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正文 -- 第42章 来补刀的女掌柜

类别:穿越时空 作者:木子瑾 书名:毒医弃妃 更新时间:2014-04-12 03:59:43 本章字数:3239

柳擎一死,端木羽只觉得刚才强撑着自己的意念顿时一松,不由苦笑,却控制不住的整个人软软的向身后倒去。

“喂喂!你要晕倒也别这个时候晕倒!再撑一会!”

李卿卿手忙脚乱的勉强接住他,将他一只手臂挂在自己纤瘦的肩膀上,见他眼睛半闭着,又惊声道:“端木羽撑着!”

“毒!”

端木羽感到四肢百骸的力气都如同抽丝般从身体中消逝而去,薄唇微启,拼尽力气也只能吐出一个微弱的单音。

李卿卿只觉得一时间头大如斗,登时明白是刚才和柳擎硬拼内衣的时候,端木羽体内的毒素乱窜,恐怕他会重伤到吐血的程度,也和中毒脱不了干系吧?

“啧,真不知道柳擎如果知道你带了伤都没直接死在他手里,会不会觉得死不瞑目,化作厉鬼再来找你比试一场!”

一边碎碎念着,李卿卿一边将端木羽高大的身体往树林里拖拽,还好她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弱女子,不然就这么拖死猪一样的拖着端木羽,早就被压垮成一滩烂泥了!

“端木羽,端木羽!你这个混蛋给我清醒一点听到没有!你的母后和情儿还等着你回宫!”

眼见着端木羽的脸色死白死白的,李卿卿也有些慌了,抬手拍拍自己的脸,稳了一下心神,从腰间的腰包里拿出一帘细针,借着森林中的日光开始为端木羽施针。

“我警告你,你最好给我喘着气儿回宫去,我手里只有被我毒死的人,还没有被我医死的人!”

等到李卿卿把端木羽扎成了一只银光闪闪的刺猬,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时辰。

“呼,端木羽,我废了这么大的力气,可不是让你当死刺猬的,听到没?”

诊脉的时候,李卿卿就发觉端木羽体内乱窜的毒素几乎快要侵占到心室,但是手中无解药,只好以最繁琐的施针方式,将毒素全部都锁住,再一点点的逼退。

若是平时,这么做,她可以十拿九稳。

可如今的端木羽受了这么重的内伤,根本就不能配合着她施针之时一起用内力逼退毒素。

所以,这毒素清除的时间慢了不知几倍,就连她,也只能祈祷端木羽能早点恢复神智,不然,只堵不疏,绝不是个好办法,等到被银针封住的毒素一旦爆发,端木羽一条小命,就该去和柳擎做伴儿了。

“但愿你能早点醒,否则汝阳王的人找来,我就把你丢在这树林里,知道么?”

看着端木羽脸色青白,双唇发紫,李卿卿柳眉深蹙,又从腰间摸索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一颗药丸,直接掰开端木羽的嘴唇塞了进去。

这药力一会儿融化入喉,应该能帮端木羽缓和一下内力的伤势。

天光暗淡下来,夜风转冷,呼呼的在林中呼啸,频频制造恐怖片的气氛,不敢点火担心引来汝阳王人马,李卿卿只好在黑暗中守着端木羽,开始回忆记忆中看过的在树林里发生的恐怖片。

回忆到第四部林中厉鬼的时候,又替端木羽诊了一次脉,惊喜的发现脉象渐趋平和,毒素有被逼退的迹象,不由呼出一口气。

只是,这口气才呼出一半,就不上不下的卡在了胸臆之间。

“咦,小娘子,你相公怎么了?”白日里见过的那位书画斋的女掌柜打着一只绘了墨竹的灯笼走过来,见端木羽脸色极差的躺在地上,惊声问道。

“没事,托您几位的福,遇到了一位旧日友人。”

李卿卿不动声色的移到端木羽身边,紧贴着昏迷的他,手里攥着端木羽之前使用过的那柄黑金细剑,浑身戒备的盯着那位女掌柜。

林中行路,难免踩到枝杈或者其他,可这位女掌柜过来的时候,她竟然一丁点脚步声都没听到,一个普通的书画斋女掌柜,绝对不可能在无声无息中靠近她身边。

更何况,今日会来城南,就是当时在店铺街,这个女掌柜说出放纸鸢之后的事情。

“呀!莫不是两人打起来了?那也不该下手这样重呀,我看你俩迟迟未归,便来寻你们,今日说城南放纸鸢只是瞧你相公气人,想要惩治他一下,还以为你们俩一直不出林子是在树林里迷路了呢!”

女掌柜蹲下身,将灯笼放在地上,幽幽的烛光从下而上打在她略施薄妆的脸上,说不出的诡异透顶。

刚才脑海里转悠了不少鬼片的李卿卿只觉得林中的夜风更凉了,右手握紧了黑金细剑,左右里捏着一包早就准备好的药粉,“掌柜的,您到底是为什么来林子里,咱们都心知肚明,何必这么费心编织这么蹩脚的借口?”

