了,自己被这个病秧子赖上了。

在根本不去读她眼里内容的铜板的央求下,吕同之最终和她们母子一起坐上了马车。理由是,他的病是顽疾,除了花芙蓉,无人能医,如果花芙蓉走了,没有人给他配药和煎药,他只有死路一条。

言外之意,吕同之在关键时刻帮了花芙蓉母子,花芙蓉也要帮他一把才行。

果不其然,被他讹上了。

独耳朵李窃笑,心想:“你不是说我卸磨杀驴吗,这下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做到卸磨不杀驴的?!”

“独耳朵李叔叔,什么叫卸磨杀驴?”

独耳朵李黑线,怎么越是防着那小家伙,越是被小家伙看中心思呢?

花芙蓉当然听出了铜板话里的意思,哼,独耳朵李想看笑话,花芙蓉偏让他看不到。

花芙蓉对吕同之甩下头:“上车吧!吕同之你身体不好,坐车里,独耳朵李,委屈你和车夫一起坐车外。”

独耳朵李抓狂,为什么,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一车人马,就这样毫无声势地朝着未央国驶去。

让独耳朵李不明白的是,花芙蓉为何突然间动了回未央国的心思?只有花芙蓉心里清楚,回未央国,是她五年前就立下的誓言。

那天,她从派往未央国打探消息的乞丐口中得知,未央国的皇帝已经被沈玉莲软禁起来,东旸国联合了耀星大陆的其他四国和各路帮派,要在本月底到未央国参加未央国皇帝的寿宴。

到时候未央国皇帝如果不能亲临,他们就会一齐发难,讨伐沈玉莲。

说是讨伐忤逆,实则是东旸国借机制造声势,扩大影响力,进而迫使未央国臣服而独霸天下的手段。

国耻家丑,让花芙蓉这个未央国的嫡女何以忍受得了?所以,她决定赶在其他前面低调回国,先行把那个沈玉莲给解决了……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