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宝贝未央国是咱们的 -- 8龙天阙的神秘大礼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漂裙 书名:娘亲当道,妖孽靠边站 更新时间:2014-03-29 04:17:22 本章字数:3398

花芙蓉顺着龙天阙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龙天阙五六个手下抬着一只半多高的箱子似的东西走进来,那箱子似乎很重,上面还蒙着厚厚的黑布,看不出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想看看这里面是什么吗?”龙天阙眉毛一挑。

花芙蓉勒住西陵华曼的手加重了力度,疼的西陵华曼“啊呀”直叫。

“我可没那个好奇心,快放我出去,不然,我立刻拧断她的脖子!”

“姑娘,有话好好说。”西陵华木紧张极了,同时,心里不免纳闷,这女人的玄级充其量也就是个四级二阶,而妹妹西陵华曼的玄级至少也是三级之顶,她怎么就能将妹妹生生给擒住了呢?

花芙蓉看出了西陵华木的疑惑,西陵华木的玄级至少在七级中阶之上,她的伎俩很难逃过他的眼睛。另者,西陵华木是西陵华曼的哥哥,要是他出手救妹妹,正面冲突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她须时时提防着他点儿。

要说她使了什么手段让西陵华曼乖乖臣服,很简单,就是她刚才趁西陵华曼不注意,用她手指偷偷在她脸上抹了一点儿毒,并把嘴巴附在她耳边说了句:“老实点儿,不然没有解药你的脸皮就没了!”

花芙蓉手上少量的毒会使西陵华曼脸上的皮肤有灼伤感,但却不至于毁容。

西陵华曼却以为自己真的会毁容,所以吓得大气不敢出。

女人就是这样,无论在什么时代,她们最看重的还是自己的容貌,一个姣好的容貌,千金不换,如果丢失了美貌,她们会去寻死!

西陵华木向她扫过来的目光中带着幽怨,这个目光好眼熟,但是此刻,花芙蓉也只能当是没看见。她更紧张的,是他是否会为妹妹出手。

心思全落在西陵华木是否出手上,花芙蓉完全忘记了龙天阙的“神秘大礼”。

随着那幅巨大的黑布被“哗”的一声揭开,花芙蓉只感觉浑身无力,身体晃了晃,差点儿没栽倒。

“铜板,铜板,你们把他怎么了?啊,他这是怎么了?”看到巨型铁笼里蜷缩着的铜板的那一刻,花芙蓉的心都快炸了。

“怎么样,你还想离开吗?”龙天阙一副欠揍的表情,“没关系,这里的大门向你敞开着,要留要走,随你的便。”

殿堂里的人闪向两侧,一道耀眼的光芒倾泻而入,殿堂大门不知何时被人完全打开,大门外是一个阳光普照的光华世界。

大门向她敞开着,龙天阙说她随时都可以离开。可是,她却说啥也不能离开了。此时,她比任何时候都担心自己的儿子,比任何时候都割舍不下他,甚至,她觉得此刻被困在铁笼里的人应该是她。

铜板怎么了,他被他们下药了,还是打晕了?铜板脑子机灵动作神速灵活,一般人是很难捉住他的,如果不是使用了卑鄙无耻的欺骗儿童的手段,他们肯定不能得手。

这个龙天阙真是狡猾至极啊,要不是他把铜板弄晕又关在厚重的铁笼里,凭着她和儿子之间的默契,一定可以想办法逃走。

愤怒,潮水般袭来,花芙蓉涨红了脸颊,如果可以,她恨不得冲上去将龙天阙千刀万剐。可是不行,儿子还在他手里,她需要冷静一分钟,用一分钟的时间寻找对策。

愤怒的潮水在第三十秒钟时又慢慢退却。花芙蓉脸上露出一副不以为然:“想不到堂堂天阳宫二少主,只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欺凌妇孺,天阳宫宫主就是这么教育孩子的吗?”

花芙蓉看似无意地在西陵华曼的脸上一弹,西陵华曼吓得叫起来:“二少主救我,救我!”

明明自己的哥哥就在现场,却喊龙天阙救她,这个女人,真是重色轻兄啊。

英雄救美不止是一种勇气,也是一种运气,龙天阙被西陵华曼娇腻的呼唤声糊住了耳朵,心里也是微微一颤。

他挺了挺腰板儿:“叫化子,你不用拿这种话来激我,没有用的。消灭邪魔是天下人的一致心愿,我这样做,可是顺应了民意的,你们诸位说,是不是?”

龙天阙在问在场的那七个人,那七个人中有五个昨晚被花芙蓉吸走了玄气,功力还降了一级,正对花芙蓉恨得咬牙切齿撕烂她都不解恨。

龙天阙这话一出,立刻有几个人响应:“龙二少主所言极是,消灭邪魔,还耀星大陆和平!”

“杀了邪魔龙精之子,斩草除根!”

“斩草除根!”

众人的目光齐齐望向铁笼,铁笼里铜板依然保持着蜷缩的姿势,一动未动。

“你们谁敢动我儿子一根毫毛,我灭他全家!”

