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10章,奴才翻身做主人

类别:东方玄幻 作者:宝宝吉祥 书名:凌天神皇 更新时间:2014-10-26 14:36:49 本章字数:4657

唐叶这厮哪里会傻傻的被灵油烧死?

起初,他是真的要跳下去,这时候已经缓过来一口气,足以和铁骨铜狼纠缠一翻了。

可是,唐叶忽然发现,在烈火扑向身体,肌肤无法承受浩瀚的热浪之时,明显能感觉到脑域识海中的风火轮出现在胸口檀中穴处,一股强大的吸力从风火轮中的小孔中散发出来,火焰产生的热能源源不断的被风火轮吸收、吞噬!

“好舒服!”

唐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有了风火轮真好,这点小小火息算个屁啊。”

浓浓的灵油火焰被风火轮疯狂的吞噬,那股炙热的能量在不断的攀升。

“嗯,我要突破了!”

唐叶感受到那股即将突破的躁动,身处于烈火之中,盘膝而坐,进入修炼状态。

火是热能的一种体现,灵油燃烧产生的炙热火息源源不断的涌进了风火轮中。

唐叶能深刻体验到风火轮中蕴含的能量越来越濒临一个突破的临界点。

“火龙九脉,吐,息,吐,息……”

唐叶端正坐在烈火中,完全不理会衣衫被烧得黑焦,运起了火龙九脉的玄经道法。

那种突破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识海中盘旋的两条火龙也发出了低沉的龙吟,好似在招呼藏匿于风火轮中的同伴。

阁楼烛台上有着一排排的灯芯,俱都被火点燃、焚化。

唯独最中间一枚粗如拇指,通身雪白的灯芯,却始终无法点燃,更无法烧毁。

“来了!来了!破!”

唐叶感觉到了极限的膨胀,双手飞速结印,风火轮忽然间飞速旋转,轻微的龙吟声响起,第三条黄灿灿的火龙从风火轮中间的孔洞中钻出来,绕着经脉窜流不息,淬炼得肉身更加坚韧,那股力量博大,浩瀚,足足比以前强大了一倍!

“三品之境,成功!”

这条火龙游走于经脉之间,似乎感应到了某种神秘的力量,一小撮细小的脉火从檀中穴中激发出来,将阁楼中那颗雪白的,不曾燃烧的灯芯点燃。

轰!

一道万种瞩目的白光刹那间亮起。

好似太阳坠落凡间,光芒万丈,晃得唐叶眼眸生疼,隐隐约约的,还伴随着一声妩媚到勾动心扉的叹息。

“哎呀,痛!”

林婉柔也急忙捂着眼睛,出现了短暂性的失明。

唐叶被晃得心神紊乱,待缓过来时,才发现风火轮回到了识海中。

最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那枚散发着雪白光亮的灯芯,居然插在了风火轮中间的小孔上。

惊鸿一闪之后,灯芯的白光已然微弱到了不堪的地步,可是却连绵不绝,脆弱而又持久。

“这到底怎么回事?”

唐叶完全蒙住了,来不及仔细琢磨,阁楼底盘被烧毁,身体急速坠落地上,差点把他屁股摔成八半,痛的呲牙咧嘴。

烈火熄灭,唐叶的身体发肤没有受到一点影响,可衣衫却化为灰烬,万幸的是,还给他留了条亵裤遮掩最害羞的地方。

林婉柔听到巨响,睁开那双被白光晃得迷茫的眼眸,看到唐叶出现在面前,心中那片昏暗忽然就消散了,雀跃娇笑:“小奴才,你终于活着逃出来了,真是太好了,嘻嘻,我就说你不会傻傻的被烧死嘛。”

可是眸光在唐叶身上扫过,发现他光溜溜的只穿着一条亵裤时,羞得玉面绯红,急忙把脸捂住,嗔怒道:“小奴才,居然敢当着我的面脱得光溜溜的,你是要亵渎本小姐吗?好大胆的奴才啊。”

这小妞儿真是从来不知道理为何物!

唐叶气得鼻子都歪了:火是你放的,衣服烧成了灰,到头来怨我衣衫不整,你到底什么智商啊!

看着林婉柔指间露出一丝缝隙,黑漆漆的瞳孔兴奋的围在自己身上打转,唐叶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戏谑道:“好看吗?何必偷偷摸摸呢?看来二小姐果然长大了,懂得欣赏男人的身体了!”

“登徒子,你……本小姐就看了,你能怎么样?”

林婉柔可不是腼腆的妞儿,偷窥唐叶被发现了,索性羞红着脸,直视唐叶,挥舞着粉拳,银牙紧紧咬着,娇嗔薄怒,“你命还挺大的,既然烧不死你,那就让小狼吃掉你,小狼,上!专咬这小奴才的裤裆,狠狠的咬!”

“嗷呜!”

铁骨铜狼嘶吼一声,呲牙咧嘴,两米长的身体向唐叶扑过去,直奔唐叶要害之处。

“畜生!”

唐叶不敢大意,断喝一声,三条火热的龙脉肆意奔腾于经脉之间,充盈的劲力集中在右拳之上,猛的轰击出去,雷霆万钧的一拳,足足有两千斤的力量,比以前强了一倍!

