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二十三回 阴魂不散的鼠辈

类别:古典仙侠 作者:昊天 书名:北刀南剑 更新时间:2013-05-16 07:46:58 本章字数:3666

当下,便有不少人离去,诸葛真夫妇还有包氏兄弟,丐帮、少林的人却留了下来。

南宫夫人听说他们要祭奠完南宫剑的灵位之后再走,也没多说什么,先请他们去偏堂歇下,那边便急三火四地去布置灵堂了。

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眼看着天色发蒙,却已经是黄昏了。南宫世家上下的大小仆人,因为南宫剑的死,都迁怒于众人,别说是好脸色了,连杯茶水也没过来送的,跟先前在渡口时的热情接迎可谓是天壤之别。

好容易听到隔壁响起了凄厉的唢呐笙簧声,还夹杂着阵阵的哭天喊地,谢天刀等才起身走过去,见白汪汪的灵幡在风中招展,金箔银箔瑟瑟作响,满眼里尽是雪白的麻衣孝帽,黄色的纸钱儿,南宫剑已经被装入了一口朱红的大棺材里,停在灵棚里。志木、谢天刀、宋世杰、包氏兄弟先后上前烧了三柱香,以示哀悼,也有的人却只是在旁冷眼相顾。

志木站在南宫剑的灵前,想起这几个月来南宫家灭门十三,杀人无数现在自己也躺在了这棺木之中,不禁感慨系之,便朗声吟诵了《地藏菩萨本愿经》里的一段经文:“我今对佛世尊,及天龙八部人非人等,劝于阎浮提众生临终之日,慎勿杀害,及造恶缘,拜祭鬼神,求诸魍魉。何以故?尔所杀害乃至拜祭,无纤毫之力利益亡人,但结罪缘,转增深重。假使来世或现在生得获圣分,生入天中。缘是临终被诸眷属造是恶因,亦令是命终人殃累对辩,晚生善处。何况临命终人,在生未曾有少善根,各据本业,自受恶趣,何忍眷属更为增业?譬如有人从远地来,绝粮三日,所负担物,强过百斤,忽遇邻人,更附少物,以是之故,转复困重……”

他诵完经后,南宫夫人还礼道:“多谢大师替亡夫超度,奴家重孝在身,就不远送了!”

却听白芙蓉喝道:“且慢!”王五大怒,骂道:“老乞婆,你还想罗嗦什么?”白芙蓉冷笑道:“不是瞧着你南宫世家有丧事,就凭你适才这句不敬老的话,我就能要了你的命!”冲着南宫夫人顿了顿拐杖,道:“老身今儿个来这三合庄,倒并没想过要他南宫剑的命,只想把他手中的一样东西要回来!”

包氏兄弟听白芙蓉这一说,也道:“不错,南宫庄主从我们断魂刀掌门手里拿走的那本刀经,现在也该归还了吧!”风护法道:“我们望帝宫里那些草药金石,你们南宫世家也该讨回去了。”志木的徒弟慧灵叫道:“还有我们少林寺的绝技《无相神功》。”南宫剑不但精于算计还大肆搜罗武林绝技,他每灭一派都将一派的武功秘籍详加研究,收归己用;还排除手下或买或骗,着实从江湖各大门派中得了不少秘籍。昔日有南宫剑在,这些门派都不敢声张,现下眼见南宫剑一命呜呼,都来讨还秘籍。

宋世杰和谢天刀见突然又起了这样的变故,便都停下脚步,且看南宫世家如何处置此事。

赵大眼见白芙蓉的人步步进逼,霍地蹦起来,便要跟她们动手,却被公孙二一把拉住了。他气呼呼地道:“居然又来诬蔑我家公子取了你们的秘籍,真是,真是……”气急之下,竟然说不出话来,只能狠劲地跺脚。

南宫夫人见这些人得寸进尺,脸色也沉了下来,冷笑道:“白女侠,你把三合庄看成了什么地方?别以为我夫君死了,我们这孤儿寡母的就好欺负!”白芙蓉哈哈大笑,反问道:“老身行走江湖六十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做强盗做得如此理直气壮的!你们南宫世家这块金漆招牌难道就是这么得来的么?”

包天冲着南宫夫人拱了拱手,道:“夫人你是聪明人,南宫庄主今天邀我等前来,摆的便是谢罪宴,他既然已经做了了断,贵庄又何必还把那刀经留下?诚所谓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即便我等今天无功而返,此事传扬出去,江湖上人人知道你三合庄上藏有这本秘籍,那南宫世家还有安宁的一天吗?”邓六吼道:“此言差矣,你以为我们会怕了你们这些阴魂不散的鼠辈?”

谢天刀眼见白芙蓉和五虎断魂刀的人虎视耽耽,知道今天要是南宫世家不交出秘籍来,他们是绝不会罢休的,刚想出言劝解几句,却见南宫夫人四下看了看,蓦然狂笑了起来,她发疯了般地叫道:“好,好,我就把它交给你们!”

飞身转到棺材前边,把盖子掀开,从里边拿出一个红色的盒子来,笑道:“我还告诉你们,他得到的秘籍还不止一本呢!”