花芙蓉护子心切,一脚踢开西陵华曼,同时,巨大的愤怒使她肌肤上浸出的毒素的浓度更重,毒素顺着西陵华曼的脸淌下去,一直淌到西陵华曼的脖颈。

西陵华木接住妹妹,目光却始终没离开奔向铁笼的花芙蓉。

这女人好绝美的身姿,好霸道的口气,让人惊骇,也让人心动。

上次见她是什么时候了,她恐怕已经忘记了他,可是他却始终没有把她忘记。

暗自寻找了她这许多年,再次相见,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一番场面。

臂弯下,传出西陵华曼娇滴嗔怪的声音:“哥哥,你倒是管管我啊,我的脖子、脖子,哎呦,哎呦……”

西陵华木这才回过神儿来,一看,妹妹颈上的肌肤都已经溃烂了。不好,一定是中毒了。

西陵华木把妹妹放到一旁的椅子上坐好,追过来恳请花芙蓉:“姑娘,我妹妹她……”

正扶着铁笼呼唤儿子的花芙蓉转过头,似乎一下醒悟的样子:“带她去洗个热水澡,顺便在热水里放点儿盐,泡两个时辰,就没事了。”

其实洗个热水澡就差不多了,根本不用放盐。给西陵华曼伤口上撒盐是为了教训她一下,让她以后对她要客气一点儿!

西陵华木看向龙天阙,这里是龙天阙的府邸,洗热水澡这种事还得他安排下去:“天阙兄,你看这……”

龙天阙也听到了花芙蓉的话,于是挥手招呼女仆,把西陵华曼带走去洗澡了。

这时,笼子里的铜板揉揉眼睛爬起来,小家伙忽闪着大眼睛四下瞅瞅,眉头动了动,然后看到娘,他的小脸儿立刻就舒展了。

“铜板,娘在这儿,你怎么样儿子,有没有受伤,哪里不舒服?”

“娘,这是你给铜板新做的小床吗?铜板不喜欢,铜板要出去。”

花芙蓉松了口气,原来铜板只是睡着了,龙天阙的人并没把他怎么样。亏小家伙还如此镇定,都被人关起来了,还以为自己住上了什么新式床榻。

“铜板别急,铜板再躺下睡个回笼觉,等睡醒了娘就放你出来。”

“呃,好吧娘。”

铜板又听话地爬回去睡回笼觉了,众人黑线。这个做母亲的也真是个极品,孩子正被人绑架好不好,她不担忧,反而让他去睡回笼觉。

这孩子也一样,他会看不到自己面临的危险吗?他的冷静,居然比一般的成年人都更胜一筹。

或者,在很多人的眼里,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小家伙,可能是这些人的气势吓傻掉了也说不定。

“龙天阙,说吧,你要怎样才能放了我儿子?”

“女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留着他在这里等他爹扰龙无棱上钩,到时候,哼哼,正好可以把这两个祸害一网打尽!”

“哈哈哈……”花芙蓉突然矢口大笑,笑声汇成一串犀利的音阶,回响在殿堂之中。

“之前我很纳闷,天阳宫和各国派出寻找龙精的人为什么都是些上不了堂面的小角色,现在我明白了,原来竟是一帮有眼无珠的乌合之众!”

花芙蓉的话有所指,面前算上龙天阙在内的八个人中,除了西陵花木,其余七人都不是圣宫和各王国的嫡子,这些继承不了家业的子嗣,本身就在思想上有着或多或少的自卑感,现在花芙蓉的话无疑是揭开了他们的伤口往上面撒盐。

尤其是天阳宫的二少主龙天阙,人们能叫他一声二少主,是对他的尊重,天晓得他在天阳宫处于怎样的尴尬境地。

“杀了这个女人,让她满嘴胡言乱语!”南宫瑛、南宫琦兄弟齐声说。

“对,杀了这个女人,她偷走了我们身上的玄气,死不足惜!”冉颂说。他是王室北乌国的异姓,本来就没有继承皇位的资格,他更看重的还是自己好容易修成又丢掉的玄级。

龙天阙没有急于表态,因为在他心里还有另外的打算。首先,笼子了的小家伙是不是真正的龙精的种他还不敢保证,要是滥杀了无辜,他哥哥不会绕过他的。

他的父亲,天阳宫的宫主此时不在宫中,天阳宫的事全权交予的哥哥龙天辰掌管。

另外,就是笼子里面的小家伙真是龙精的种,他还想着利用她们母子钓来大鱼扰龙无棱呢。又怎么能说杀就杀呢?

可是,他怎么就觉得那女人的眼神儿里流露出来的满是嘲笑和不齿?

“女人,你到底想说什么?”龙天阙大手一挥,一把利剑刺向花芙蓉的喉咙。

花芙蓉不慌不忙,脸上的笑意更深:“龙天阙,你真的觉得我儿子的爹是邪魔少主?你也太、太、太高看我们娘儿俩了吧?!”

龙天阙的心一震,他再次看审视起面前的女子。

她的衣着虽不像普通的乞丐那样粗衣烂衫,却也仅是农家的土布粗衣而已,墨染的秀发虽然如瀑布一样飘逸,但是却一点儿淑女感都没有,还有她的面庞,刚一见她,还感觉她是那样的清丽脱俗,现在……嘴巴歪着,眼睛斜着,眉毛挑着,算是雪白整齐的牙齿一半儿呲在她面前……

好吧,就算是她故意弄出这幅德行来气他,他也立刻判断,这种太一般的女人,绝非扰龙无棱那样的邪魔少主能够看得上。

正想着,属下进来报告,外面聚集了一些乞丐,说是要他放了他们的丐帮帮主。

靠,这是什么年头,要饭的能有口饭吃饿不死就不错了,居然也可以自成一派?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