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1章 谁偷了我的内衣?

类别:东方玄幻 作者:宝宝吉祥 书名:凌天神皇 更新时间:2014-10-26 14:35:55 本章字数:4262

“恶奴,还不跪下!”

随着一道凶戾的喝声响起,唐叶从迷茫中醒来,就发现自己被几个凶神恶煞的家伙围在大厅之中。

古朴的殿堂、长袖善舞的衣装,以及陌生的面孔,都让他想不明白身在何处。

“这是哪里?风火轮呢?”

唐叶脑中一阵剧痛,各种信息疯狂的涌入脑海。

唐叶,有着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化身的华夏国第一神偷的美誉。

暗中隐藏的身份,更是无比荣耀的国安局神级特工。

半个小时前,他正在执行国安局的秘密任务。

——潜入机关重重的普林斯博物馆,将半多个多世纪前被欧美列掳走的风火轮偷回来。

而传言中,这枚风火轮是哪吒三太子遗留人间的神器,考古价值非同凡响。

唐叶很轻松的得手了。

兴奋之余,点根烟庆祝一翻。

没想到带着微弱火息的烟灰散落在风火轮上,风火轮中间的小孔中诡异的喷出炙热的烈火,将唐叶吞噬掉。

再然后,唐叶就来到了这里。

“我没死,我居然没死,哈哈……老天待我不薄啊。”

唐叶兴奋、懵懂之余,脑中闪烁着这个陌生世界的信息。

龙德大陆,一个强者如林的世界,遵循着最原始、最残酷的丛林法则。

玄功,如同九年义务教育一样普及,每个人从小时候起,就必须修炼玄功。

谁的拳头硬,势力大,谁就可以逍遥纵横。

可是,再往下想去,唐叶死里逃生的兴奋完全被沮丧所代替。

唐叶最新的身份,居然是落叶城三大豪门之一、林家的一个地位卑微的下等家丁。

看着自己这一身寒酸的青衣小帽,唐叶郁闷的想哭。

他多么希望能够穿越成为一名纨绔少爷,每日带着一帮家丁横冲直闯,欺男霸女,享受一翻骄奢淫逸的生活?

可是,他居然穿越成了一名与他同名同姓,身份却又无比卑微的下等家丁。

老天不开眼啊!

更为残酷的是,这个家丁修炼了十年的玄功,居然还没有达到一品。

这就相当于一个读了十年书的家伙,居然还不识字。

真是蠢到家了!

正在唐叶胡思乱想之时,周围一帮家丁就对着他指指点点。

“一个小小家丁,居然敢偷盗白雪姑娘的内衣,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更何况他还是一个连玄功都不会修炼的蠢蛋!”

“哈哈……他死定了,按照规矩,他会被宫刑的,有幸成为林府第一个太监家丁!”

“也不知道这厮有没有对着白雪姑娘的内衣干些猥琐的勾当,草……这厮真是好福气啊。”

……

一帮拈酸吃醋的下人仆从,对偷盗白雪姑娘内衣的家丁竭尽所能的鄙视、挖苦。

甚至还有偷偷羡慕的……

唐叶闻言,将记忆调出来,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也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成为众矢之的。

原来,就在刚刚,这个愚蠢透顶的家丁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他居然潜入白雪姑娘闺房中,偷了白雪姑娘的内衣。

也就是说,唐叶成了一名采花贼!

天啊,我唐叶偷过古墓秘穴,偷过CIA的绝密文件,更偷过MD海军司令部的核子遥控,唯独没偷过的,就是女人的内衣,这对于一名神偷来说,是多么晦气的一件事情啊。

再说了,你个没出息的家丁,偷东西都抓不住重点——偷内衣有什么意思啊,直接偷人才够刺激呢!

真是个蠢蛋啊!

唐叶心里别提多委屈了,更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郁闷。

要说偷盗小丫鬟的内衣也就罢了,家丁戏弄丫鬟,此乃狼狈苟合,天经地义。

可是白雪姑娘是一名贵族,也是林府尊贵的客人,怎么能随便被卑微的家丁亵渎呢?

按照林府的规矩,他是要被割了小弟弟的。

“雪上加霜,老天啊,不带这么玩人的。”

唐叶想到这里,吓的裤裆一紧,狠狠的夹.着腿:真要成了太监,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无论如何,小弟弟是要保住的!

