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039章 疑是故人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淡水色 书名:萌妻嫁到:首席要听话 更新时间:2014-08-09 04:47:51 本章字数:3128

“好凶!走吧!”

“走走走!跟你说过太放肆的打量男人只会上男人反感!你总是不听,这下该受到教训了吧!让你以后看到帅哥还犯花痴!”

“不对着帅哥犯花痴,难道你让我对着美女犯?拜托,我的性取向还正常诶!”

齐小然从卫生间里出来,就听到两个妹子的谈论,随意地扫了眼就看到厕所门口玩手机的男人,边洗手边想,这个男人还真重口!

出来上饭店还不忘在厕所门口等人,汲取着厕所的味道。好吧,这个厕所根本没有恶心的臭味,可总是等在哪里,还是会影响食欲的吧!

齐小然特意贴着墙走,生怕某个动作惹他不顺,被他当成看见帅哥就流哈喇子的花痴。

很好,他没有注意到自己!

齐小然走到楼梯间的过道上,悬着的心彻底回到原地,呈直线直接走到他最远的对面,加速的心跳在离他越来越远路程里逐步地恢复平静!

得救了!

齐小然抹了把冷汗,回头,却看到男孩儿的注意力从手机上收回来,环顾四周,眼神落在她身上。

卧槽!

该不会都走到这一步了还是被人当花痴了吧?不,不会的!她长得这么可爱,走到哪儿都是众人的焦点,喜欢她的男人更是多不胜数!她只有挑男人的份,没有对男人犯花痴的经历!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毛这么安慰自己还是觉得好心酸呢?

齐小然加快步伐。

“齐小然,你怕我?”男孩儿的声音,清澈,阳光,就像是流动的山泉水,不急不慢的却能让你感受到勃勃的生机!那是属于青少年的,蓬勃的活力。

他在喊我?

齐小然闻声回头,望了望身旁,没有其他人,也就是说不是重名而是他喊的人确确实实是她喽?她指着自己问:“你刚才喊的人是我?”

她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个人啊,而且她的行事作风一直都比较低调,几乎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全名,那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长相和名字的?

该不会是缘分吧?

如果缘分真的能制造出这种巧合的话,那齐小然只能说,她要去买彩票!说不定凭借着她跟彩票之间出色的感应能力,还能轻轻松松的赢个几百万乃至一千万呢!

咳咳!

齐小然,你应该关注的是他怎么知道你的名字啊!

“除了你之外,这四周的人中,还有叫齐小然的吗?”赵允阁缓步走向她,没有成长的大男孩儿的外表上,还带着让人不忍玷污的纯洁笑意,他的声音里还带着激动:“怎么,你该不会忘了吧?我是允阁,赵允阁,你初三之前的好朋友兼邻居啊!”

邻居?

齐小然摸摸鼻子,她从小跟妈妈一起,租着别人的房子,邻居几乎是过不了多长时间就要换一次。而且,初三之后,妈妈发生意外,她就被送到爸爸这里来,跟爸爸生活。

跟她相处一直到初三的人,好像,真的没有!

她睁着黑的如同宝石般的眼睛,无辜地问:“你确定你没有记错人吗?我仔细的想了想,我的邻居里好像还没有一户能跟我呆到初三毕业的。所以,应该是你记错人了无误!”

“齐小然!你居然把我忘了我要掐死你啊!”当年由于早恋被家里人发现,本来不必搬家的他被迫搬到了别的城市,等他好不容易从家人的视线里跑出来找他,没想到她居然忘了自己!

赵允阁每时每刻都在想着,要如何跟她团聚,怎么跟她诉说这几年的相思之情,告诉她,自己回去却找不到她的那份心情!可是,在说这些之前,他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是!

让齐小然记起自己!

赵允阁并没有真的掐她,而是做做样子,最后站在她的身旁说:“那个时候,我是你们家房东的儿子!我这么说,你该不会还是记不起来吧?”

“房东?”齐小然仔细地在脑海里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她们家从她记事开始租的就一直是同个房子。而且,那房东家确实有个儿子,对她还不错,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第一个想到她,见她喜欢就全部分她一半。

直到现在,她还能隐隐约约的想起来房东儿子的轮廓,只不过房东的儿子是个小胖子,虽说名字跟面前的这个男人一样,但是身材差距着实有点儿大啊!

面前的男孩儿就是传说中的那种长不大的正太型的,眉宇间都带着高中生特有的明朗。

试问,这要让她如何相信,这就是比她大了一两个月的小胖子啊!

