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29章:那里的吻痕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越小梨 书名:大婚晚成之前妻来袭 更新时间:2014-06-16 01:07:08 本章字数:3348

因为上午的小插曲,两个人一整天都没有说话,各忙各的的事情,偌大的办公室寂静得可怕。

下午,顾凭风跟林渊去附近的一个小渔村谈合作案了,整个人办公室只剩下宋锦瑟一个人,宋锦瑟倒也乐得自在,因为少了顾凭风,她那颗一直吊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合作案谈完以后顾凭风并没有直接回公司,而是被关恒叫去了一个酒吧。

偌大的包厢里,关恒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面喝着闷酒,顾凭风走过去在关恒对面的沙发上面坐了下来。

“关恒,你这么急急忙忙叫我出来,究竟有什么事?”顾凭风皱了皱眉,鲜少看到关恒有如此失落的情况。

“凭风,我叫你来是谈你的事情的,你先做好心理准备,不是好消息。”关恒定定的看着顾凭风,满脸的严肃。

“到底怎么了?”顾凭风笑了笑,“弄得神神秘秘的。”

“我劝你最好去403包厢看看,到时候你就知道一切了。”

“403?”顾凭风呢喃道,跟他有关的?会是什么呢?

“我刚刚跟朋友来喝酒,403的门没关,我不小心看到的,我劝你做好心理准备。”关恒说着拍了拍顾凭风的肩膀,一脸让他保重的表情。

顾凭风皱了皱眉,起身离开了包厢,才刚刚走到走廊门口,顾凭风便看到芮盈在一个男人的搀扶下谈笑风生。

她的脸颊绯红,看样子应该喝了很多酒。

那个男人大咧咧的揽着她纤细的腰,在芮盈的脸颊上印下一吻。

芮盈嬉笑着,在那个男人耳边说着什么。

画面如此不堪,顾凭风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上冲,他缓缓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人,随即转身离开了。

这就是那个一直在他面前扮演着好女朋友角色的芮盈,原来背地里竟然是一个如此不堪,私生活如此混乱的女人。

“关恒,我当年发生的事情你一定很清楚,能不能告诉我?”顾凭风再次回到包厢,开门见山的问道。

“很抱歉,我不能说。”关恒摇了摇头,没有回答顾凭风的问题。

“为什么?”顾凭风定定的看着关恒,他只觉得脑子都快爆炸了,他为什么要背着一个什么也没有的过去活着?他为什么就不能像普通人一样有一个完整的人生?

“很多事情我告诉你是没有用的,你必须靠自己的努力想起来。”关恒放下手中的酒杯,定定的看着顾凭风,如果可以,他早就将他跟宋锦瑟的过去说给他听了。他自己没有记起来,别人告诉他再多也没有用。人多口杂,每个人说出的都是不同的版本,这样反而会混淆他的思绪,影响他恢复记忆。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只需要回答,是还是不是。”

“什么?”

“我以前是不是跟宋锦瑟互相认识?”

“是!”

“我知道了!”顾凭风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开了。

这几天顾凭风都没有联系芮盈,也没有回顾家老宅探望顾母,芮盈几乎都快把电话打爆了,顾凭风一个也没有接。

无奈之下,芮盈只好来他,不顾Nancy的呼唤,径直朝总裁办公室走去,她没想到,居然会在走廊的入口遇到宋锦瑟。

宋锦瑟穿着职业装,手里端着一杯咖啡,两个人打了个照面。

“你!”芮盈满脸惊讶的看着宋锦瑟,她很快便将顾凭风这几天不联系自己的错判到了宋锦瑟头上,她瞪着愤怒的眸子,趾高气扬的看着宋锦瑟,“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如此不淡定的芮盈,宋锦瑟笑了笑,“我现在是顾凭风的私人秘书,怎么样,你相信我上次说的话了吗?”

她把“私人”两个字说得特别重,性感的薄唇还带着一抹自信与得意。

“呵呵,宋锦瑟,你不要以为你这样处心积虑的接近他,你就能赢过我。”芮盈满脸嘲讽看着宋锦瑟,除非顾凭风恢复记忆,否则他怎么可能对宋锦瑟有任何想法?在顾凭风心里,她芮盈才是他的正牌女人,是那个在他出车祸以后不离不弃的好女人。

“你们在这里吵什么?”Nancy很快便跟了上来,她有些不悦的看了一眼芮盈。

“我的事什么事情轮得到你一个小秘书在这里插手了?”芮盈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Nancy,这个世道是怎么了,那些平时被她踩在脚底下的人现在居然对她指手画脚。

“顾总这段时间特别忙,芮盈小姐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最好不要来打扰他,要是影响到集团的正常秩序,到时候总裁恐怕就要怪罪于你了。”Nancy淡淡的说道。

“哼,你们不要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见他,我手上的王牌多得是!”芮盈说着冷冷的一笑,随即踩着七寸的高跟鞋华丽丽的离开了顾氏。