瞬息而至的速度与两千斤的悍然绝力,衍化为浩瀚的冲量,拳头表面那层炙热的红光,为拳劲增添了幽幽神秘。

这一拳,代表了唐叶的最强力量。

林婉柔红唇上翘,叽叽喳喳娇笑:“小奴才,你还逞强?它可是铁骨铜狼,你伤不了它的。”

砰!

爆裂的一拳重重轰击在了铁骨铜狼的腰身之上。

“嗷呜!”

身长两米、高一米,体重足有五百斤重的铁骨铜狼一拳就被打飞掉。

半空中传来痛苦的嚎叫声,狼身撞在石壁上,石块被撞得粉碎,噼里啪啦的掉下来。

“嗷呜!”

铁骨铜狼彻底怒了,眼眸通红而又嗜血,浑身的黑毛炸开来,根根如刺,将身体衬托的比雄狮还威武。

“没想到你还有两把刷子,居然在关键时刻晋级了!不过,本小姐根本就看不上。”

林婉柔骄傲的仰起头,哼道:“你看,我的小狼已经进入了狂暴状态,远非你个三品玄者可比,唐叶,你还敢玩吗?嘻嘻,小狼,上,咬死他。”

铁骨铜狼眼眸散发着嗜血的凶戾,嗷的一声扑过来。

进入狂暴状态之后,铁骨铜狼的速度和力量都打开了骇然的地步,唐叶想躲也无法躲开。

“畜生找死!”

唐叶完全被激起了血性,铁骨铜狼的黑毛竖起来,根根如刺,无法下手,无奈之下,看着铁骨铜狼的血盆大口临近,唐叶左手成爪,扣住了铁骨铜狼的脖子,右拳集中了三条火龙凝结的狂霸之力,不顾一切的砸向狼头。

——狼头是狼身上最坚固的地方,但是唐叶没别的地方可以攻击,只能攻击这处防御最强悍的头骨。

轰!轰!轰!

“嗷呜!嗷呜!嗷呜……”

唐叶真是用尽了全力,炙热的拳劲轰击在铁骨头狼的头骨上,每一拳砸出去,都让铁骨头狼发出愤怒的嚎叫,黑刺炸开的身躯狂颤,脑中一片眩晕,尽力用尾巴抽打唐叶的铁拳。

唐叶发了狠,疯狂的重击,越打越狠,越打越爆,完全不理会铁骨铜狼尾巴的抽打。

“畜生,打死你,我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扒了你的皮做皮靴……”

唐叶疯狂的叫骂,疯狂的重击,完全不计较拳头已经破了皮,流出腥红的血来。

“嗷呜!”

铁骨铜狼虽然还在嚎叫,可是声音中少了几分霸气,多了几分哀鸣。

被唐叶连着在脑骨上重击十几拳,就算是头骨再坚硬,也承受不住。

更为恐怖的是,唐叶的拳头带着炙热的能量,炙气将头骨上的毛发都烤焦了,更有炙气进入了头骨中,烘烤着脑域深处的神髓。

这种火热的炙气太可怕了,甚至于比凶猛的拳劲更加可怕。

铁骨铜狼想要逃掉,却又被唐叶给掐住了脖子,硕大的狼身狂颤,尾巴无力的锤下去。

林婉柔惊的娇脸惨白,娇声央求着:“别打我的小狼,你放过他,你们重新再来过,你放开我的小狼……”

“呜呜……”

被唐叶一顿乱拳砸在头骨上,铁骨铜狼发出土狗一般的哀鸣,那一身竖起的黑毛软下去,尾巴无力的垂下,烁长的身子软巴巴的倒下去,火红眼睛流露出可怜求饶的神态,缓缓的闭上。

在唐叶的一顿暴打之下,它居然晕死过去。

“啊?你……”

林婉柔彻底呆住了,那双清澈狡黠的眸子中充满了惊讶,“你怎么做到的?你……你才区区玄功三品之境而已,居然打晕了铁骨铜狼?你……你玩赖,你一定使诈了。”

要知道,铁骨铜狼是防御极强的妖兽,即便是四品强者,也无法真正将其重伤。

可是,唐叶一个三品玄者,居然将以防御著称的铁骨铜狼活活打晕了。

这种事情,若非亲眼见到,谁能相信?

“真他妈爽啊!”

唐叶哈哈大笑,看着凶悍的铁骨铜狼被自己生生揍得晕过去,想着刚才还被这头畜生追得四处逃窜,差点被火烧死,这种强烈的反差,就如同沙漠中濒临死亡的行者得到甘泉一般爽彻心扉!

“妈蛋的,谁欺负我,我都要千百倍的报复回去,畜生,今晚就吃了你的狼肉。”

林婉柔吃惊的看着唐叶,撇撇嘴道:“没想到你这奴才身手如此强悍!好吧,这场游戏到此结束,看我下次怎么收拾你,我还养着一条剑齿虎呢,那可是五级妖兽!”

“下一次?”

唐叶将林婉柔堵在里面,擦着拳头上的鲜血,一脸戏谑的笑:“天真的小妞儿,还有下一次吗?”

