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七回 炼毒

类别:古典仙侠 作者:昊天 书名:北刀南剑 更新时间:2013-05-16 07:10:40 本章字数:2968

宋世杰不住在地上滚来滚去,连日来,他本就衣食堪忧,腹中早已经空空如也,哪经得起这般折腾。要不是内功有些底子,早就死在这虎掌之下。即便如此,那猛虎还是越趋越近,一个翻身没来的及,再也躲避不开,眼见两只毛茸茸的爪子抓向自己眼睛,上面的指甲又尖又长,只得伸手抓住两只虎爪,那猛虎张开血盆大口,顿时腥气扑鼻。

如此一人一虎僵持有顷,宋世杰脑袋嗡的一阵响,就此不省人事。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时候,宋世杰昏昏沉沉的似乎回到了童年时代,父亲拿一柄锁喉枪在院子里来回舞动,母亲在一边观看,每当父亲额头出汗,母亲总会上前几步拿出一方白白的手帕帮父亲擦拭。每当这个时候自己总会跳出来大声道:“娘,我也要擦……”

忽然一阵强光射了进来,宋世杰头疼欲裂,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一个温柔的声音道:“小心点。”一听这声音宋世杰就知道这毕竟不是自己的娘亲,果然眼前是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中年女子,手捧一碗热汤,笑容可掬的站在自己身前。

宋世杰挣扎了一下道:“这是哪里?”那中年女子道:“你躺着,喝了这碗汤吧?”这时说起汤来,宋世杰才觉出自己喉咙又干又燥,说了声多谢,狼吞虎咽的喝了起来。那女子一笑说道:“小兄弟你就叫我胡姐吧。俺是这昆山里的猎户,前几天孩子他爹在打猎的时候把你背回来的。”

宋世杰哦了一声,这才想起自己在树林里被老虎扑倒,之后就没了知觉了,想来是有人听到自己叫声,终于救的自己一条性命,忙跪下道:“多谢我胡大哥、胡姐救我性命。”胡姐忙道:“快起来,快起来。俺可当不起呢。过会儿他爹回来,俺再熬汤给你喝啦……”她说话连珠炮也似,甚是可亲动听。宋世杰自成年以来,从来没人对他如此好过,禁不住热泪盈眶。

忽听刘姐道:“他爹回来了。”跟着走了出去。宋世杰也穿了鞋子,迎出屋子。

远远的只见一个魁梧大汉,手里拿着一根钢叉,肩上跳着两只野兔和一只野狐,满面春风的走来。大汉后面还跟着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小男孩蹦蹦跳跳的甚是可爱。那小男孩一见了刘姐,立即欢呼着扑进刘姐怀里。刘姐接过那大汉手里的钢叉,说了几句话。那大汉便向宋世杰看来,宋世杰心中感激,奔过去谢过那大汉救命之恩。

那大汉胡明山道:“小兄弟被老虎扑伤了,还是在休息几天。”宋世杰道:“已经不碍事了。”胡明山对刘姐道:“今晚把这只兔子炖了,再给宋兄弟补补。”

当晚宋世杰就在猎户家歇息。这昆山里方圆数百里,树木四季常青,鸟兽繁多。他忽然突发奇想:“这昆山上的猎户如此质朴好客,比江湖上那些的口是心非的恶人不知道强了多少。在这世间,我也没什么亲人了,何不就在这昆山上当猎户过活?”第二天宋世杰就把这个想法对胡明山说了,胡明山笑道:“宋兄弟的想法很好,那以后你我就是真的邻里了。”宋世杰道:“只是还劳烦胡大哥教教小弟狩猎设陷阱的手段。”胡明山道:“这个包在大哥身上。”那小男孩胡小山这时也道:“阿爹,我也要学。”刘姐把他抱在怀里,笑道:“好呀,等咱家小山也长大了也学。”

自此以后宋世杰就向胡明山学习打猎的法门。他本来内功就有相当的根底,学什么都如探囊取物,再加上胡明山是昆山里数一数二的猎户,全心教他。不到一个月,宋世杰就已经能自己独自狩猎,哪里有走兽,哪里常过飞禽,何时狡兔出没,何时麋鹿藏身……无不烂熟于心。起初他还与胡明山共同狩猎,猎到的猎物都给刘姐烹调。胡明山不好意思,每次都白要他的猎物,就砍了些树木,在自己屋子的一边,修了一座木屋,让宋世杰独自居住。

