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相遇相知 -- 第27章 尾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淡淡白 书名:一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4-08-01 00:11:02 本章字数:3633

齐伟一拉开门,外面两个俯低身子贴在门上偷听的人失去支撑,一下子摔进屋里。

齐伟眼睛都要瞪出来,“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是在听墙角。

被甘露怂恿威逼加利诱过来的木讷的柯令茹很快缩头缩脑地从地上起来,蚊子一样低声叫,“齐前辈。”

“呵呵,呵呵,齐前辈好。”靠得太近摔得更难看的甘露仿佛平常遇见般打着招呼,蹦哒了下发现自己起不来,又没脸没皮地对着前面的人笑啊笑,“呵呵,呵呵,齐前辈麻烦搭把手。”

居然有脸皮这般厚的女人,齐伟心里暗叹,还是绅士地伸出手扶她起来。

白印怀闻声过来见到这两人,眼角也是一跳,“甘露,柯令茹,你们来这里做什么。”齐伟已经挪到老大身边,也抱着胸用眼神审视她们,对啊,来这里做什么。

柯令茹完全不能招架,脸色涨得通红。甘露心里虽然也有些虚,但觉得白印怀平日看着脾气很好的样子,应该不会介意她们擅自跑来偷听他们谈话的事,想到早上的传闻,她立刻敛了笑,居然少见地严肃起来,“白副经理,我听说小秋被开除了。是真的吗?”

白印怀眼里光芒微闪,消息传这么快,“具体我不方便透露,但是我可以保证这只是暂时的,她很快就会回来上班。”

柯令茹听了很高兴地拉了拉甘露的手,“露露,太好了。”

甘露却只是哦一声,抿着嘴一双眼睛不停打量,她想着刚刚听到的那些话,心里担心又忍不住好奇。

齐伟看着她似乎不太相信,心里顿时有些不满,“怎么,我们老大说的话不能信?”区区一个新人居然敢质疑他最敬爱的老大,简直是间接质疑了他选择偶像的眼光。

甘露赶紧露出一个笑,“齐前辈你误会了。”完了特地朝着齐伟的方向甜甜地笑。她长得可爱甜美,右边脸颊一个深深的酒窝更称得她像春日的花朵鲜嫩欲滴,看得齐伟一下子不自在地红了脸。

白印怀却是不动怀,“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甘露的眼睛里闪着点点亮光,看得柯令茹有些不安,她太了解自己这个好友了,这个眼神一露出来总是会有很多麻烦事,她怯怯地拉拉甘露的手,却被她不动声色地甩开。

“我可以说实话吗。白副经理。”

白印怀看她一眼,“当然。”

甘露心里按捺着一些慌张更多的却是雀跃和兴奋,这些情绪反应到她脸上,让她的嘴唇特别干涩,她来不及管这些,勇敢地直直地盯着白印怀说,“齐前辈和白副经理刚刚的话我在门外都听到了。”

齐伟眼睛一眯,这两个女人果然是在听墙角。

甘露紧接着说,“我知道有人陷害小秋,我想出一份力。”顿了一顿,又补充说,“还有小茹,她也愿意出一份力。”

齐伟瞄一眼一旁脸色由红转白的柯令茹,对甘露的话表示十分的怀疑。

白印怀听完,淡淡地问,“这是公司内部事务,你一个试用期的新人要用什么理由参与进来?我又为什么要同意?”

甘露想也不想叫出声,“因为我相信小秋绝不是那样的人。什么间谍叛徒什么和别人勾结,她才不是这样的人。我们几个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我们有心有眼睛可以看啊。我相信她,所以我想要帮她。至于白副经理,还一个正直善良的职员一个清白难道不是管理层应该做的事?”她隐了些话没有说出来,何况白副经理明明喜欢小秋,有人愿意帮助自己心上人那有什么好拒绝的。

正直而善良么。白印怀眼前只闪过一个瘦弱的身影,她心情好的时候叫自己白副经理,心情不好的时候依旧叫他白副经理,明明是一样的称呼在她的嘴里她说不来偏偏那么不一样。他的脸色不觉温柔下来,“好。”

正准备帮腔的齐伟一听老大居然答应了,酝酿的话语硬生生回去,差点把自己噎死。

“白副经理你答应了!”甘露高兴地想要跳起来,她反复地确认,“是真的答应了吗?不是骗人的吧?真的真的答应了吗?”

白印怀还没说话,齐伟先听不下去了,这个女人一次又一次质疑他敬爱的老大,她什么意思啊,颇为嫌弃地摆摆手“我们老大说一是一,既然答应让你们参与那就是让你们参与。还在那唧唧歪歪什么。”果然是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

甘露才不理他,直勾勾地望着真正决断的人,直看到白印怀微微一个颔首,她才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了。

“啊。太好了。”甘露欢呼出声,拉着柯令茹很乖顺地鞠了一躬,“我会竭尽全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

什么东西?齐伟听得额头冒汗。这句话是这么用的吗。这女人语文这么差怎么进来的。白印怀嘴角淡淡地笑。看着两个人离去,齐伟终于语气别扭地问,“老大,你干嘛答应她们。”那个女人怎么看怎么想帮倒忙的。

白印怀一副淡然的样子,坐在椅子上开始处理起文件来,尽快将公事处理完他才能专心地去找出那个幕后的人。

齐伟被彻底无视,心里更加郁闷。先是路书秋,现在又是她的患难见真情的好同事,以后又会是哪些女人不断冒出来?他苦着一张脸,妈的,最得力助手真不是好当的。

甘露得了承诺,立刻拉着柯令茹跑到洗手间躲在隔间里给路书秋打电话。

电话拨通了,路书秋的声音传出来,“喂。露露?”

