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相遇相知 -- 第25章 线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淡淡白 书名:一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4-07-30 00:11:10 本章字数:3720

路书秋抱着箱子精神有些恍惚地回到家。坐在床上躺下来后便一动也不动。

一切都结束了吗。

她没想到自己抱着撒手一博的决心选了这条路,居然在这么短时间里被这么狼狈地扫地出门了。

天花板上空白一片,她的脑子也仿佛不能思考。她的眼睛没有焦距也不眨一下,不知道桑桑知道她这般下场是不是会生气,肯定要说她的吧,当初明明努力劝阻了。她有些庆幸,还好桑桑人在国外,山高水远的也不用担心被念叨。又有些想念,不知道桑桑她过得好不好,意大利的月亮有没有比较圆呢。

不知过了多久,路书秋觉得自己躺得都有些发麻了,可是仍旧不想动弹,更不想起来。忽然有音乐声在这个不算宽敞的房间里响起。是她的手机在想,可她并没有打算接。猜测过来也就那么几个人会打过来,甘露的可能性最大,这八卦又热情的丫头听到自己被开除的消息一定很震惊吧,柯令茹心地也好估计也会为自己感到难过,江童性子那么冷路书秋也不指望她有多大的情绪波动。这偌大的公司里,她一个初来乍到的菜鸟新人真正可以说得上话的左右不过她们三个。那些使唤自己的前辈们虽然也有交集,但在她们眼里恐怕她不过是新人甲乙丙丁中的随便一个吧。少一个不少,多一个更好。

路书秋心里没有悲喜。关系再融洽也不过是做了一月有余的同事而已。她想自己没有这个必要给她们一一解释吧。反正都已经走了,以后的日子估计也见不到了。解释什么的又何必呢。信她的人终归会站在她这边。想到信任,耳边仿佛萦绕着一句温柔的“别怕”,她的眼神忽然有了一分神采。白印怀,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徐经理看着很强势手段硬,白印怀看着这么斯文,会不会被压制呢。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又嘲笑自己多事,眼下她这幅光景,居然还有空管别人,真是自不量力。

路书秋,都这样了你就不要在痴心妄想了。

她这样对自己说。内心深处却有一丝丝不甘和期待。什么呀,她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手机在包里锲而不舍地响了很久,终于停下来。她正享受这回归的安静那边又嘟一声,然后房间里居然响起白印怀的声音。

“喂。是我,白印怀。你在哪里?回家了吗?你,还好吗?听到电话立刻给我回电话好吗。那件事还没有结束,徐经理那边我已经处理好了。”说完这句有几秒的停顿,仔细听着的路书秋同样屏住了呼吸。

终于他温和的声音又响起,“路书秋……”他轻轻地唤她,“还记得那天送你回家我跟你说的话吗。我再说一次……”旁边的路书秋已经转过头靠过来,想要听得更清楚,仿佛离他的声音近一点就是离他更近一点一样,她把脑袋凑过去耳朵贴在包包上,于是他的声音传到她的耳里,也送到她的心里。她听见他说,“别怕,路书秋,别怕。有我在。别怕。”

再没有别的话语比这两个字更让她感动不已。踉跄着活到二十二岁,除了三个挚友,第一次有了其他人带个她这种感觉。他唤她的名字,他那样的口吻,附带着浅浅的呼吸,就好像,好像她是他颇为重要的人。

身体忽然有了力气,她翻个身自床上坐起来,胡乱扯开包翻找手机。终于拿出来,看着放在自己手心的长方块又有些怯意,犹犹豫豫还是回拨过去。

电话接通中,嘟,嘟,嘟。

从徐克办公室回来走回自己办公室,正要和齐伟说话的白印怀一看来电显示立刻示意他噤声,很快地按下通话键,“喂。我是白印怀。”

路书秋一手紧紧握着手机,一手扯着包的袋子摩挲,居然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

白印怀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回应,皱了眉头又问,“是你吗。怎么了?”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路书秋忙不迭地说,“是,是我。没,我没事。我很好。”声音又小下去,“白副经理,你刚刚说,刚刚在电话里说,事情还没结束,是真的吗?”

她叫了很多遍他白副经理,都是客套地公事公办的语气,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糯糯软软像个迷途不知归处的小女孩,白印怀听着只觉得莫名的欢喜,他也低了嗓音带着点安抚的意思回她,“是。我说得自然是真的。难道你不信我?”

路书秋小声叫,“才不会。”她才不会不信他。

白印怀轻轻地笑,电话里听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路书秋在另一头也勾了嘴角只觉得心窝里一阵温暖。

“信我就好。知道吗。”

“嗯。”

“你吃饭了吗。在家里是不是很无聊。”

路书秋顿一下,“现在才不到十一点……”吃饭也太早了些,“无聊倒还好。只要事情查清楚,我就可以回去了。白副经理,对不对?”

白印怀又温柔地应,“对。”

一旁被当做空气的齐伟眼见着这两人越说越腻歪,越说越远再扯下去他英明不神武但斯文的老大是准备约人吃饭了吧,老大就是好命啊,吃个饭约个会泡个妞,他这个下属为什么就要呆站在这听着啊。齐伟郁闷非常,他也想吃个饭约个会泡个妞啊,话说老大不是十万火急地召唤自己来,来了后说了几句又不理他,所以他放下手头做不完的工作是来这里当人肉背景的吗。不不不,不行,身为下属有提醒老大的责任,齐伟这么想着立刻责不旁贷握了拳头,“咳咳。”

白印怀还在说着一些没有营养的对话。

没有用?齐伟又加重声音,“咳咳!”

