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30章:媚药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越小梨 书名:大婚晚成之前妻来袭 更新时间:2014-06-17 01:07:08 本章字数:3347

“妈,这是我们俩个人之间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顾凭风皱了皱眉,看了眼站在身后的芮盈,他没想到,她不仅私生活混乱,还是个爱打小报告的人。

“我怎么可能不插手?我告诉你,芮盈是我方晓云这辈子认定的唯一的顾家媳妇,你如果敢在外面跟其他女人有任何瓜葛,我什么都做得出。”听到顾凭风的话,方晓云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顾然当年被宋岩害得失去了生命,她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儿子步他爸爸的后尘,葬送在宋锦瑟的手上。

“妈,如果你要我回来就是想跟我说这些的话,我想我还是回公司吧,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去处理。”顾凭风说着,站起身子,他冷冷的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芮盈,迈开步伐想要离开。

“你这个逆子,你给我站住!”方晓云提高了音量,语气变得有些尖锐,顾凭风顿了顿,继续朝前走,“顾凭风,如果你今天敢走出这个宅子,那你就不要认我这个母亲了。”

口气如此之重,让之前还一脸笃定的顾凭风犹豫了,他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动。

芮盈笑了笑,开始为如此尴尬的气氛打圆场。

“妈,凭风,你们是亲生母子,千万不要为了我而闹得不愉快,不然我得背负多大的罪孽啊。”芮盈说着走过去拉住了顾凭风的手,一脸善解人意的样子,“妈,凭风工作忙我是知道的,我不该如此小家子气。”

“哼。”顾凭风冷哼了一声,作势要甩开芮盈,但因为方晓云一句恐吓,他最终还是停止了手里的动作,任由芮盈挽住自己的手腕。

“你要是敢对芮盈有一丝一毫的冷淡,你就干脆连我这个母亲也不要认了!”方晓云的语气甚是严肃,一字一句敲打在顾凭风的内心。

芮盈已经完全把他妈妈哄得服服帖帖,如果他现在这么直白,肯定会伤到母亲。

目前看来,只有先顺从她,然后找机会让她看到芮盈的真面目,这样她也不会一直逼着自己跟芮盈好了。

想到这里,顾凭风转过了身子。

“妈,你未免把事情想得太严重了,自我失忆以来,芮盈就一直不离不弃的在我身边照顾我,我是不可能对她始乱终弃的。”顾凭风说着揽住了芮盈的肩膀,心中却一片恶寒,他是个有严重洁癖的人,怎么可能再对一个私生活有问题的女人上心?

“那就好,今天晚上你们俩个都给我留下来,陪着我。”方晓云点了点头,得到顾凭风的保证,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站在顾凭风旁边的芮盈却总觉得心里隐隐的不安,才几天不见,她觉得顾凭风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他就算好多天不见她,也从来不会对她如此冷淡,还冷嘲热讽的。

见到儿子妥协,方晓云连忙让佣人进厨房做饭菜,大概一个多小时以后,一顿丰盛的晚餐便出现在了餐桌上。

顾凭风被芮盈拉着坐到餐桌上,看到满桌子的菜,顾凭风一点食欲也没有。

芮盈表面功夫真的做的很足,菜一上桌,她就帮着摆碗筷,先是帮方晓云盛饭,然后又帮顾凭风盛饭,最后才帮自己盛饭,在外人看来,典型的中国好媳妇。

顾凭风却有些不屑一顾,她为什么不留着这点做戏的时间拿去外面风流快活。

顾凭风看了眼芮盈脖子上面那个红色的印记,漆黑幽深的眸子闪过一抹精光,不如,就先从这一点下手,慢慢的拆穿她的真面目,丧失母亲对她的好感。

这样她就不会一直缠着母亲来折磨自己了。

想到这里,顾凭风笑了笑,定定的看着芮盈脖子上面的吻痕,满脸无辜的问道:“芮盈,你的脖子怎么了,红红的。”他想,母亲是过来人,应该会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听到顾凭风的话,方晓云的目光也集中在了芮盈的脖子上。

芮盈拿着筷子的手抖了一下,心跳瞬间加快,她抬起头,有些僵硬的笑道:“昨天我跟几个同学去山上野营……山上的蚊子太毒了……我的身上被咬了好多包。”芮盈说着还煞有其事地挠了挠脖子,好像真的很痒的样子。她的心不禁有些慌乱,难道顾凭风是知道了一些风声,所以才对她如此冷淡的吗?不对啊,她昨天去约会的时候顾凭风应该还在办公室里面忙碌的。难道是刚刚进门的时候看到了,所以态度才转变的吗?芮盈思索着,等下一定要找个机会,让顾凭风打消对自己的疑虑。

听到芮盈的解释,顾凭风笑了笑,没有解释。

方晓云却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芮盈啊,你等下来妈的房间,妈送你一瓶药,保证很快就消肿了。”她显然是相信了芮盈的话,芮盈这么多年来,在她心底竖立了如此完美的形象,她压根就不会往别的地方想。