Nancy目送芮盈离去,她回过头看了一眼宋锦瑟,宋锦瑟正想说点感谢的话,却被Nancy给打断了。

“什么都不用说,好好加油吧,我会帮你跟那个恶女人抗争的!”Nancy说着拍了拍宋锦瑟的肩膀,随即转身离开了。

宋锦瑟怔怔的看着Nancy离去的背影,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想三年前,Nancy年轻气盛,仰慕于顾凭风,几次三番与她正面交锋。

而今天,她却出手帮了自己。

顾家老宅。

“你说什么?”方晓云满脸惊讶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芮盈,捏紧了手中的茶杯。

“妈,那个宋锦瑟居然不要脸的去了凭风的公司做凭风,因为她,凭风已经好几天没有打电话给我了?”芮盈哭丧着脸看着方晓云,好看的眸子满是泪珠,看得方晓云一阵心疼。她朝芮盈招了招手,有些怜惜的握住了芮盈的手。真不知道儿子怎么想的,芮盈浪费了一个女人最宝贵的青春陪了他三年,他居然不知道珍惜,到现在还和那个贱人勾勾搭搭。

想起宋锦瑟,方晓云姣好的面容瞬间变得狰狞起来。

都是因为那个贱人,害得她早早的失去了丈夫。

害得凭风像是被勾去了心魄一般,事事都向着她。

如果不是因为宋家,他们顾家也不会落得个如此凄惨的地步。

想起她早逝的丈夫,方晓云的心瞬间疼得纠成了一团。

“芮盈,你放心,妈一定想办法帮你讨回公道。”方晓云说着拍了拍芮盈的肩膀,示意她放心。

“可是,妈,我现在该怎么办?凭风这几天连面都不见我的,我刚刚去他公司,他居然以工作太忙为理由把我置之门外!”芮盈只要想起这个就气愤,只要宋锦瑟跟顾凭风多待一秒,她都觉得心里不舒服。

“逆子,居然敢这样对你。妈妈帮你想个办法,”听到芮盈的诉苦,方晓云对宋锦瑟心中的恨意更深了,她好不容易保住的这个家庭,绝不允许宋锦瑟就这么的破坏掉。

“谢谢妈,我真的好爱凭风,我不能没有他!”芮盈得到方晓云的保证,顿时宽心了不少,要知道,顾凭风平时最听方晓云的话了。

下班以后,顾凭风正准备开车带宋锦瑟去接小糯米,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是方晓云打来的,语气里满是埋怨,说他这个儿子不孝顺,这么多天都不回来看她。如果他今晚再不回来,她就跟他断绝母子关系。

顾凭风听完后有些无奈的挂上了电话,“锦瑟,我今晚要回家一趟,你自己去接小糯米把。”

“好。”宋锦瑟点了点头,听说是方晓云打来的,她的眸子瞬间暗了几分,她们两个人之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恩怨。

顾家。

顾凭风才刚刚踏进大厅,芮盈便满面春风的迎了上来,她很是热情的挽着顾凭风的手,娇嗔的说道:“凭风,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我,好几天都不跟我联系,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

听到芮盈的话,顾凭风漆黑幽深的眸子闪过一抹掠人的阴戾,他板开芮盈的手,语气十分冷淡:“我的秘书不是跟你说了吗?最近公司比较忙。”

“可是,你怎么能忙到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呢?”芮盈满脸哀怨的看着顾凭风,再次挽上了他的手臂。

“我这么做的原因,你自己心里有数。”顾凭风冷哼一声,面无表情的挣开芮盈,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大厅,她脖子上面的吻痕那么明显,居然还大咧咧的在他面前出现,难道不知道先回去躲几天吗?

芮盈满脸不甘的看着顾凭风离开的背影,好看的眸子满是疑惑,他说的话,她不明白。

她究竟做了什么事,需要心里有数?

芮盈皱了皱眉,踩着七寸高跟鞋华丽丽的跟着顾凭风走进了大厅。

不管了,她才不想想这么复杂的问题,不用说,顾凭风会突然变得这么冷淡,一定是宋锦瑟在从中搞鬼。

“你还知道回来。”顾凭风才刚刚踏进大厅,方晓云便怪声怪气的说道,她坐在轮椅上,目光幽怨,看得顾凭风直觉后背发凉。

“妈,你这是怎么了?”顾凭风皱了皱好看的剑眉,径直朝方晓云走去。他不明白他究竟做错了什么,他以前也是经常忙于工作,半个月才回来一次,方晓云不也没有说什么吗?

“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这些天来对我和芮盈不闻不问,你好歹也打个电话问问我,看我究竟死没死!”方晓云冷哼一声,口气有些重。

听到方晓云的话,顾凭风好看的剑眉皱成了川字型,他在方晓云的轮椅面前蹲下,握住了方晓云那双保养得很好的手。

“妈,你说这些话让我觉得好惶恐,儿子没有十恶不赦到这种地步吧?”

“哼,你不管我我没关系,但是芮盈是你的未婚妻,你怎么可以对她如此冷淡?”方晓云说着很是严肃的松开了顾凭风的手,快刀斩乱麻,她一定要赶快将宋锦瑟从他身边撇除掉,以免多生枝节。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