白印怀这回看了他一眼,齐伟高兴正要跟他说话,结果她的老大给他一个“有病就去医院看”的眼神后又继续自己的电话。

齐伟觉得被自己老大鄙视了,众所周知他可是老大最得力的下属,被一向崇拜的老大眼神鄙视简直是他人生的一大耻辱啊,当下跟伤了肾一样猛咳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齐伟咳到最后真心咳伤了自己,好在自我牺牲制造噪音很快就有了回报。

被影响到的白印怀脸上有些凉意回头看着他,语气却很温柔,“我一会儿跟你说,别挂电话。”然后换了正常的语气,“阿伟。”

终于得到注意的齐伟当即“在!”然后咳嗽有些受不住又咳了几声,“那个,老大,你问下路书秋看看,咳咳……”

白印怀不解,“问她什么?”

齐伟忍下一个白眼,他英明不神武但斯文的老大的智商都被那个电话拉低了很多,他这个最得力的下属真是好辛苦,“那个路书……”他正要说她的名字看着白印怀的眼神有些不悦,立刻转了称呼,“路小姐。对,老大你问下路小姐看看,说不定她那边什么线索可以查。”

白印怀立刻明了,拿起手机,“喂。”

路书秋在手机那头听得很清楚,“我在。我知道什么一定全部告诉你们。”

“嗯……”白印怀看着齐伟指手画脚,又说,“你等下,我开免提,让阿伟一起听听。”

一旁手舞足蹈一头汗的齐伟很是欣慰,老大还是他的老大,他们的默契依旧健在啊,他一边感动着一边走上去,靠近手机,语气尽量温和礼貌地问电话那头的人,“路小姐。我是齐伟,上次电梯见过一次。”

路书秋端坐在床上,思考了一下,“齐前辈是吗,我记得你。前辈客气了,叫我名字就好。”

齐伟默念他怎么敢啊,“我直接说了。我想知道你这几天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或事。”

路书秋立刻想到一个人,“刘枫。”一切奇怪地事情都是围绕着这个男人展开的。

齐伟又忍下一个白眼,刘枫可疑这个他早知道了好吗,看来拉低他老大智商的不是缠绵的电而是这个女人吗,语气还是温和有礼,“你再想想有什么可疑的?比如平时不会或很少发生的事。”

路书秋又细细回想,“没有诶。”

齐伟循循善导吗,“有可能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小到一般人都不会很在意。你再好好想一想,奇怪的人奇怪地事。”

路书秋低着头望着自己的家鸭子苦思冥想,还是一头雾水,语气有些抱歉,“齐前辈,不好意思,我真的想不出来。”

齐伟急了,“你再……”手机被一只修长整洁的手拿走,他抬头一看,是他的老大,“老大,我还没说完呢。”

白印怀看了他一眼,意思很明确,再给你一整天也问不出什么的。齐伟自然看懂,心里有些委屈,明明就是你的女人笨。

“喂,是我。”

路书秋想得脑袋都要破了也没有收获,正对齐前辈很愧疚呢就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回他,“白副经理,我在听。”

白印怀斟酌下语气,开口问,“我想问问,你那天晚上为什么出现在公司并且进了资料室。”

路书秋一时沉默,他是看了徐经理的视频才这么问自己的吧,是不信她吗。不不,路书秋你怎么可以这么想,人家正在想方设法帮助自己洗脱嫌疑,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良心。可是他问的这个问题,原因他自己知道的呀。她为什么大半夜出现在那里,最后还被放了鸽子。路书秋一只手纠着自己的床单绞啊绞,对这件事她心里一直介意,她虽然经历跟一般人不同,但说到底也还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哪个女人能接受自己被喜欢的人放鸽子耍着玩儿啊。

她迟迟不回话,白印怀这边等得有些急,“怎么了?在听吗?”

“唔,在听。”再不想说还是要以大局为重,路书秋语气闷闷地解释,“我那天之所以会去公司是因为接到一条短信,有认识的人约了我去那里见面,地点就是资料室。”她没有明说是谁,想着她这么详细他总该想起来了吧。

那头的白印怀果然有了兴趣,提了声音却只是猜测,“认识的人。是甘露她们?”好像也不太对,她们几个年轻女孩子大晚上约在公司见面做什么?茶话会?

听到他的话路书秋萎蔫了一些,“不是。”才不是甘露她们。

白印怀有些失去耐心,“你直说吧,是谁。”既然她认识的人又约在公司,那说明对方也是公司的人,公司的人那他一定也认识。电话那头的人轻轻说了句,白印怀听不清楚,反问,“什么?我听不到。”那边一顿,有些不情不愿又说了句,声音实在太小,白印怀眉头微皱叹了一口气,忽然唤她的名,“路书秋,说话声音大一点。好吗。”

他又叫了她的全名,路书秋这次却不觉得开心,大声是吧,好,当然好,心里憋着一股气,一运丹田,她将手机凑到嘴边,使劲全省力气大喊,“白、印、怀!约我的人名字叫白、印、怀!”

约我的人是你啊,笨蛋。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一叶知秋》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