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3章 美女与野兽

类别:东方玄幻 作者:宝宝吉祥 书名:凌天神皇 更新时间:2014-10-26 14:36:32 本章字数:5103

唐叶一眼就认出来,这女人是林府的小祖宗,林家二小姐林婉柔。

林婉柔虽然只有十五岁,身高目测刚刚一米六,还未长成,但酥峰与屁股却发育的尽善尽美,身材前凸后翘,火爆到让人眼珠子都飞出来。

偏偏脸蛋稚嫩纯美,肌肤白凝如脂,红唇润泽。

尤其是那双眼眸,水汪汪的宛如藏着一汪秋水,睫毛弯弯,又黑又长,真是美翻了。

精致的脸蛋,配上火辣的身材,只有四个字形容她的身姿——童颜巨乳。

不过,现在林婉柔的眼眸中,却含着深深的愤怒,狠狠的瞪着唐叶。

身边的野兽呲着獠牙,一副吃了他的模样。

“二小姐,您找我……有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看这小妞儿来者不善,唐叶也只好陪着笑脸。

妈蛋的,没想到我也有被女人欺负的一天!

想我唐叶上辈子过的多么快活?天天入洞房,夜夜做新郎,走遍全天下,都有丈母娘。

而现在呢,却成了人人喊打的小奴才。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尤其是这个二小姐,居然叫什么林婉柔?

婉约柔媚的意思?

我呸!

谁不知道你林婉柔刁蛮古怪,顽劣霸道,弄得林府鸡飞狗跳,人神共愤?

还林婉柔呢,改名叫林鬼愁吧。

尤其是她才十五岁,但是整人的手段花样百出,层出不穷,就差没闹出人命了。

若是等着以后长大了,那林府还不成了人间地狱?

“哈哈,二小姐又要捉弄唐叶了,没看三品妖兽铁骨铜狼都带出来吗?”

“唐叶这厮也是个不开眼的,吃了他也活该。”

“咱们看看二小姐的手段,不知道铁骨铜狼是先咬他的手,还是啃他的脚?咱们下注赌几把?”

……

一众家丁幸灾乐祸的看好戏!

林婉柔牵着那头三品妖兽——铁骨铜狼,漂亮的大眼睛藏着戏谑的神韵,忽然就松开了链子,发出了攻击的指令。

“嗷呜……”

铁骨铜狼身长两米,高一米,鬃毛竖起,獠牙锋利尖锐,大吼一声,向这些看热闹的家丁扑去。

“妈呀,出人命了。”

那些围拢上来的家丁一股脑儿全部逃跑了,落后的几个吓的尿了裤子。

他们心中都还奇怪:往日二小姐惩治唐叶的时候最喜欢被围观了,现在怎么还赶他们走呢?

坏了,这次二小姐是要玩真的。

唐叶活不成了!

“嘻嘻,一帮胆小鬼。”

林婉柔看着一帮家丁落荒而逃,兴奋的手舞足蹈,小脸如荷花绽放。

“小狼,回来。”

铁骨铜狼已经扑倒了一个家丁,正要享用美餐,听着林婉柔叫它,只好放弃了嘴边的美食,心不甘情不愿的返回来,尾巴耷拉着,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

“小狼别生气,这个奴才才是你的美食呢!”

林婉柔摸着狼头,笑嘻嘻的看着唐叶,“你这奴才表现很不错啊,往日就是你属你跑的最快了,嘻嘻,我的小狼饿了三天,正好用你打打牙祭。”

真是个小魔女啊!

唐叶又气又怕,背后惊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靠的,刚出虎穴,又如狼窝啊。

铁骨铜狼虽然只是三品妖兽,但是攻击力强悍,不知恐惧为何物。

还有,铁骨铜狼,顾名思义,抗打击能力那是超强的,天生的防御性与攻击性同步的妖兽。

所以,尽管三品玄者虽然与铁骨铜狼是同一品级,但真打起来,两个三品玄者也未必是铁骨铜狼的对手。

当然,换成唐叶这种不知玄功为何物的废柴,就算是一百个,也只有被咬断脖子的命。

铁骨铜狼听懂了主人的话,张开血盆大口,疯狂的就要往唐叶身上扑过去,迫不及待尝一尝人肉的香味。

“小狼,等一下,本小姐先审问一下这个恶奴。”

看到唐叶吓的脸色发白,林婉柔更加得意,拉着铁骨铜狼的链子,红唇翘起,冲着唐叶哼道:“小奴才,方才大厅之上你居然敢撒谎欺骗我爹?谁给你的胆子?”

