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二卷 -- 第三十章 未解的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彩年华 书名:腹黑小冤家:扮猪吃虎黏上你 更新时间:2015-05-12 16:14:07 本章字数:4005

夜色渐深,反衬得天边的月亮愈加明亮,但在空中绽放的烟花光芒却更加耀眼,闪光着七彩的光芒。

蓝双坐在湖边,看着拿着烤肉吃得一脸开心的弟弟,心情有些惆怅。

她不是一个会困扰自己的人,像在突然回到前世,再回到现在,这其中的原因,她想不清楚,也没有深究。

但刚才老人所说的话,却隐隐令她觉得,这前世今生的一切原因,他都知道。但他却不见了,仿佛刚刚的出现,对她所说的话,就只是一个问候,一种提醒。

他说——自己的身体很不错。

确实,她这个才七岁的身体素质,好得令人惊叹,明明是小短腿,再怎么快也是那样,但在体育课上的测试上,却能快过其他同学,甚至那速度还是在自己刻意的控制下。

清明节时,她救下差点摔进深林的蓝滨,那身体的突然爆发力还有弹跳力;旅游时,在树林时跟杀手对峙,她能感觉,自己能轻易转移到每个人身手,轻易对每个人下手。

即使!

即使她前世的身手如此,但现在呢?这样的身体,配合这样的身手,无不怪异,这身体并未房间锻炼,就是这样的强度……

还有——现在走的路,是通向未来的。

老人这句话让她联想起那次,回到前世的那次,父母对她亲切的态度,她与纪烁飞变成了从小认识的朋友,似乎在这世经历的一切悄悄地影响着她前世的生活。

而事实上,前世的她还是活着的,只是缺少灵魂。只有一个灵魂存在,不容于同时出现在两个空间,于是,现在的她是一个七岁的小小孩子,而前世的她,是一个缺少灵魂的,此刻或许还在阳台上睡觉的相当于植物人的人。

蓝双想得头快要爆炸了。

蓝小滨轻轻放下木棒子。一袋子烧烤已经吃光了,且还是被他一个人吃光的。蓝小滨苦恼地咬着唇,小小的脑袋慢慢地转着,想着一个问题:怎么样让他的姐姐不戳着他的小脑袋骂他怎么如此会吃得像只小猪一样。

转过头,蓝小滨发现,他姐姐的表情有些隐隐的狰狞,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小家伙的脑袋里一下子就蹦出了两个字:怒火!

刹时被自己吓了一跳,蓝小滨握握拳,给自己鼓励,然后小心翼翼抽出小爪子,拉住蓝双的衣角,扯了扯,再扯了扯,低下头,状似愧疚地自我忏悔,“姐姐,我不是故意吃这么多的……”

蓝双被他这么一扯,顿时从一大堆想不清的事情中抽离出来,感觉此时脑海一阵清明,再无那种头痛之感。刚想伸手拍拍蓝小滨的脑袋一下,就听到他那句无辜到极点的话,伸出的手拐了弯,提起他的小耳朵,“你这小子,要胖成猪了,以后怎么会有女孩子会喜欢你?”

蓝小滨使劲地摇头,试图甩掉她的手,“有的有的,班里的女生都说我长得可爱。”小家伙嘟起嘴巴嚷嚷着说道,那虎头虎脑的小样子,愣是硬生生地再可爱了几分。

蓝双放下手,掐掐他紧实的脸蛋,心里暗暗承认他的说辞,但嘴上却打击着他,“你没救了,人家小女孩是怕你伤心才故意那么说的,你这么大了,还分不清人家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蓝滨哭丧着脸,不由得忆起某次他惹到王梦灵之后,她抹着眼泪骂自己:“你是全世界最丑的小孩!”

“呜……我很丑么?”

蓝滨自言自语,没有注意到坐在他身旁的两位表哥一脸忍笑的表情。

蓝明看着还是觉得不忍心,于是伸手拍拍蓝滨的肩膀,“在我们眼里,你还是很可爱的,是吧?”说着,他转头对蓝伟眨眨眼,蓝双于是非常配合地点点头。

但蓝滨小朋友却非常钻牛角尖,“在你们眼里,我是可爱的,也就是说,其实我长得不可爱,对不对?”

