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相遇相知 -- 第26章 进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淡淡白 书名:一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4-07-31 00:11:02 本章字数:3312

白印怀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什么?”

路书秋一句话反复讲了这么多遍况且又不是什么值得反复讲的事情,他依旧没有印象这一点让她很高兴,索性不讲话。

这边白印怀锲而不舍追问,“路书秋,路书秋,路书秋。”

路书秋正生着气,由着他叫。

“路书秋,路书秋,路书秋。”

站在边上的齐伟实在听不下去了,路书秋路书秋路书秋,路完又路,书完又书,秋完又秋,老大你是我的老大你不是鹦鹉好吗。刚才路书秋在电话里吼那么大声,他这个人肉背景都听到一清二楚了,哎,做一个最得力的下属首先得是一个最得力的传话筒,他十分认命地踱步到老大身边,叫一句,“老大。”他的老大不理他。

齐伟忍下今天的第三个白眼,干脆学着路书秋地样子,气运丹田,放声大喊,“老大,她说约她的人是你啊,老大!”你个大爷,他肺都要炸了好吗。

白印怀这回听清楚了,他一扬眉头,对着那边说,“不是我。路书秋,在吗。听好了,给你发短信的不是我。”

路书秋奇怪了,“怎么会不是你。明明是你的名字发的短信。”她说着拿下手机盯着正面仔细看,忽然有了发现,“咦。奇怪。”

白印怀不明白,“怎么?”

路书秋按了免提,然后看着手机最上面一行的显示皱了眉头,“白副经理,你现在是用自己的手机给我打的电话说吧。”

自己的手机?当然是。白印怀觉得她问题问的蹊跷,“是。有什么不对?”

路书秋手指指尖轻轻戳戳那一行显示,如果是本人的手机,怎么她这里显示的是与陌生号码的通话。她手机里确确实实存了白印怀的号码的,就在那天他送自己去看脚伤的那天,这一点绝不会错。可是现在她眼前的这一事实又怎么解释。等等,难道说。她想到什么,便对手机那头说,“白副经理,我想到一些事,不好意思,我要挂一下电话,等下再打给你。”

她这是有了线索吧,白印怀毫不在意,“好。记得回话给我。”

“嗯。”路书秋挂了电话,自床上起来,拿着手机站在窗边翻出自己的通讯录,手机屏幕里联系人并不多,只有几个人,因为姓氏的字母靠前,白印怀的名字很快就出现在她眼前。她点击过去看详细的内容,里面的号码好像没什么不同。于是又退出来翻看刚才的通话记录找到那个号码仔细看。她的眉毛又皱起来,奇怪,怎么看着一模一样呢。她又从这里退出回到通讯录,怕自己看多了眼花不能分辩,她从桌子里拿出纸和笔仔仔细细抄录下来,然后回到记录跟另一个号码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对。对到最后一个数字,她的表情有些晦暗莫名。居然是这样,居然是这样。

桌上的一张白纸上写着两行数字,乍一看是一模一样,细心核对后才能发觉,这两行在第六位的数字不一样,这个不一样又非常细微,因为前一行里面是6776,后一行则是是6766。现代科技发达,人们愈发懈怠,已经很少人会记得手机里所有的号码。路书秋因为之前自己备了注,两个号码又如此相似才被人钻了空子。说到底还是她自己疏忽了,别人有机可乘是因为她给了人这件可乘之机。

路书秋想起自己这几天的躲避有些懊恼,既然手机被人动过手脚,那白印怀说的就是实话了,他没有约自己啊,她却冤枉他这么久。嗷,这是愧疚又丢脸。虽然这样,还是要将发现告诉那边才行。拿出手机回拨过去,“喂,是我。”

白印怀那边等候良久,“嗯,我按免提……”伸手一按,“好了,你说吧。”

路书秋语气慎重起来,“我刚刚发现了一件事。”

齐伟先凑上来焦急地问,“什么事什么事?你快说。”猴急的样子又被他老大凉了一眼。

路书秋将原委道来,“我发现我的手机被人动过。原来白副经理名字下的号码被人换了一个及其相似只差一个数字的号码。”

齐伟立刻明白过来,“所以那天给你发短信约的不是老大……”如果是另有其人的话,那就是,“是幕后的那个人!”

路书秋认同地点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齐伟有些兴奋起来,老大说得没错,这件事果真没有这么简单,这个路书秋还真是被陷害的啊,哇塞,这好像FBI破案啊,他血液都沸腾了怎么办。

白印怀听了却很镇定,他自己明白既然他没发那自然是有人冒充他了,他略作思索,对那边说,“路书秋,听好。”

路书秋认真应着,“嗯,我听着。”

白印怀嘱咐说,“你现在打那个电话试试。”

路书秋迟疑,“你说的是,假的那个?”打过去求证吗。不会打草惊蛇吗?