唐叶连忙摇头:“我哪里撒谎了?”

林婉柔骄哼一声,“你偷白雪姐姐的内衣,我可是亲眼看到了,没想到你居然金蝉脱壳,赖到刘能身上,真是好手段啊!你说,你这种刁奴品质恶劣,偷奸耍滑,是不是该死?”

真背运啊!

唐叶叫苦不迭,人家都看见了,他怎么辩解也没用。

而且,万一激怒了这个刁蛮的二小姐,自己做太监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成了这头恶狼的晚餐。

唐叶心念一转,打定了主意,挺着胸,傲然道:“既然二小姐看到了真相,那我就不狡辩了,我唐叶行端坐正,敢作敢当,没错,这内衣是我偷的。”

“行端坐正?呸!”

林婉柔啐了一口,咬着银牙,冷冷道:“你做了贼还配叫行端坐正?你偷了内衣不敢承认,反而栽赃给贾仁那小子,这算是敢作敢当吗?”

唐叶早就想好了对词,“二小姐冰雪聪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相信也一定看出了贾仁那厮动机不纯,意图借机生事,对林府发难的险恶用心吧?不然,二小姐也不会把这些家丁赶跑,与我偷偷的亲密接触……”

“小奴才大胆,谁与你亲密接触?”

林婉柔娇脸浮上一层羞媚的红晕,美眸瞪着唐叶,掐着腰,挺着丰腴的胸,一副火辣的样子:“贾仁那小子什么动机,本小姐慧眼如炬,难道会看不明白?不过,这和你有什么干系?”

“事关林府荣誉,怎么会没有干系?”

唐叶一副正直凛然的模样,“我若是承认了内衣是我偷的,岂不是害了林府,中了贾仁这厮的毒计?二小姐,我对林家忠心耿耿,天日可见,面对阴险的贾仁,我必须拿出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高尚情操,情愿撒谎做个不诚实的人,也要破解了贾仁的毒计,保住林府声誉!哼,与林家的面子相比,我个人背负不信不义的恶名,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

林婉柔一脸惊诧的看着唐叶,围着他转了好几圈,美眸微微眯着,秀美紧蹙,背着手,疑惑道:“啧啧……你这头蠢驴什么时候变聪明了?居然引经据典,出口成章?”

唐叶心中这个气啊,挺着胸,不卑不亢道:“这叫大智若愚!”

“去你的大智若愚,本小姐才不管那么多呢!”

林婉柔哼了一声,眼眸中闪烁着戏谑的幽光,舔了舔丰润的红唇,坏坏的笑:“白雪姐姐可是我的好朋友,你这个卑劣的采花贼亵渎了她的纯洁,我必须惩罚你!嘻嘻……趁着此处无人,阴风阵阵,正是杀人越货的好时机,小狼,给我上,咬断他的腿……”

“慢着!”

唐叶吓的毛骨悚然,大声道:“事已至此,可容我留下遗言先?”

林婉柔道:“本姑娘最善解人意了,有屁就放,不要长篇大论,我的小狼已经三天没吃饭了,饿坏了它我会心疼的。”

什么善解人意?你这是善解狼意。

妈蛋的,在她心里,我连一头畜生都不如。

唐叶恨不得一把抓过刁蛮的二小姐,撩开她的长裙,狠狠揍她圆滚滚的屁股。

可是眼下保命要紧,揍她屁股的伟大计划只能以后再说。

“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二小姐,您想啊,我又蠢又笨,甚至于连男女都傻傻分不清楚,又怎么会平白的去偷白雪姑娘的内衣呢?美女,对我如浮云啊。”

“此言有理!”

