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23章:情锁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越小梨 书名:大婚晚成之前妻来袭 更新时间:2014-06-10 01:07:08 本章字数:3512

看到宋锦瑟的样子,顾凭风有些烦躁的扯了扯领带,他转过头,不再说话,车厢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沉闷起来。

宋锦瑟靠在窗口,看着窗外倒退的夜景,心中百感交集。

三年过去了,S市的变化真大,唯一不变的,就是她这颗带着恨意的心。

良久过后,顾凭风侧过脸,看着靠在窗口的宋锦瑟,他的目光落在了宋锦瑟的手腕上,同时,他也看到了她美丽的手腕上那道狰狞的伤口。

“手腕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顾凭风顿了顿,最终还是开口打破了车厢内的沉闷。

听到他的问话,宋锦瑟怔了怔,她低下头,下意识的抚摸那道代表她过去所有的一切的伤疤,琥珀色的眸子泛着丝丝冷意。

“这道疤,是为了一个不值得我爱的男人划的。”宋锦瑟笑了笑,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嘲讽的笑,那个时候,她被他们残忍的打进了监狱,她几乎觉得自己的余生就要在监狱里面度过了,她绝望的以为,她这辈子,就这么完了。于是,她动了轻生的念头,却被监狱长发现,然后带医生过来救活了她,母子平安!如果不是那次自杀,她几乎都快忘了那个一直在她肚子里跳动的,鲜活的生命。于是,为了孩子,她再一次隐忍的活了下来。那道疤,是她重生之后最好的证明。

“邱远成吗?”顾凭风定定的看着她,他仿佛能看到她脸上那股淡淡的忧伤,还夹杂着一丝绝望。

“你以为是谁,就是谁把。”宋锦瑟将衣袖拉长,覆盖住那道触目惊心的疤痕,似笑非笑的说道。

一句话,堵得顾凭风胸口闷闷的,他定定的看着宋锦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此刻的情绪。

车厢内瞬间恢复了死一般的沉寂,顾凭风让司机把宋锦瑟送回名称公寓,自己却没有下车。

宋锦瑟也没有等他,径直上了楼。

“BOSS,接下来去哪里?”司机毕恭毕敬的看着顾凭风,顾凭风顿了顿。

薄唇轻启,“回顾家老宅!”母亲这几天一直打电话催他回去解释那天订婚的事情,他一直以工作繁忙为借口没有回去,他怕是再不回去,母亲明天就会冲到公司来问他了。到时候她若是见到了那天在订婚宴会上的宋锦瑟,事情恐怕会闹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是!”司机点了点头,发动引擎,将车子掉头。

顾家的老宅在城西,这是一栋古香古色的老别墅,在别墅的旁边,有一栋白色的欧式别墅,顾凭风不知道主人是谁,但这么多年,他从未见到过这栋别墅的主人,它就像是被荒废了一般,寂静的站在那里。

顾凭风今天回去的时候,看到别墅的门被打开了,很多工人在里面敲敲打打,似乎是要重新装修别墅。

“老张,这栋别墅的主人究竟是谁?”顾凭风定定的看着这栋伫立在顾家老宅旁边的新式别墅,喃喃的问道,不知道为什么,这栋别墅总能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我也……不知道。”老张有些惊恐的低下头,刚刚看到顾凭风车子里面的前任少奶奶已经够让他震惊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得告诉老夫人,还是保守这个秘密。当年的事情,老夫人已经下了死命令,绝对不准对顾凭风泄露任何一句有关宋锦瑟的事情。老张脑子里浮现起宋锦瑟与顾凭风当年的恩爱画面,最终还是动了恻隐之心,他决心把今天看到的事情全部都咽在肚子里,绝不对老夫人吐露半句。

“老张你在我们顾家待了十几年了,怎么会不知道呢?”顾凭风皱了皱眉,为什么每次问别人问题,他们都是一问三不知?他失去的那几年记忆,他至今为止都没有得到半点线索!

“因为……这栋别墅的主人自从买下这栋别墅,就一直没有出现过……没有住人。”老张有些慌乱的摇了摇头。

没有得到任何线索的顾凭风瞬间没了兴致,“好了,你将车开去停车场吧,我今晚在这里住下了。”

“是!”老张点了点头,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顾凭风推开车门走了下午,想到接下来可能要面对的场景,他皱了皱眉,这就是他不喜欢回家的原因。总觉得自他失忆以来,母亲都变得怪怪的,经常阴晴不定的,一点也没有中学时那个慈爱的母亲的影子。

才刚刚走到大厅门口,一只茶杯便飞了出来,幸亏顾凭风眼疾手快躲了过去,否则,肯定会砸得他鲜血直流。

顾凭风皱了皱眉,弹了弹衣服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迈开修长的步伐,快速了走进了大厅。

“你还知道回来。”方晓云坐在轮椅上面,姣好的容颜上面带着彻骨的恨意,“那个贱女人呢?我要打死她!”方晓云说着再次拿起了桌子上面的杯子,顾凭风快步走了过去,一把夺过了方晓云手中的茶杯。

“妈,那天的事情对不起!”顾凭风垂下眼眸,有些愧疚的说道。

“我不管,你把那个小贱人给我带回来!竟然敢破坏我儿子的婚礼,看我怎么收拾她!”方晓云抬头看着顾凭风,想要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些什么。

“那天的事情只是个意外罢了……我跟那个女孩子,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瓜葛!”看到方晓云失控的样子,顾凭风皱了皱眉,从高中到大学那段时间里,母亲究竟经历了些什么,是父亲的死亡让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吗?