内衣还藏在胸口,依稀能闻到旖旎的香味。

脑海中的记忆呼啦啦涌上来,唐叶还能记得偷盗内衣时,白雪姑娘正在洗澡,而这厮也是傻人有傻福,居然从门缝中窥见到一缕诱人的春.光,肌肤莹白细腻如脂,前凸后翘,水雾昭昭中柔腰摆舞,撩人心扉。

随着这个邪恶的念头升起,唐叶向站在前厅的那一帮衣衫华贵的公子小姐望去。

白雪姑娘赫然在列,正眼神幽怨的瞪视着他。

白雪天生绝媚,生得异常艳丽,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扎成美人髻高高的束起,弯弯的眉毛经过精心修剪看起来分外撩人,精致俏美的脸蛋上抹了层淡淡的粉底更显妩媚,丰润的红唇因为幽怨而紧紧的抿着勾人心魂。

一身紧致的襦裙将身材勾勒出完美的弧度。

尤其是前襟绷得紧紧的,随着呼吸微颤,真害怕下一刻扣子就会崩开来。

“好美!”

唐叶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但是这等极品佳人就算是放在前世,也屈指可数。

看着唐叶那双眼睛肆无忌惮的在自己身上乱瞟,白雪雪腻细腻的脸颊浮上一层诱人的红晕,想着自己的内衣被他肆意把玩,心中慌乱,又气又羞。

——这个家丁,真是胆大包天!

“恶仆,还不跪下受刑!”

正在唐叶胡思乱想的时候,杀气凛然的吼声在大厅中咆哮,震得众人耳中嗡嗡乱响。

从这一声怒吼中,就知道此人的玄功修为已经进入了五品之境。

——玄功五品是个分水岭,只要进了五品,就是各家豪族拉拢的人才。

“狗才,闭上你的狗嘴!”

唐叶可不是软柿子,张口就向那名长得歪瓜裂枣、冲着他呲牙咧嘴的家伙骂回去,那气势极为强悍,就好像偷盗内衣这件行为与他没有半分干系。

从以前的记忆中调出来,这个家伙名叫刘能,是贵族公子贾仁的狗腿子。

而贾仁,则是白雪姑娘众多追求者中的一员,并且是个八品强者。

可是更为让唐叶气恼的是,从残存的记忆中得知,这个贾仁,就是指使自己偷窃白雪姑娘内衣的幕后黑手。

然后,这厮再装好人出面捉脏,玩一出英雄护美,博取白雪姑娘的好感。

贾仁,果然是假仁假义的伪君子啊。

小子,敢阴我?有你好受的。

我不仅是神偷,还是一名出类拔萃的整蛊专家呢。

“恶仆,还敢骂我?找死!”

贾仁的狗腿子刘能大喝一声,身形一闪,整个人似一只斗牛冲撞而来。

铁拳带着狂奔之怒,炫光四溢,重逾万斤的铁锤砸向唐叶,就是一只猛虎,顷刻之间也要被砸成肉酱!

以前的唐叶是名神偷,更是一等一的高手。

可是现在的他身体素质差到了极点。

草的,一个连玄功一品都未曾达到的蠢蛋,如何抵挡五品高手的铁拳?

但唐叶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临危不惧,诛心的冷哼,“这里是林府,什么时候轮到贾家的狗腿子行凶杀人了?难道贾府的一个刁奴,都要骑在我林家家主的脖子上作威作福?

他的声音虽不显赫张扬,但听在林家家主林宏远的耳中,却如闷雷炸响,格外刺耳。

林宏远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眉头紧蹙,看着刘能狂妄到充耳不闻,爆裂的一拳几乎就要砸到唐叶的面门上,忽然冷哼一声,凌空飞跃,瞬息之间就消失在了高台之上,半空中闪现出飘渺幻影,一记漂亮的回旋踢裹挟着绚紫色的光晕,横扫刘能胸口。

砰!

“嗷呜!”

霸道狂妄的刘能在林宏远眼中根本不堪一击,铁拳劲力被打得溃散,胸口遭受重击,整个人如败絮横飞出去,砰的一声撞在石柱上,呲牙咧嘴的嚎叫声响起,脸色紫红,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水,染红了干净的石板,刺鼻的血腥气也弥漫开来。

贾仁看着自己的狗腿子被凑得哀嚎痛叫,心里情不自禁发出一声惊呼:真没想到这老东西居然进阶到九品之境,比我还高了一级。

妈的,这明明是打狗给我看呢!

贾仁眼中的阴霾越发凶戾,却又一闪而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也不敢做得过分。

唐叶看到这一幕,惊讶的眼珠子都要飞出来。

没想到林家家主林宏远居然这么厉害,就连玄功五品的刘能,在林宏远眼中不过是一只蚂蚁。

靠啊,我要是有这么厉害,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谁欺负我,我干他!