林婉柔歪着头,一脸疑惑,忽闪着黑漆漆的大眼睛,笑道:“以你的智商,怎么能分辨出女人的美与丑?至于偷白雪姐姐的内衣,更加就令人匪夷所思了,难不成有人在背后指使你?”

你才分不清美丑呢!

唐叶气得冒火,但仍伸出大拇指,拍马屁道:“二小姐就是二小姐,聪明得让人垂涎三尺。”

“少拍马屁,本小姐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林婉柔嘴角带美滋滋的笑意,揪住唐叶的衣襟,媚眼眨动,逼近唐叶那张清秀的脸,身上的香味诱惑得唐叶心猿意马,“快告诉本小姐,谁才是真正的幕后指使人?”

唐叶为难的蹙着眉头,叹了一口气,“此人身份极为特殊,说出去恐怕会影响林府的声誉,反正我也要死了,就好人做到底,把这见不得光的事情带到地狱去吧。”

“小奴才,原来你在这等着我呢!够奸诈啊。”

林婉柔摸着铁骨铜狼的耳朵,威胁道:“敢掉本小姐的胃口?信不信我让小狼活吞了你?”

铁骨铜狼这畜生很会配合林婉柔,张开血盆大口,威风凛凛的嚎叫起来。

唐叶仰着头,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衣衫其实都湿透了——谁知道这个刁蛮的小妞儿会不会按照套路出牌?

“好啦!好啦!就算你赢了!”

林婉柔撅着丰满的唇,看着‘硬气’的唐叶,气呼呼道:“无趣,真是无趣,没想到你这个蠢蛋还真有几分骨气,这样吧,你说出幕后真凶,本小姐就放你一条生路。”

妈蛋的,这小妞儿稚嫩的很,怎么斗得过我?

唐叶暗自得意,故意向四周望了望,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道:“是表少爷让我干的。”

“原来是我表哥?哼,这个混蛋从来不干好事。”

林婉柔瞪大了眼睛,嘟着嘴,凶巴巴的揪住唐叶的脖领子,“若是你敢骗我,有你好受的。”

“怎么会骗二小姐呢?”

唐叶道:“二小姐您想啊,表少爷有恋物癖的爱好,林府哪个丫鬟的内衣没有丢过?况且表少爷喜欢白雪姑娘的事,满城皆知,搜集白雪姑娘的贴身衣物,可是表少爷梦寐以求的事。不过身为林府少爷,怎么能干这等丧心病狂的事呢?为此,表少爷茶饭不思,愁眉不展,影响了修炼。”

林婉柔窘的小脸通红,攥紧了粉拳,狠呆呆道:“我说表哥这些日子怎么愁眉苦脸的呢,原来是因为此事?呸,还恋物癖呢,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爹也爱干这种无耻的事情。”

唐叶口中的表少爷就是林家主林宏远的外甥,只不过父母早亡,一直住在林家,而且林宏远没有儿子,对他格外看重,当作传家宝,也改成娘家姓,名为林熊!

而目前这种情况,只有表少爷能救他的命了。

“可是,二小姐,您也知道,表少爷马上要参加落叶城一年一度的擂台赛了,这关系到表少爷的前途以及林府的未来,重要到掉渣儿,家主大人也相当看重,可是表少爷目前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哪有心思修炼呢?”

唐叶是什么人呢?那可是华夏第一神偷。

偷,是一种行为,但神偷,则是一门高深的艺术。

与贵妇在一起,他就是绅士,与虎豹在一起,他就是豺狼,与地痞在一起,他就是流氓。

总之,他见风使舵的本事,无人能敌!