宋世杰虽然已经与胡明山分居,出猎时也不再一道,但宋世杰时刻感念胡明山的救命之情,每每打到好的猎物总是送给刘姐尝鲜,两下感情弥笃。

这一日,宋世杰找到胡明山道:“大哥,我今个儿打算去猎那只老虎。”胡明山道:“就是那日差点要了你命的猛虎吗?”宋世杰道:“大哥说的是。”胡明山道:“宋兄弟可有把握?”顿了一顿道:“咱昆山屯里的猎户也有好几个去猎过那只带毛畜牲,哪知道这虎刁滑的紧,都没逮着。有一两个还断送在畜生的口里。这么一来,就再也没人敢去后山了。”宋世杰道:“那胡大哥怎的救我的那次也去了后山。”胡明山道:“不瞒兄弟,哥哥也是早就有猎那只老虎的想法。那次还没到后山,就听到宋兄弟你在喊救命,我就猫在一旁观瞧。见那只虎扑断了你躲的那棵松树,我也没敢下去,就把手里的钢叉扔下去,插住了那老虎的后背。那畜生想是受了惊,就撇下宋宋兄弟你跑了……”宋世杰道:“哦,原来是这样。那大哥后来怎的不去了?”胡明山脸一红道:“自从那次哥哥见了那虎,吓的不得了,哪里还敢去?”宋世杰笑道:“原来大哥是被那虎吓着了,”随即正色道:“实话跟大哥说,这几日我已经在后山挖了陷阱,那虎的藏身处,我摸了个八九不离十。近几日日咱哥俩定然把它逮住。”

这几个月的相处,胡明山已经了解宋世杰的脾性,知他从不说大话,喜道:“那咱就去。”想起虎骨、虎皮的诸般好处,周身禁不住麻痒难当。宋世杰一笑,回屋子取回了钢叉、绳索,与胡明山去了后山。

前几日,宋世杰已经挖了三个深两丈,宽一丈的大坑。胡明山又捡了些荆棘插在陷阱里,上面铺上乱草。宋世杰道:“那虎每日日落之时候就藏身在前面不远的一座石洞里,我去把他引出来。”胡明山道:“我与你同去。”宋世杰道:“大哥在这里等候,待那虎落进陷阱里,便用钢叉刺他。”胡明山兀自不放心,宋世杰道:“小弟那日已经脱了虎口,可见这虎是没吃小弟的口福,大哥放心好了。”说着快步跑了开去。

胡明山又在三个陷阱外面铺了些黄土,使之看起来与别处一模一样,自己爬山一棵杨树,手里紧紧抓住钢叉,等了半柱香的功夫,宋世杰还是没有出现。胡明山禁不住焦躁了起来:“我真不该让宋兄弟一个人去,万一……”正在胡思乱想,忽听宋世杰叫道:“大哥,老虎来了……”随即听到一声虎吼,直震的山谷鸣响。

宋世杰快步奔来。胡明山放下一根绳子道:“宋兄弟,快上树。”宋世杰捉住绳子,三两下就上了杨树。胡明山道:“那虎真的被你引引来了……”话还没说完,无数麻雀扑棱棱乱飞,随即一只斑斓猛虎昂首阔步的奔来。宋世杰将事先准备好的兔肉扔在三个陷阱的边缘。那猛虎甚是警惕,虽然看着兔肉,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居然并不上当,只是远远兜着圈子。

这边厢宋世杰与胡明山等的心焦,宋世杰不住的道:“你快吃啊,这是兔子肉啊!”那虎转了几个圈子,转身便走。眼见到嘴边的鸭子就要飞了,胡明山突然跃下树来。宋世杰叫道:“大哥,危险!”随即明白,老虎在陷阱的北缘,胡明山落在陷阱的南缘,老虎要是伤害胡明山必然会掉进陷阱里。

那虎见树上居然掉下人来,果然怒气勃发,冲了过来。蓬的一声掉进了已经设好的陷阱里。胡明山得意而笑:“哈——”谁知道,只笑得一声,那虎的双爪已经按住胡明山的肩头。胡明山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容他反应,就扑地倒了。

宋世杰眼见胡明山命在顷刻,也顾不了那许多,跳下树来,拉住虎尾,拼命里拽。那虎的双爪一松,胡明山早已经滚到一边,抄起钢叉,噗的一声,插进老虎的小腹,顿时鲜血迸流,那虎挣扎了几下,也就此爬不起来了。胡明山禁不住汗颜道:“今日全靠宋兄弟,不然这条老命是搁在这儿了。”原来适才老虎固然掉进陷阱里,万万没料到这老虎凶悍至极,一跃出了陷阱,将胡明山扑倒在地。宋世杰兀自拽着老虎的尾巴,不敢放松,待的看出老虎果真是被制服了,这才松开。

这老虎过于庞大,一个人是怎么也搬不动,胡明山将老虎的四条腿捆起来,用钢叉当中一串,与宋世杰两人各执一端,打算抬回昆山屯。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北刀南剑》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