齐伟也有相同的顾虑,“老大,现在打过去不好吧,人吓跑了怎么办?要不报警然后警方追踪这个电话,然后”第N次被凉了一眼后,齐伟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白印怀语气笃定,“听我的,挂了电话,然后打过去。”

路书秋没有其他的注意只能答应,“好。等下联系。”然后结束通话,将假的白印怀的电话调出来,盯着看了一会儿,还是用力一按下,一只手不自觉地在窗沿边上划刮,留下几条细细的痕迹。

电话嘟嘟了两声,冰冷的女声传来,“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然后是英文版的机械录音。路书秋像那天一样,不死心地连拨了好几个,得到的回复都是一样,电话关机。仔细想想也很正常,这个手机卡应该被扔了吧,毕竟事情破败第一件事就是打这个电话求证。

路书秋不再尝试,又回拨了那边的电话,“喂。是我。路书秋。”

白印怀平和的声音,“嗯。打了吧。”

路书秋说,“打了,关机了。”

齐伟眼里希望的火花瞬间熄灭,虽然他细想后也觉得若是能凭那个号码查到幕后的人可能性太小了些,能想出一环扣一环计策的人怎么会想不到作案工具用完要销毁这一点。他又看了看边上的白印怀居然面色不改,显然早就猜到这一点只是做个确认罢了,他心中敬佩更甚,老大就是老大,英明不神武但斯文啊。

白印怀确实料到了这个结果,但他想得到的信息更多,又问,“什么时候开始打不通的?”

路书秋一愣,脑袋飞转,“那天中午收到你短信的时候我有打过去的。喔,那天白天的时候我好像打通了,只是,立刻被按掉了。再后来晚上到了公司没人有在,我又连打了许多个电话都是关机,我这才觉得奇怪就离开了。”她的话有所隐瞒,哪里只是觉得奇怪,她是觉得被他耍了气愤又心酸得不得了,当然这些自然不能说,也不用说。

白印怀垂了眼睑,中午发的短信,他记得那天下午他们还在电梯门楼遇见,他总觉得她在生自己的气想跟她说话也不理,想来要是他那时候强硬一点拦下她问清楚,短信的事既然就清楚,那之后的这些许多的事也就可以避免了。

那边的路书秋说完也想到了下班他们遇见的事情,她懊恼地只想打个地洞藏起来再也不要出来。不作死就不会死,这绝对是真理。她那天干嘛一副老娘不想与你说话不想理你不想见你不想不想不想的样子啊。果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她烦闷地捶打了下被子。

白印怀只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他作为男人应当大度,路书秋现在被赶回去窝在家里他觉得自己要负绝大部分的责任。一联想她那纤瘦单薄的身子一大早被无情地赶出公司,抱着大大的纸箱魂不守舍的样子,他就觉得心里有一处地方隐隐发疼。徐克的脾气向来是直且硬,对着路书秋想必也不回应有什么好脸色。白印怀内疚不已,都是因为他,她才遭受这些,都是他不好。

路书秋那边得不到回应,叫了两声,“白副经理,白副经理?”怎么不说话了。

白印怀听着她的声音,面上柔软下来,声音里夹着一丝心疼一丝愧意更多的是坚定的保证,“路书秋。”

被点名的人侧耳听着,“嗯?”

窗户开着外头忽而吹来一阵和煦的春风,将桌上的文件一角小小地吹起,他的声音也仿佛混着一丝清和的春风,“再信我一次。”

同样立在窗边的路书秋没有听明白,“什么?”

白印怀有很耐心,“路书秋,再信我一次……再一次。这一次我一定会把事情查个清楚。所以……”春风过去,他的头低下了,头上的几缕发掉在他饱满的额头,路书秋觉得自己一定听错了,因为他的口吻居然带了一丝期待和撒娇。她听着他说,“再信我一次,路书秋,好不好。”她觉得自己的心脏从来没有这么柔软过,此时此刻随便一个惊吓都能让这一颗疯狂跳动的心脏破裂消亡吧。

路书秋微笑着看着窗外的几只麻雀叽叽喳喳地互相追着飞,郑重十分地回复说,“好。”他让她信他,她就信。

得到满意答复的白印怀也微笑起来,又说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将这温情一幕从头到尾看在眼里听在心里的齐伟已经舍不得忍下第四个白眼了。多么甜蜜多么感人多么的小清新。走出门口的那一刹那,他坚定了自己的念头,他齐伟,绝对绝对不要谈恋爱。恋爱这东西简直是起鸡皮疙瘩的利器。看看他英明不神武但斯文的老大,这还没确定关系呢,只是小小的暧昧就让他跟个傻子似得露出傻子的笑容。啧啧。

他还是当他的都市一匹孤狼吧。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一叶知秋》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