“你说的是实话?”方晓云定定的看着顾凭风,带着探究的目光。这几天她一直过得惴惴不安,她怕顾凭风恢复记忆,又会变成之前那个随意忤逆她的儿子,宋锦瑟的出现,彻底让她乱了阵脚,她本想叫人去查宋锦瑟,又怕因为自己的举动引起顾凭风的怀疑,从而导致他恢复记忆。可是,宋锦瑟毕竟是一颗不安全的定时炸弹,她一定要想办法除掉!

“千真万确!”顾凭风有些无奈的皱了皱眉。

“凭风,你要知道,芮盈才是你的正牌女友,在你出车祸的那段时间,是她一直陪在你身边,之后又陪着你复建,这么好的女人,你千万不要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和其他女人有任何瓜葛,妈妈一定会不择手段,让那个女人在S市再也没有立足之地!”

“我知道!”顾凭风点了点头,“妈,我帮你去泡杯茶,你喝完早点睡吧!”顾凭风说着让佣人拿来了茶具,顾母的焦躁症每次都能在喝完茶以后得到暂时的缓解。

宋锦瑟回到公寓以后便去了浴室洗澡,她使劲的搓揉着身子,试图将所有的不愉快都洗掉。想起顾凭风绝情的把她丢在包厢里面的场景,她心中对顾凭风的恨意更深了。

洗完澡出来以后,已经很晚了,顾凭风并没有回来,宋锦瑟刚刚躺在床上,放在床头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宋锦瑟双手摸索着拿起手机,是邱远成打过来的,宋锦瑟原本僵硬的嘴角瞬间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她划开屏幕,接通了电话。

“喂,妈咪。”电话那头传来小糯米奶声奶气的声音。

宋锦瑟的心里一软,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小糯米,有没有想我啊。”

“妈咪,我好想你,你什么时候过来接我啊?”

“妈咪明天就过来接你。”想起儿子,宋锦瑟的心情瞬间变得好了起来,之前所受过的屈辱在现在看来,好像也不算什么了。

“好,小糯米在奶奶家等你,爹地有话要跟你说。”小糯米说着将手机递给了邱远成。

电话那头立即传来邱远成充满磁性的声音,“怎么样,今天过得还好吗?”

“还好。”宋锦瑟垂下眼眸,对于今天的经历,她不想和邱远成说太多,有些事她自己心里清楚就好了。

“如果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跟我说。”听到宋锦瑟的回答,邱远成只觉得心底一阵莫名的抽痛,因为担心她,今天一整天他都叫助理随身跟着她。她今天晚上在酒吧经历的事情,他非常清楚。而她现在竟然用一句还好,便将他彻底隔绝在门外。

“我自己心里有数,你就放心吧。”宋锦瑟笑了笑。

“那……好吧。”邱远成顿了顿,“我明天来接你,我妈让你回家吃饭。”

“好。”宋锦瑟应了声,随即摁断了电话。

将手机放回原位,宋锦瑟眼角的余光无意识的看着了顾凭风挂在墙上面的照片,这应该是他三年前的,那个时候他的脸颊消瘦一些,他们在首尔度过了那段甜蜜的时光……

……

宋锦瑟一向是个特立独行的人,他们俩个人在南山塔选了好久,终于选到两把与众不同的锁。

据老板介绍,这把锁是这里独一无二的,本是非卖品,但是看到宋锦瑟非常有眼缘,于是决定免费送给他们。

宋锦瑟很是兴奋的拉着顾凭风走到木椅上,“你准备在锁上面写点什么?”

“没想好,暂时先写你的名字吧,其余的,我还没想好。”顾凭风笑了笑,随即拿起笔在锁上面写了些什么。

宋锦瑟有些不依了,她好看的嘴唇嘟得老高,“怎么还有你这样的人啊,是你约我来度蜜月的,结果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在策划。”

“是你迷韩剧迷得吃不下饭,硬要来这里的,我当初选的地方可不是这里。”顾凭风笑着反驳道。

“真不知道你们男生脑子里在想什么,意大利有什么好的,我就不喜欢那些黄头发蓝眼睛的欧洲人。”宋锦瑟皱了皱眉,在锁上面写下顾凭风的名字,还有一大串的什么执子之与子偕老之类的话。

顾凭风笑了笑,将笔合上,“好了,我写好了,去挂锁吧!”

“你写的什么?”宋锦瑟说着伸出手,想要把顾凭风手中的锁抢过来。

顾凭风转过身,躲过了宋锦瑟,“没什么好看的,我们把它挂在显眼的地方,五年以后再来看好不好?”

“啊?这里的锁这么多,你保证五年以后我们还能在这里找到它?”

“你以为我会跟其他人一样这么庸俗把它挂在这里吗?我们把锁寄放在老板这里,五年以后再来拿。”

“真是的,搞什么神秘嘛,挂个锁都这么麻烦!”

顾凭风笑了笑,他拿过宋锦瑟手中的锁,将两把锁锁在一起,连同钥匙交给了老板。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