甘露先是开心地惊叫,“小秋!”后来又记起自己跑这里来就是为了掩人耳目,立刻压低了嗓音“是我,小秋。我都知道了。发生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跟我们说。”

路书秋听着埋怨,有些语塞,她当初以为自己事情已成定局,她又要回去过前途迷茫的日子了,她们之间的联系自然是越少越好,哪里想得到白印怀居然让事情有了转机。甘露说这些话让她顿时生了几分愧疚,“抱歉。我。”

甘露居然意外地明事理,“事出突然,我明白。不说这个了。我跟你说哦,白副经理已经答应我和小茹参与到这件事了,我打电话就是想问问你这边有什么遗漏的线索没有。”

路书秋倒吃了一惊,白印怀竟是然答应了甘露。这件事按理说是属于徐经理和白印怀以及他们的下属当然还有自己这个嫌疑人之间的秘密。秘密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她不确定地回问,“你说,白副经理他答应了?”她不会听错了吧。

却得到甘露很肯定的应声,“嗯,他答应了。当时齐前辈也在的。”

齐伟也在啊。路书秋虽然讶异不已,心里还是清楚甘露不会拿这件事信口开河的,于是她了然地说,“这样啊。会不会影响到你们正常的工作?”那群前辈们可是堪比吸食人血的蚂蝗。

“嘿嘿,这个我自有办法对付。”甘露嘻嘻笑着,“小秋你快想想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奇怪的事?有可能很细微然后你当时没有注意到。”

听着之前齐伟几乎一模一样的话,路书秋有些无语,她也很用心想过了啊,就是想不到才令人如此郁闷啊,“露露,这个之前齐前辈说过了,我真的很用心回想了,可是就是找不到可疑的地方。”

甘露在靠在隔间的木门上,眼睛眨了两下,“这样啊。”

“嗯。抱歉了。”

听着这话,甘露知道她是真的想不起来,也就不再强迫,安慰又鼓励说,“没事。小秋你慢慢想,哪有天衣无缝的事,总会有破绽的。你慢慢来,不要急。”又问了几句也没什么收获的甘露挂了电话,此路不通,她自然想另寻它路,又拉着柯令茹一路小跑回到办公室。

这天午休时间甘露全身心都在这件事上,自己苦思冥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将希望寄托在当事人身上。

于是前一分钟还得到甘露理解支持温柔安慰的路书秋,下一分钟就开始了被电话轰炸的命运。甘露嘴上说着要她慢慢来,心里急得好像自己才是受害人一样,隔十分钟就打一个电话,开口先不咸不淡地说几句没营养的话,紧接着进入正题,“怎么样?想起什么了吗。”

“喂,小秋,你想得怎么样了?”

“线索?”

“快想!”

“说。”到了后头她越失望,路书秋则是越不敢接她的电话。

心思都放在别处,下午工作时甘露自然错漏百出,她扯出七分笑脸三分撒娇,愣是熬了过去。

路书秋这边被一个又一个的电话弄得精神紧张,这一紧张居然还真回想起一些事情来,她惊喜非常,果然是没有压力就没有记忆力,赶紧拨电话给甘露。

就盼望着路书秋想起什么的甘露看见来电显示,立刻糊弄了一个好说话的前辈,躲到人少的地方接听。

“喂,小秋。”

电话里路书秋的声音像被她感染了一样有些兴奋难挡,“喂,露露。我跟你说,我还真想起两件奇怪的事了。”

甘露那叫一个欣喜若狂,“真的吗!你说,快告诉我!”

“嗯。”路书秋对着电话讲起这两件事。

甘露一直认真听着,完了后跟她确认,“你说收到白副经理短信的那天午休时感觉有人靠近你?怎么个靠近法?是不是说这个人可能就是那个偷了你手机然后做手脚的人?”

路书秋不能肯定,“我那时候睡得迷迷糊糊,真的不能确定。”

甘露将这一疑点记在心里,又说,“还有一件事呢?”

路书秋接着说,“唔,是那天的后一天,早上的事吧。我抱着一堆文件走然后拐弯时撞到一个人。”

“嗯?”甘露不明白不小心撞到人跟这件事有什么关键但还是仔细听着。

路书秋回想着说,“撞到后我文件都散在地上了。她就不停跟我道歉。我当然不觉得这有什么,说她不用介意帮着捡就是了。她自然也就帮忙了。可奇怪的是最后她走的时候。”

甘露听得紧张起来,“什么?最后怎么了。”

那天的情景仿佛还在眼前,路书秋记得她比柯令茹还要维诺畏缩的肢体语言,当然还有她满脸内疚说的那句奇怪的话,“真的很奇怪的。她最后用非常愧疚的口吻跟我道歉,好像还说了什么但声音太小我听不清楚,但嘴型看起来好像是,让我原谅她。”

原谅?只有做错事才会请求别人原谅。甘露不认为单纯撞到人需要用到这个词。

“小秋,我知道了。你说的这些非常有用。我这就报告白副经理去。”

挂了电话,甘露的眼睛里都是隐隐的笑意。

终于露出尾巴了么。

等着吧,一定会抓到你。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一叶知秋》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