现在说到表少爷的难处,唐叶那是一脸的关心与难过,眉头皱巴巴的,一副忧心冲冲的样子:“表少爷无心修炼,不仅家主大人不高兴,更关系到林府的未来,我身为林府最忠心的家丁,看在眼中,痛在心里。”

“直到最后,我终于下定决心,就算背负上采花贼的恶名,也要为少爷完成心愿,取了白雪小姐内衣献给表少爷,哎,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林家,为了少爷,我情愿一世英名,付之东流。”

唐叶表演的太投入了,居然还不忘了挤出两滴眼泪。

“你对林家好忠心,本小姐感动得要哭,这次就放过你了,本小姐不再追究。”

林婉柔雪白的小手捂着丰满颤动的酥胸,眼眸闪烁着喜悦的光芒,水汪汪含媚,红唇紧咬,小脸蛋红彤彤的,一副感动得要依偎到唐叶怀中亲上一口的娇媚模样。

妈蛋的,费劲唇舌,总算是保住了一条小命。

我若是身负玄功,又何惧这小妞儿?

唐叶擦着脑门上的虚汗,刚松了一口气,就见林婉柔刚才还兴奋红润的小脸陡然间就阴云密布起来,眼眸狠狠的瞪着自己,好似把自己当成了猎物。

我靠,这小妞儿翻脸比翻书还快?

“二小姐,您……您这又怎么了?”唐叶预感到大事不妙,悄悄向后挪动脚步。

林婉柔笑得诡异,摸着铁骨铜狼的头,饶有兴趣说道:“我忽然想起来,我以前也丢过内衣,一直找不到真凶,今日,终于真相大白了……”

完了!

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唐叶一指林婉柔背后,急忙作揖,兴奋道:“表少爷,您怎么过来了?小的有礼了。”

“表哥?”林婉柔向后一望,揉了揉眼睛,“咦,哪有人啊!”

转回头来一望,唐叶已经跑出去百米的距离。

“哇呀呀,小奴才,敢耍本小姐!”

林婉柔气的直跺脚,粉脸涨红,酥胸乱颤,怒气冲天,“小狼,给我追,咬死他。”

看着唐叶被铁骨铜狼追得屁股冒烟,落荒而逃,林婉柔拍手称快,笑得弯了腰,“这个家丁有点智慧,居然敢与本小姐作对,嘻嘻……以后有的玩了。”

铁骨铜狼乃是三品妖兽,十分凶悍,跑起来似一阵风,与猎豹的速度相差无几。

尽管唐叶笨鸟先飞,率先跑出去百米,但连玄功都不会的小人物怎么能跑得过这头变.态的畜生?

背后一阵阴风突袭而至,浓重的腥气席卷全身,一缕衣衫已经被铁骨铜狼撕扯开。

唐叶一回头,铁骨铜狼张着血盆大口,要把他的整个脑袋吞进去。

“坏了,今日要死在这个畜生爪下!”

幸好前面出现一个水池,唐叶扑通跃入水中,身为一名神偷,游泳乃是必备逃生之手段。

他水性极好,潜入水中,生怕铁骨铜狼追来,潜游到对岸,憋了好久,才小心翼翼的冒出头,发现铁骨铜狼还在对岸呲着牙,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哈哈,这畜生怕水!”

唐叶死里逃生,高兴的哈哈大笑,冲着铁骨铜狼竖起了中指,恶狠狠道:“畜生,你等着,看我早晚吃你的肉,还有,回去告诉你那刁蛮的主人,老子早晚要抽烂她的屁股……”

他湿漉漉的爬上岸,就见贾仁在三管家的陪伴下走过来。

刘能躺在担架上,被两个小厮抬着,他已经醒了过来,满身的鲜血,脸色苍白,别提多么狼狈了。

看着唐叶,刘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叫嚣:“放我下来,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你害得我好惨,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唐叶掐着腰,冷笑着挑拨离间,“你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驴踢了?冤有头,债有主,明明是你的主子把你打伤了,怎么怨在了我的头上?呵呵,你的主人还真下死手啊。”

“你……”刘能一窒,立刻闭口,不敢再叫嚣报仇。

贾仁看着唐叶,一脸轻蔑的笑,“唐叶,你够狠啊!本少爷一定会玩死你的,从今天开始,你的噩梦开始了,直到——死!”

瘦猴一样的三管家点头哈腰的跟在贾仁后面,附和道:“贾少爷别生气,这事我来办,等着这次任务完成归来,我会让您满意的。”看着唐叶,也是一脸的奸笑。

唐叶哼冷一声,“骑驴看账本,走着瞧!”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凌天神皇》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