谁抢我的美人,我干他!

看谁不顺眼,我还干他,比如,贾仁这一对儿主仆……

看着刘能被打的爬不起来,唐叶心思一动,靠,这机会千载难逢啊,急忙跑过去‘好心’的将刘能扶起来,很‘亲热’的说道:“哎呀,我说刘兄,你看看你,这不是自作自受吗?大家都是伺候人的,岂不知家丁何苦为难家丁呢?”

刘能气得又吐出一口老血:这算什么屁话!

你个不入流的下等家丁、也敢和我这个高级打工仔相提并论?我可是贾府家丁第一人!

唐叶不听刘能吹牛皮,继续大言不惭的说道:“而且,兄弟你也看不出眉眼高低啊,我是林府的人,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欺负我,就等于在打我们家主大人的脸啊!我们家主大人可是连落叶城独孤城主都非常尊敬的人呢。”

他这是赤裸裸的挑拨离间,与此同时,一道粉红幽香的炫影快速一闪,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进了刘能的衣袋中,心中却惋惜的想着:麻痹的,真是便宜这厮了,老子还没来得及仔细品味呢!

唐叶作案手法迅捷、高妙,刘能只顾着喊痛了,哪里能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

“滚,看我不打死你。”刘能气急败坏之际,举起铁拳,还要再打。

唐叶急忙捂着脸跑开,还夸张的大喊大叫:“打脸了,打家主大人的脸了,贾家的狗腿子居然不给家主大人面子,也不知道这里是林府,还是贾府。”

“住手!”

贾仁终究是承受不住唐叶的挑拨,无奈之下只能喝止住刘能。

强龙压不住地头蛇,贾家虽然势力宏大,但在落叶城,还惹不起盘根错节的林家,尤其是林宏远刚才还亮了那么一手。

被贾仁侧目狠狠的瞪过来,直吓的刘能双腿发颤。

——刘能太知道贾仁的为人了,阴险、狠毒,只当下人是狗,翻脸无情!

林家家主林宏远眼神狐疑的看着唐叶,心中觉得匪夷所思。

这个家丁以蠢笨而闻名林府,而今日为何表现这么‘超凡脱俗’呢?

偷盗白雪姑娘的内衣,居然还一身正气。

身无缚鸡之力,面对刘能的铁拳,却能坦然无惧!

最厉害的是,他居然口生莲花,挑拨了贾仁与林家之间的关系,让贾仁不敢行凶。

胆大、心细、脸皮厚!

我靠!

这厮是个人才啊,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只是,可惜这个家伙不会修炼玄功,终究不堪大用。

哎,我林家后继无人啊。

贾仁被唐叶将了一军,不敢‘欺负’林宏远,可又一心想在白雪面前表现自己的关爱之情,阴冷的瞥了唐叶一眼,又伪装出一副温文尔雅的表情,向林宏远十分躬亲的说道:“这里是林府,自然有林家主做主,贾某岂敢越俎代庖?而且,林家主一身正气,执法严明,想来也不会偏袒亵渎白雪姑娘的刁奴。”

“出了这种丑事,林某责无旁贷,不敢偏袒。”

林宏远虽然恼火贾仁的无力,但对白雪却真心惭愧,侧目望向白雪,叹息一声:“我与令堂是世交,白雪姑娘就是我的晚辈,你要怎么处置这个家丁?我一定照办。”

“我……”

白雪姑娘红唇轻启,刚要说话,贾仁立刻冷冷接口:“按照林府的规矩,该当对这个家丁执行宫刑,而且,林家还要满城张贴海榜三日,承认林府懈怠贵客。”

贾仁用心毒辣,不仅要整治唐叶,更要林府丢脸。

林宏远心中大怒,但事实摆在面前,无法搪塞过去,看了一眼唐叶,无力的叹了一口气,摆摆手:“来人,将唐叶拉出去,阉了。”他并非心疼这个家丁被阉,而是心忧林府的名声。

“谁敢阉我?”

唐叶急了,一蹦三尺高,挥舞着拳头,呲目欲裂:“还有没有人权了?有没有王法了?你们这些贵族,就铁了心欺负我一个小家丁吗?你们这是栽赃陷害,屈打成招……”

“等等……”

林宏远眼睛一亮,急匆匆走到唐叶身边,一脸迫切的神情:“谁栽赃你?说出来,我给你做主。”

唐叶很配合的指着刘能,一脸冷笑:“嘿嘿……就是这个恶奴!”

刘能大怒,“看我揍不死你……”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凌天神皇》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