齐小然决定逃避事实。

“听说你结婚了?老公是全国赫赫有名的程氏集团的长子,也是唯一的继承者?”赵允阁失落地问,如果她没有嫁人,自己拿出自身的优势还能把她追到手。

可她嫁的男人比自己有本事,比自己,哦不,程浩东没有他长得帅!身材肯定也没有他的好!至于持久力……这种事关男人尊严的事,他是绝对不会承认会有任何一个人比自己更加持久!

条件这么一点点的铺出来,赵允阁忽然发现,其实自己也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越想,赵允阁就越自信,电视剧上都说,嫁入豪门的女人都是被算计,被迫签订契约,而且嫁的男人都不会对她好!这时候,只要自己对她温柔对她好,她肯定会被自己所打动,然后爱上自己。

“不了解。”齐小然从来没有主动关心过程浩东的家世,反正她跟程浩东是互相利用才结婚的,而且,她家里没有资产可以分给程浩东,程浩东的家产也都跟她没多大关系。

所以,就算是离婚,程浩东也没有义务把钱分给她。

就算程浩东给她,她也不会要。

虽然她这个人平常挺没有节操,见钱眼开,但是不属于她的东西,送到她的面前,她都未必会接受!

“你嫁给他这么长时间,居然连他们家里的情况都不了解?”赵允阁听到这个答案心中非常开心,不了解意味着不喜欢,齐小然这句话是在暗示他,他还有机会。

他站在齐小然的旁边,侧着脸看齐小然,她的外貌,跟他多少次午夜梦回的样子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还是一样的可爱。只是,她的脾气比以前闷了不少。

以前的齐小然很活泼开朗,纵使被人围着欺负依然能抬头挺胸,跟欺负她的人对峙。

现在的她似乎不愿意多说话,眼中,语气里都带着戒备和疏离。

赵允阁微微叹息了声:“他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我知道。”能在商场上混,并且混到程浩东这个地位的人,纵算简单也绝对比她们这种普通人复杂。可是这些,都还没有轮到一个童年时期的邻居来告诉她吧?

齐小然拉着自己的袖子,不着痕迹地把目光移到赵允阁的侧脸上,他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些呢?

难道他想存心挑起她们夫妻感情的不合,让程浩东受影响,对公司的事物应接不暇,然后趁虚而入,吞并掉她们的公司?如果他真的抱有这种念头的话,那齐小然只能说,赵允阁你找错人啦!

程浩东真正爱着的人是白琉,如果你真的想吞并掉他的公司的话,建议你还是对白琉下手哦!

齐小然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客气地说:“她们还在等我,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去吧。”赵允阁没有挽留她,望着齐小然离去的背影,眼中的笑意更深。

小然,我会陪伴着你,直到你愿意答应和我在一起。

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和你耗。

齐小然察觉到他的目光,加快步伐走到他们预约的位置,忽地坐到程浩东的旁边,凑到他的耳边小声地问:“你们怎么不说话?”

“无话可说。”程浩东跟楚莫庭虽然有生意上的合作,但是他们合作的次数毕竟有限,再加上两个人的地位都很高,并且习惯了被人搭讪,从来不会主动找人说话。

所以,即使合作过数次,他们对于彼此的了解,还是局限于不小心瞥到的电视报道和纸质的报纸上。

程浩东对于别的青年才俊,总是抱着欣赏的态度,可到了楚莫庭这里,就变成了本能的抵触。他不懂这股情绪为何而来,却十分的清楚这份感情跟齐小然有关。

他素来平静淡定的心骤然慌了起来,额头抵着齐小然的脸庞,不让她看到自己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情绪:“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嗯?”齐小然没有意料到他会这么问,稍微地愣了下,坦诚地说:“出来遇到个初中同学,跟他聊了会儿。”

“是男人?”程浩东问完这话,冰冷如同寒刀般的眼神,已经射在楚莫庭身上。

楚莫庭坦然受之。

齐小然没有察觉到他们的互动,呆呆地点头:“对啊,他变化太多,我都没认出来。”

程浩东听到变化太大四个字,浑身的注意力都被调集起来,他放弃用眼神质问楚莫庭,浑身的注意力都聚集在齐小然的身上:“变好还是变坏?”

“变瘦很多,小时候的他是个小胖子,看起来很可爱。现在变的嘛。”齐小然拖着下巴,费力地想要从脑海里找到一两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他:“总体来说就是瘦瘦的,很阳光,像是高中生。”

意思就是他看起来很不成熟?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