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正文 -- 第44章 地道那头的叶芝兰

类别:穿越时空 作者:木子瑾 书名:毒医弃妃 更新时间:2014-04-12 03:59:44 本章字数:3194

本来李卿卿还有些担心,如果密道的另一头也是一口枯井,万一端木羽内力不支飞不上去怎么办?飞上去了推不开青石板怎么办?

但是密道尾端的一段台阶让她安心了,很好,还是给汝阳王留一个全尸好了,看在这些台阶的份上。

“喀拉拉……”

常年密合的石板彼此摩擦着,带起一阵让人胸口发闷的声音,本来以为终于可以休息一下的李卿卿和端木羽在石板被推开的那一秒,稍微安下来的心,一起沉了下去。

因为,那个被推开的,细微的缝隙里,透出朦胧晕黄的灯光来。

明明是那么微弱的光亮,可是在李卿卿眼里看来,却比直视烈日更加刺得眼疼脑子疼,有光,那么有很大可能性就说明,有人。

“继续。”在端木羽考虑是否让李卿卿先退回密道的时候,李卿卿附在他耳边低声鼓励着。

柔软的躯体,温热的呼吸,让端木羽耳际一红,眼帘半合,敛去心底刹那间冒头的不该有的情绪,手上继续用力,沉重的石板缓缓推开,压在端木羽和李卿卿心头的巨石却越来越重。

因为,他们都看到一个蜷缩在房间角落中的某个人。

叶芝兰。

李卿卿这会儿只觉得心脏超负荷跳动,砰咚砰咚的考验着自己的血压。

难道说,汝阳王早就预料到他们会从这条密道潜入王府,所以故意演了一场戏诱导他们吗?

不,不是。

李卿卿在心里喝止着自己纷乱的思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就算汝阳王有所预料,也绝不可能那么准确的预料到她和端木羽会窝在那条暗巷里。如果是普遍撒网,难道要让满城的手下都彼此重复那句对话?

万一她和端木羽在城中的时候发现所有的人的说辞都一样,汝阳王不就傻眼了吗?

或者说,只有汝阳王和汝阳郡主的吵架才是演戏,只是算定了他们会来?

“你们居然会进王府来,呵呵,他猜错了,他总是错,这次也一样,呵呵呵……”

叶芝兰看见他们,不喊不叫,只是挂着甜笑看着他们两个人,嘴里念念叨叨自言自语的。

见她这个样子,李卿卿不由得和端木羽对视了一眼,叶芝兰,疯了?

彼此都从对方眼里看到这个推测,然后一起皱眉,这怎么可能?

“端木哥哥,你可不可以多陪我一会?”叶芝兰的目光定定的望着端木羽,声音温柔的能滴出水儿来。

李卿卿挑眉看着端木羽,“端木哥哥?”

难道她在宫里被当作袭击目标,不是因为她太拉仇恨,是因为叶芝兰把她当成情敌了?

要不要这么乌龙?

“不对,你不是我的端木哥哥!”

可怜端木羽连开口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叶芝兰又闹腾起来,对着端木羽低喊了一句之后,就抓着地上的干稻草往李卿卿身上砸过去。

“你这个坏女人!你怎么可以和我的端木哥哥成亲!坏女人!坏女人!”神志不清的叶芝兰像个不懂事儿的小娃儿,一个劲儿的对着李卿卿砸干稻草,嘴里还念念有词的骂着她。

李卿卿这一次连话都懒得说了。

拜托,嫁给你亲爱的“端木哥哥”的人不是我,是另外一个李卿卿好吗?

这一天,马车赶路,林中拼斗,紧接着又走了那么令人缺氧窒息的地道,李卿卿深深的发觉,叶芝兰就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摘下一根落在头发上的枯黄稻草,李卿卿潋滟的眸子不满的嗔了她一眼“你要怪人也先搞清楚对象!”

说完,也不搭理叶芝兰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找了个墙角径自窝着去了。

端木羽见她要闭目养神,赶紧把她的魂儿给叫回来,“先别睡,你身上的伤口没处理,万一等明天发炎就更难办了。”

心里重重的哀叹,但是李卿卿也知道端木羽说的绝对有道理,只要认命的从腰包里取出一瓶药粉放到对方骨节分明的大手中,“哪,撒一层就好了,不用太多。”

说完了,也不顾自己的举动会对端木羽造成多大冲击,大咧咧的脱了外衫,又脱了里衣,穿着个粉色的肚兜背对着端木羽往地上一坐,“快点,我好累。”

地牢里昏黄的烛光给面前赤裸的雪白玉背洒了一层金粉似的光泽,端木羽耳根子一热,差点捏碎了手里的白玉药瓶。

“端木羽?墨迹什么呢,上完了药你也要赶紧运功疗伤了!”

李卿卿觉得地牢里有点冷,脱了衣服之后身上凉飕飕的,又困又冷,口气也比刚才查了些。这男人磨蹭什么呢,就不能快点,时间宝贵好不好,谁知道汝阳王什么时候会滚进地牢来!