“你这奴才,你……你要干什么?”

林婉柔看着唐叶眼眸中流露出来的坏坏笑意,“我是二小姐,是我爹的掌上明珠,是福伯最心疼的公主,你……你别过来,你千万别过来。”

唐叶一步步逼近林婉柔,故意露出猥琐的笑:“你不是说我强壮吗?其实,我还有更强壮的本事,想要让二小姐亲身感受一下,相信二小姐一定会满意的控制不住的尖叫。”

“小奴才,你要非礼我?你……你敢!”林婉柔挥舞着粉拳,“我不信你有这个胆子。”

“你看我有没有胆子!”

唐叶猛然冲上去,将林婉柔紧紧的抵在墙面上。

“小奴才,你碰我哪里?你是坏人!”

林婉柔身子惊颤,又羞又气,男人气息扑面而来,使她芳心乱颤,热力荡漾之下羞愤异常,抬脚就踢向唐叶要害。

小妞,够狠啊!

唐叶膝盖顶到林婉柔小腹上,能深刻感受到那里的细腻光滑。

不行了,不行了,真是爽翻了。

这个小妞儿年纪这么小,浑身却都散发着旖旎的魅力,待长成后该诱人到什么地步啊!

“小奴才,你敢顶我?”

林婉柔一生中从没有与男人这么亲近过,这种贴身的局面,几乎要把她吓傻了。

“我就顶你了,怎么样,有种你咬我啊。”唐叶耍起了无赖。

“小奴才,我咬死你。”林婉柔骂了一句,张口就去咬抵在胸前的手。

林婉柔左一口奴才,右一口奴才,把唐叶骂的心头火起,但总不能把林婉柔真的给那啥了,心中一横:靠!老子豁出去了。

他抱着林婉柔的小蛮腰,转过来,强制她弯着腰,扬起手,啪的一下,重重的抽打在林婉柔翘圆的屁股上。

手心传来软弹的热力,手有余香,这感觉真好,说不得要多打几下。

“谁是奴才?家丁就是奴才吗?哼,我这个家丁专打小姐的屁股。”

唐叶一门心思的制服这个刁蛮的小妞儿,下手也是够狠的,抽着屁股,啪啪作响。

“痛啊,痛!”

林婉柔痛得都要快哭出来,强忍着耍小姐威风:“你这奴才吃了豹子胆了,还敢打我,我可是二小姐,反了,真是造反了!爹,福伯,快要救我啊,我要被这奴才打死了。”

唐叶继续用力抽打林婉柔的屁股,笑道:“喊吧,继续喊吧,是你让他们不许接近藏经阁的,这就叫自作自受吗?嘿嘿,打屁股的感觉真好啊,尤其是打女人的屁股,哈哈,一定是又痛又肿了。”

“呜呜……”

林婉柔终于忍不住痛,哇的一声哭出来。

这一哭,就觉得屁股那里没有那么痛了,反而有种异样的酥麻感觉,让她居然想要享受的扭动腰肢,更希望唐叶能够继续打自己的小屁股,这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生的受虐狂。

唐叶最怕女孩子哭了。

上一次他把雪白给弄哭了,就慌乱得急忙去给人家认错,也不要什么面子了。

现在看着林婉柔哭得可怜,心中也舍不得下手再打。

“小奴才,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还有一条剑齿虎,能一口吃掉你。”林婉柔;咬着贝齿,不依不饶。

还敢威胁我!

一不做,二不休,唐叶加大了力度,重重的抽了十几下。

他妈的,今天若是不能把这刁蛮任性的小妞儿制服,那林府就再也混不下去了。

“痛,痛啊!”

林婉柔再也不觉得舒服,小屁屁火辣辣的痛,呜呜的哭起来求饶:“别,别打,我服了,我不玩了,小奴才,你放了我吧。”

“你说,谁是奴才?”唐叶硬着头皮,狠狠的打在林婉柔的屁股上,凶神恶煞的问道。

林婉柔毕竟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现在早就怕了,委屈的撅着粉红的小嘴,哽咽道:“我错了,你不是奴才,你是家丁,不,你不仅仅是家丁,你还是林府的主子,这样行了吧?呜呜,别打我的屁股,求你了!”

“说!为什么要针对我,为什么要陷害我?你解释的不好,我还要继续打。”唐叶打屁股有点上瘾了。

“别打,别打,我说,我说还不行嘛!”

林婉柔连忙摇头,哽咽道:“我也不是故意欺负你,从小到大,爹爹、阿姊都很忙,没人陪我玩,娘也在我很小的时候离开了我,那些家丁见了我也怕的要命,没人愿意真心和我玩,被我欺负了也不反抗,我很寂寞,觉得好没意思!刚巧你一点都不怕我,还敢骗我,我很高兴,就想着和你玩一玩游戏。”

“那就要玩死我?”唐叶哼道。

“不会的。”

林婉柔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不舍得玩死你的,十五年才遇到你这么一个极品,你死了,以后谁和我玩呀?”

唐叶满头黑线:这都是什么脑残的理由!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凌天神皇》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