蓝明和蓝伟无法应答。

蓝双叹了口气,提拉起他的手,招呼蓝明和蓝伟,“回家吧,晚了。”

放烟花的人渐渐少了,回家的路出奇易走,再不用房间绕开。

此时已经晚上的十一点半了,蓝立涛他们已经将折的纸塔烧掉了,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人多力量大,几个大人这么一收拾,刹时桌上的东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装在几个黑色小袋里。

蓝大伯和蓝二伯此次过来都是有带东西过来的,但东西祭拜过后还是得让他们带回去的,毕竟是祭拜求平安、事业顺利的东西,按照礼节,应该带回家去吃掉才灵验。

虽然蓝大伯他们不迷信,但他们带这么多东西过来,蓝立涛也不会让他们空手而回。

蓝和宜手一挥,吩咐他们,“东西先放进冰柜,先切一盒月饼……”他说着,麻利地从蓝大伯手中抽出一瓶老白干,满脸笑意,“顺便酌一小杯,也不错,哈哈,是吧?”

蓝大伯犹豫了一会儿,才吩咐蓝明帮忙将东西收好,陪着老爷子喝酒。

其实蓝和宜的身体不是很适合喝酒的,毕竟人老了,酒喝多了也会给身体带来一些隐患的,但难得这样的节日,既然如此,就让他尽兴一回也不是不可以。

于是三个儿子便围着老爷子喝起酒来。

而蓝双的母亲、大伯母、二伯母和各个孩子等人就上楼到他们的房间里收拾收拾睡了。

蓝立涛的这座楼房,有五层,二楼住的有他自己、周碧、蓝双和蓝滨,而三楼则给了蓝大伯,四楼是蓝大伯,楼下一间厨房、一间卫生间、一间杂物所,一间房间,住的是蓝和宜。

这么安排的原因是这三个兄弟偶尔逢年过节要在这儿过夜时能住得安适,而他们一家四口,需要占据的地方并不大,三楼四楼平时没人上去,只有偶尔才会收拾出来。

蓝双在床上打滚了几圈依然睡不着,只能望着窗外那轮圆月发呆,月亮淡淡的光芒透过窗户撒在床帘上,淡黄色的光晕有一种朦胧的美感,蓝双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结果,她又梦到同样的场景了。

古代的闹市。骑马飞奔过去的有着紫色眼眸的男子。

这回不同的是,多了一个场景——紫眸男子打马飞奔而过,而后头,一个身体裹在宽大白色衣袍里的男人赶着一头老虎追了上来,大大的兜帽遮住了他的脸,但可以从他脖沿露出的花白头发看出,这是一个老人。

紫眸男子丝毫没有被追的感觉,还从从容容地笑着,蓝双仔细看着他的脸,却愕然发现,明明一张很清晰的脸,在她看来却是异样模糊的,她只能清楚地看到,那双异常自信的带满笑意的紫眸。

意识再次黑暗。

蓝双再次醒来,感觉一阵凉风吹过,下意识地就想拉住被子,但她手一直往下摸索,到最后只能摸到一片平滑的面积,她心中一惊,睁开眼睛一瞧,差点被吓晕了。

自己竟然睡在楼沿……要是刚才一个翻身,估计得摔下去,不死也得骨折。

擦了把冷汗,蓝双照着阳台走下去,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她知道,她此时,已经回到了前世,钟表上,赫然显示着此时的时间:十二点二十五分。

她忍住心中的颤抖,作淡定状躺在床上,自言自语,“快睡觉,快睡觉,睡完就没事了。”

大概睡完就会……回去了吧……

蓝双心中如此想着。

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一道铃声响起,她神经一绷,手快迅地接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谁?”

“是我,纪烁飞。”纪烁飞的声音带着几分疲惫,但还是笑着说道:“来找你报道一下。”

“嗯?”蓝双发出一声疑惑的单音。

纪烁飞顿了一会儿,才说道:“你的弟弟蓝滨,今天跟着一队人员到C省执行任务,这个任务危险级别是B,这小子叫我别告诉你,但我觉得,还是知让你知道……”

蓝双猛地提高声音:“你说什么?我弟弟?”