谢天刀和宋世杰见她果真拿了出来,并且还把别的秘籍一并现露,大出意外。那行包氏兄弟和白芙蓉看到她手里的盒子,眼睛里都放了光,纷纷道:“夫人果然深明大义……”话未完,就见南宫夫人狂笑着从盒子里拿出一本小册子来,叫道:“这是《断魂刀》,你们谁要看?”还没等他们说话,就扔给了包天。

包天捧在手里,大喜若狂,那白芙蓉刚想出手去抢,就听南宫夫人狂笑着把另一本拿了出来:“这是滴血团的掌谱,你们谁想见识?”顺手一扔,丢给了出去。诸葛真抛下兵刃,伸出双手死死地抓住了。南宫夫人又拿出了最后一本,把盒子顺手丢掉,叫道:“这是《无相神功》,你们哪一个想要?”

那包氏兄弟眼见秘籍到手这般容易,赶忙叫道:“夫人给我瞧瞧!”南宫夫人笑道:“便给了你们吧!”果真把那册子掷给了包月。两兄弟一起伸手去抢,各抓到一半儿,包天急红了眼,喝道:“老二,放手!”包月道:“老大,见一面分一半嘛,这东西我也有一份!”包天道:“你还敢跟我抢,真是反了!”包月冷笑道:“有什么敢不敢的,你是老大怎么了,便兴独吞独占?”

包天脸色涨红,伸手就打,却被彭项一把刁住:“怎么,你又想杀我?嘿嘿,别以为我不知道老三是怎么死的,你眼看着师父更看重他些,怕将来掌门的位子没你的份儿,便暗地里下手害了他,却又嫁祸给南宫剑。嘿嘿,什么‘移花接木’,还不就是被你用本门的刀法杀死的!”

包天听他口无遮拦,恼羞成怒,两人用力一挣,册子嗤地被撕成了两半儿。宋世杰和谢天刀见两人为了分赃,丑态百出,闹到后来居然还扯出了这宗秘事来,也都怔在了那里。

只见诸葛真打开一路《逍遥掌》,高声念道:“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曰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我说夫人,这明明是庄子的《逍遥游》,哪里是什么《逍遥掌》?”

又见包氏兄弟一人一半,老大念道:“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绿波……这,这是什么《刀经》?不就是张飞的《大将军贴》吗,敢情小娘子你是消遣老身来着!”宋世杰和谢天刀听了,相视莞尔,心说南宫夫人这个玩笑可开大了!

那慧灵也念道:“南郭子綦隐机而坐,仰天而嘘,苔焉似丧其耦……这是《齐物论》,不是《无相神功》!”

就听南宫夫人狂笑道:“你们倒也不笨,现在就看出它不是武功秘籍,可惜我夫君把这些东西笔录下来后,便当成了宝,整天价抱着不放,却是参不出半点门道来!”

白芙蓉听了这话,急声问:“你是说,这果真便是他得了的秘籍?”南宫夫人还是笑个不停:

“不错,无相神功是《齐物论》里演化而来,《五虎刀》也跟那《大将军贴》有莫大的关联,《逍遥掌》更不用说,自然就是从《逍遥游》里衍生而来的。只可惜,我夫君只是得到了这些句意,却没有得到内功心法,所以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说到这儿,她的笑声渐弱,终于化成了哭音,“他还不死心,妄想用他的聪明才智来参悟这几套武功,谁想……实话告诉你们吧,他之所以自尽,跟这些‘秘籍’脱不了干系,他就是被这些东西引入魔道的……你们要是喜欢,尽管拿去好了,我只恨你们为什么不早些来夺走它……”南宫夫人说到这里,泪水又滚落下来。

白芙蓉、慧灵、包氏兄弟听了这席话,怔怔发呆,半晌作声不得。只听包天道:“我就不信这个邪,南宫剑能从里边练成神功,我就不成!”随手把那半本册子装进了怀里。白芙蓉在旁边瞧了,心想,凭南宫剑那般聪明的人,如果拿到的是寻常的文词,岂能保留这么长时间?只怕是这里边别有门道,他一时半刻还没来得及参透,就一命呜呼;又有可能在字里行间、纸面夹层藏有隐秘也说不定,想到这里,也大声喝道:“包月,这《逍遥掌》不是你们的功夫,你手里的那也一并交出来吧!”

包月冷笑:“好大的口气,别人怕你们诸葛双侠,我兄弟可不怕,我正想着把你的那本也抢过来呢!大哥,动手!”哗的一声,两兄弟,层层逼进。

诸葛真眼见不妙,唰唰地抽出了刀。包天叫道:“老二,先合力杀出去再说,咱们兄弟之间好商量!”彭项笑道:“老大没错,咱们可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丢了谁都不成,只拿到半本秘籍,娘个舅子的能管什么用!”

宋世杰和谢天刀见这些人为了几本古文,竟然发疯了似的相互殴斗起来,都摇头叹息。风护法道:“南宫夫人,当日你们南宫世家在我们望帝宫劫去的那些金石丹药还望见还?”南宫夫人瞅了她一眼道:“你是望帝宫的什么人?”宋世杰在风护法耳边说了几句,风护法道:“本宫便是望帝宫宫主。”南宫夫人冷笑道:“怕是不会吧?”风护法脸色微变,道:“怎么不是?”南宫夫人道:“奴家虽然足不出户,不过还是早就听说,望帝宫老宫主让位,早就将宫主的位子让与自己的弟子。这弟子怕不是你吧?”风护法被她窥破,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南宫夫人走近宋世杰面前,打量了几眼又道:“奴家看这位公子,器宇轩昂,倒像是个宫主的摸样。”宋世杰大吃一惊:“这女子当真厉害,居然被她看了出来。”低声对风护法道:“算了,我们先走。”

谢天刀也道:“二弟,此地多留无益,咱们还是走吧!”连同李瑶瑶、欧阳春儿,一起向大厅外走去。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北刀南剑》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