“嗯,你忍忍。”

端木羽暗暗深呼吸,稳了稳心神,小心的捏着白玉瓷瓶往李卿卿靠近左肩蝴蝶骨的伤口上撒药粉,还好,伤口并不深,没流多少血,看样子也不需要包扎,只要上了药收了口就不碍事了。

放了心,手里上药的动作也快乐许多,不一会儿左肩前后两处伤口就都处理完毕。

“好了。”

略显嘶哑的声音在地牢里回荡,身后的呼吸似乎比上药之前粗重了一点……

李卿卿两颊微红,这才想起来,对于古代人来说,露后背是个多大的挑战项目。

好吧,她实在是不像身后那个男人,这种生死关头,还能想得起那些有的没得,她在这件事上干脆认输给他好了。

地牢一角,叶芝兰呆呆的看着李卿卿脱衣服,端木羽给她上药,再看李卿卿穿好衣服。

不知不觉之间,两行清泪从失去了神采的大眼中滑落下来,顺着面颊,滴滴答答的敲打着脚边的石板地面。

“哭什么?”

李卿卿听到抽泣声,好奇的往李芝兰那边看了一眼,就看见她默默的哭成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不要你管!”叶芝兰随手抹了几把眼泪,任性的一扭头,宁肯对着墙壁也不不要看见李卿卿。

“……本来也没想管。”李卿卿无语的收回目光,见端木羽开始打坐疗伤了,听了一会地牢外面依旧安静,也跟着一起,避开左肩的伤口靠着墙壁闭目养神。

过了没多大会儿,李卿卿就听到地牢里响起有节奏的“咚咚咚”声音,抬眼去看,就见叶芝兰正怀抱双膝,坐在墙角里,一下下用脑袋轻轻撞着墙。

尽管心里还存着怀疑,可看见叶芝兰这副落魄样子,李卿卿也不觉得特别开心,哪个亲爹能舍得让自己女儿在地牢里拿脑袋撞墙?就算只是演戏也太狠心了吧?

李卿卿踌躇了一下,还是起身往叶芝兰那边一点点靠近了过去。

离得近了,才发现叶芝兰不只是在撞墙,嘴里还念念有词。

“端木哥哥……端木哥哥……陪我玩好不好……六皇子……芝兰在这里呢……”

好不容易听清了叶芝兰在念叨什么,李卿卿愕然瞠目。

叶芝兰该不会是,真的疯了吧?

“啪!”

就在李卿卿不停的纠结自己,叶芝兰到底是疯了还是没疯的时候,一颗小石头打在叶芝兰身上,止住了她摇摇晃晃撞墙的动作,只剩下那张嘴还在念叨着端木逸的名号。

“去诊脉就知道了。”

刚才李卿卿一开始靠近叶芝兰,端木羽就知道了,见她对这件事这么好奇,不经过大脑思考下达指令,身体就先一步行动,帮她点了叶芝兰的穴位。

她身上没内力,止血什么的还凑合,让人完全不能动恐怕就不行了。

李卿卿对端木羽点点头以示感谢,将手扣在叶芝兰的脉门,诊了一会脉之后,脸上愕然之色更甚。

叶芝兰真的,疯了。

目光复杂的望着眼前痴痴呆呆的叶芝兰,李卿卿忽然觉得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这个年纪和自己相仿的女子。

她是汝阳郡主,金枝玉叶,众人羡慕,可却偏偏就毁在了一个“情”字上,刺杀公主,毒害皇子,最后只落得个亲人反目,被关在地牢的悲惨命运。

如果她还是以前那个嚣张跋扈,罔顾人命的叶芝兰,李卿卿会狠狠的给她一巴掌,告诉她别人的命也是命,她没那个资格践踏。

可现在这个,她实在是,下不去手了。

“能治好吗?”

就在李卿卿觉得满心复杂的时候,端木羽也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叶芝兰,低头对李卿卿问道。

“症状不算眼中,施针就行,只是,”李卿卿敛眉凝视着兀自念叨着端木逸的叶芝兰,继续说道:“她恐怕不会愿意回到现实里。”

“但是她必须回来面对,没有她的证词,治罪汝阳王就会变得困难无比。”

端木羽何尝不明白叶芝兰这个样子其实就是在逃避现实,可是,走到了这一步,叶芝兰必须醒。

人,总是要面对现实的,活在自己的幻想里,一时半刻的确美好,时间久了,就会彻底迷失,到了那个时候,就不是她要抛弃现实,而是她被现实抛弃了。

“好吧,你帮我看着点有没有人来,我给她施针。”

李卿卿不在磨磨唧唧的犹豫,端木羽说的是对的,叶芝兰现在的确可怜,可她先前的所作所为又何尝不可恨?

恶人落魄,就能博的同情心,就能脱罪的话,让这世上的好人如何自处,如何生活?

坚定了心里的想法,李卿卿将身体僵硬的叶芝兰摆平在铺了干稻草的地上,捏着银针准备给她施针。

“咦?这是?”

可是,银针还没扎下去,她就见到叶芝兰的穴位上有一小截儿银光闪烁,不由得惊咦一声。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毒医弃妃》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