纪烁飞疑惑地问:“怎么了?”问完又戏谑地调侃了一句,“不会是突然发现蓝滨其实是捡来的吧?”

蓝双一把挂掉手机,抓了抓头发,将头埋在膝盖上。

她此时,脑海清楚地忆起老人那句话:现在走的路,是通向未来的。

所谓的未来,是指现在么?

她重生之后发生的一切,会渐渐地取代现在的生活么?直到……抹去蓝滨是大哥的痕迹,抹去父母与她关系冷淡的痕迹;……

“啊,终于出来了。”

空旷的房间突然多出了一道邪魅中带着慵懒的声音,蓝双吓了一跳,向前望去,只见她面前一片虚无的空气里,出现一道幻影。那是一个男子,一头柔软的银白长发披在肩上,英俊的脸上,一双紫眸,英挺的鼻梁,微微上翘的嘴唇,上身是一件黑色的,没有任何图纹的衣袍,下身……并没有看到下身。

蓝双瞪大眼睛,似乎极力忍耐着尖叫,此时的场景,就像那些科幻片里演绎的——突然出现的一个虚幻人物,从长相再到衣着,跟他们所处的时代完全不同。

特别是那双腿……竟然见不到。

蓝双脸上的表情极其惊恐。

男子摸了摸下巴,视线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地打扫着蓝双,最终在她停滞的视线方向停了下来,望向自己的下身,突然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啊,不好意思啊,双儿,忘记露出双脚了……不过你不用害怕,露出双腿得废我很多精力的,反正现在这个样子能看就行了。”

蓝双张大嘴角,想要说话,却不知该说什么。

男子俯下身体,双眼认真地凝视着她,声音带了一丝隐隐的怪异,“乖徒儿,你怎么了?”

乖、乖徒儿?

蓝双颤抖着,忍住要将身上的被子甩到对方身上的冲动,事实上,她真的很怕,被子甩到他身上后,会从虚无的空气中掉下来,因为,这人……或许他就不是人。

她抖着声音问,“你……你谁啊?”

“呵呵,还是这么嚣张。”男子摸了摸自己银白的发丝,他背后窗外的月光照在他身上,给他拉长一道长长的影子,但是却奇异的,蓝双突然感觉他很开心……

影子啊!

蓝双放下心来,只要他不是那啥那啥就行了。

刚才脑子乱乱的,蓝双来不及思索什么,但现在心中一清,反而一道道疑惑争先恐后地升了起来——紫眸的,梦中的男人?

一梦到他,就会回到前世。

“上回说话的那个,是不是你?”蓝双戒备地望着他,拉紧手中的被子。

男子点点头。

蓝双继续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

男子摇摇头,眼睛俏皮地眨了一下,“这个,不能说哟,得等时机到了。”

“那……那,”蓝双抓抓头发,发狂问道:“那个老头是谁?”

卖烧烤给她的那个老头,与梦中骑着老虎追人的老头,虽然没有见到真面目……但蓝双感觉得到,他们是同一个人。在烧烤摊对自己说奇怪的话,转眼间又出现在她梦里,还是以那样的场景……

而她,在梦里的时候,似乎是没有实体的,只是单纯的一种视角,看着一切。

男子轻吸了一口气,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他的背影在月光的照耀下似乎变得实质了一点儿,他的肩膀很宽,很厚实,裹在黑色衣袍下的身躯应该是挺拔修长的,即使没有看到那双腿。

“蓝双,”他的声音带着一点空灵,似乎是招魂使者一样,声音明明没有拉长,但听着却感觉像是在长远的地方传来的,让人意识上只得到,但却无法抗拒,“我无法回答你的这些问题,但是,我给你一个机会,寻找,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你要不要?”

蓝双说不出话来,她感觉喉咙就像堵了似的,发不出单调,但坚定的眼神,却在告诉他,她要寻找答案!

解开这些,未解的谜。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