“谢谢妈。”芮盈点了点头,她有些不安的看了眼对面的顾凭风,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

顾凭风没有在说话,而是低下头开始吃饭,突然之间觉得有食欲多了。

一顿饭下来,芮盈吃得食不知味,顾凭风吃晚饭便以工作繁重要早点休息为由,早早的上了楼。

芮盈跟着方晓云进了她的房间,方晓云突然从衣柜里面拿了一瓶白色的药,递给芮盈。

芮盈以为是消肿的药,有些尴尬,“妈,脖子上面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应该不需要了。”

“芮盈啊,这个可不是普通的消肿药,这是妈妈特地为你和凭风准备的催情药,你只要将这个药膏抹在身上,凭风闻了你身上的味道,一定会情不自禁的抱住你的。”方晓云说着将手中的药塞到了芮盈手中。

芮盈有些惊讶的看着方晓云,没想到平日里一直特别死板的她还能有如此开放的时候。

“妈,这个药真的管用吗?”芮盈有些激动,如果今天晚上真的成功了,她离踏进顾家大门又近了一步。

“妈是想要你早点怀上曾孙,你就顺了妈妈的意思吧。”说实话,她一个老太太,整日待在家里,不知道有多无聊。如果凭风能够生个一儿半女的话,她的日子也会变得有趣得多。

芮盈听到这,捏紧了手中的药膏,“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做到的。”

“快点上楼去找凭风,等下我会让佣人把凭风的房间从外面反锁的,到时候,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方晓云点了点头,满脸期待的看着芮盈,她仿佛看到了未出世的曾孙。

“好,我现在就去找凭风。”芮盈点了点头,拿着药膏迫不及待的去了卫生间,她将脖子上,手臂上全部涂满了药膏,然后上了二楼。

顾凭风的房门没关,芮盈轻轻一推,走了进去,顾凭风正在浴室里面洗澡。

芮盈隔着模糊的玻璃看到了顾凭风健硕的身躯,她微微有些激动,顾凭风看起来那么强壮,技术一定好得不得了。

前几天去约会的时候,她想到顾凭风,好不容易克制住自己,保住了那块膜,如果今天晚上,她与顾凭风成事了,顾凭风肯定会把她娶进门的,她一定要成功怀上顾凭风的孩子。

想到这里,芮盈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正胡思乱想着,顾凭风打开浴室门走了出来,他的身上只围了一块小小的白色浴巾,将健硕的胸膛完全的展现在她面前,那古铜色的胸肌上泛着未干的水珠,芮盈不禁有些痴迷。

看到芮盈,顾凭风的脸色立即冷了下来。

“谁让你进我房间的?”想到这里,顾凭风有些懊恼,他怎么连这点防范意识都没有?早知道他就提前将房门给上锁。

“怎么了?我是你的女朋友,难道连进你房间的权利都没有吗?”芮盈挑了挑眉,完全不在意顾凭风的态度。

“出去,我要睡觉了。”顾凭风漆黑幽深的眸子闪过一抹掠人的阴戾,立马开始对芮盈下逐客令。

自从知道她的真面目以后,他连一秒钟都不想再和她多待。

“不要这样嘛,你怎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冷淡呢?”芮盈皱了皱眉,她从床上站起身子,想要走近顾凭风,顾凭风却连连后退,就好像她是会害人的瘟疫一般。

“我这样做的原因,你自己心里清楚,芮盈,你究竟还要死皮赖脸到何种程度?”顾凭风满脸嘲讽的看着芮盈,他原本还因为订婚宴上的事情觉得愧对于她,想要弥补她,现在看来,当时的自己只不过是个被她玩弄在手心的小丑罢了。

听到顾凭风的话,芮盈心底微微有些慌乱,看样子,他肯定是怀疑自己了。

“凭风,我刚刚都说了,我脖子上面的印记是蚊子咬的,难道你还不相信吗?”她抬起头,满脸真诚的看着顾凭风。

顾凭风却完全不吃她这一套,“十二号那天下午,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

顾凭风的话一说完,芮盈的脸色完全变了,她嘴角微微抽搐着,原来,顾凭风那天下午看到她了。

“怎么样,现在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吧?”顾凭风冷哼一声,推搡着芮盈,要她走出自己的房间,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才发现,房门已经被人反锁了。

“凭风,我不是故意那样的,是有人灌我喝了酒,我神智有些不清醒,请你相信我,我跟那些人没什么的,”芮盈有些慌乱的拉着顾凭风的手,努力的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现在马上叫人过来把门带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顾凭风定定的看着芮盈,好看的眸子里泛着丝丝寒意。

芮盈捏紧了手心,想着有方晓云保驾护航,胆子也就大了一些,没关系,他不相信她没关系,眼下最重要的是,她要把握眼前的机会,让自己尽快成为顾凭风的人。

“没用的,凭风,不会有人过来开门的。”芮盈摇了摇头,她一改眼前的慌乱。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