“呵呵!”女掌柜掩嘴轻笑,脸上的温和之色渐渐退去,灯光之下,显得脸色有些狰狞“只要杀了你们,我就能自由了呢,小娘子,你发发善心,还我自由可好?”

“只要杀了你,我们也能安全了,掌柜的,倒不如你发发善心,让我们多活些年,如何?”

李卿卿心里暗啐一声,端木羽惹谁不好,非得去店铺街做戏,招惹了这么个棘手的货色!

“小娘子好狠的心呢,这样看来,我们这笔买卖是谈不拢了啊?”

“怎会呢,掌柜的现在跑了,我绝不会去追,也不会告诉你往哪儿去,不仅送你自由,还送你一条宝贵性命,多划算的买卖。”

李卿卿一边跟女掌柜打着马虎眼,一边摸索着往端木羽身上又扎了一根略粗些的银针。

她本来真的是不打算扎这一根银针的,但是眼下的情况,容不得她犹豫了,端木羽受些罪,也总比一会儿她和这女人打起来,顾不上的时候让他被偷袭丢了命的好!

感觉到银针稳稳的扎入端木羽的学位之中,李卿卿手中黑金细剑转了一转,一把将地上的那只绘了墨竹的灯笼挑上半空。

烛火倾倒,纸糊的灯笼禁不住火焰高温,连带制作灯笼的竹骨一同轰然燃烧起来,霎时间把地面上照的一清二楚。

李卿卿手快,那女掌柜也不是吃素的,藏在短靴里的两把弯刀同时被抽出,腰身一拧,那女掌柜直接窜进了李卿卿怀中,左右两手,反手各是一刀就要往李卿卿的喉咙和心脏划去。

眼见刀锋越来越靠近,李卿卿左手药粉猛地拍向女掌柜的面门,出手的同时直接反身背对那女掌柜,还不忘掩住端木羽的口鼻,将他护在怀中。

她如今也算是除了下下之策,万一女掌柜闭住呼吸躲过了药粉,背后恐怕就得任人宰割的被人来两刀了。

可有端木羽这么个重伤员拖着,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啊……!我的脸!”

身后乍然一声刺耳的尖叫,李卿卿诧异的同时,感到背后一痛,这个时候她脑子里只剩下两个认知:该死的,拿错药粉了,该死的,还是挨了一刀!

“唔……”怀中的端木羽睫毛一颤一颤的,显然有要转醒的迹象,李卿卿这才安下心来将他放倒在地上,迅速回身持剑刺向捂着脸躺在地上抽搐的女掌柜。

“哧!”

一声短促的血肉撕裂声之后,树林里再度恢复宁静。

血腥味弥漫在鼻腔之中,端木羽皱着眉头睁开眼,入目是藏在树木缝隙间顽皮扎眼的满天星斗,怔了一下之后便恢复平静。

“别动,我还要再给你施针一次!”

解决了眼下的危机,李卿卿一看端木羽右手撑地打算做起来,直接一把将他推倒勒令他躺平,她废了那么大的力气才把他的小命救回来,那容得他这么乱折腾!

“那是谁?”

灯笼的火光早就燃烧殆尽,落在铺了石子儿的小径上,只剩下微弱的萤火之光,根本不足以照明。

天上的星月之光又只能从茂密的枝叶间偷溜进来一点,同样也没把办法帮助端木羽视物。

“让你来城南放风筝的好人。”

对于先是给自己下套,害的自己陷入这种窘迫境况,最后还想着上来占便宜补一刀的人,李卿卿一点好话都不打算给她。

各为其主,她懂,但是,她的同情心还没泛滥到连要杀自己的人都能分一杯羹的地步。

“书画斋的女掌柜。”李卿卿一说,端木羽就想起白天的时候说让他放风筝的人来,他当时看出那女掌柜身上有功夫,倒是没想到她会胆大到主动袭击。

“还有其他人找来过吗?”

他现在身上又是内伤又是毒素的,李卿卿左肩也受了伤,两个人实在算得上是处境堪忧了。

“暂时还没,不过你既然醒了,我再为你施针一次,咱们最好换个地方,这树林里太不安全。”

李卿卿小心的将先前扎着的银针一根根取下,还不待端木羽说话就又吩咐道:“将内力沿着静脉运行一周天,然后我再为你施针。”

“好。”

经历过这生死一线的局面,两个人的心中不知不觉间就对彼此增加了许多的新人之心,端木羽不疑有他,听命行事。

“感觉如何了?”

李卿卿手里捏着准备再度扎上去的银针,有那么点担心的问着。

“经脉还是有几处有滞涩之感,遇到一般对手无碍。”端木羽收敛气息,对李卿卿说道。

“那就必须再施针一次了,你这次在我施针的时候,配合我一起运行内力,尽快将毒素散去,然后找个地方疗伤。”

李卿卿沉吟着,几个呼吸之后就有了治疗方案,借着星星点点的月光,凭着常年用银针的经验,开始为端木羽施针。

半个时辰之后……

“毒素已经不妨事了,你打算去哪儿?”

等李卿卿收妥了最后一根银针,端木羽十分自然的开口问道。

“汝阳王府。”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毒医弃妃》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