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身逢乱世 -- 第五十九章 小爷阅女无数

类别:穿越时空 作者:九州沧月 书名:素手翻天:大云帝妃 更新时间:2014-06-27 00:20:42 本章字数:3230

美眸赫然瞪得斗大,晶亮的眼底映出一张邪恶至绝的面孔。她看见那双锐利的眸子绽放着狼一样的光泽,白皙的肌肤生得宛若女子的粉嫩,笔挺的鼻尖正凝着不少汗珠,只这邪肆的薄唇恰到好处的扬起一抹令人不寒而栗的弧度。

郑夕颜的羽睫止不住煽动了一下,愕然被这一双充满欲念的双眸震慑。但这种表情只是一闪即逝,取而代之的是唇角一抹轻蔑的冷笑。

缠在郑夕颜腰际的手骤然扣住郑夕颜的手腕,似乎在确定郑夕颜到底有几斤几两。

郑夕颜冷然,却听见男子冷声,“想不到今日竟然还有野味,果然是只不错的兔子。”

掐在脖颈上的手缓缓而下,极为轻巧的便挑开了她的衣襟。

蓦地,门外咯吱一声,紧接着是一阵纷至沓来的脚步声。

“少主!”方才的庄家一下子闯进来。

下一刻,男子赫然别过头,目光飒冷得足以教人两股战战。庄家显然震住,只见他们家的少东家正一丝不挂的趴在方才的公子身上,这样的亲密无间,倒似断袖之癖。

“滚!”男子冷喝。

庄家吓得面色煞白,转身便退出房间,郑夕颜清晰的听见房门被重新关闭的声音。心里咯噔一下,开始谋划自己的退路。

一道灼热的光刺得郑夕颜的身子陡然绷紧,再抬眸,迎上那双狼一般锐利的眼睛,却只是淡淡的开口,“放开我。”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他似乎根本不想从她身上起来,滚烫的手般掠过她的眉梢,而后顺着她的脸颊缓缓而下,突然捏起她精致的下颚,力道之大,让郑夕颜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称呼他为少东家?少主?那么他便是这个赌坊的主人?

郑夕颜不得不让自己冷静下来,眉睫依旧保持着毫不改色的姿态,“少主便是这么喜欢与人赤诚相待吗?”

“若是男儿,倒也罢了。只是你这男生女相,倒让人垂涎不止。”眼前的男子,眼睛会吃人。总会在有意无意间,绽放着浅绿色的光泽。

郑夕颜冷笑,“少主好眼力。”

他只一眼便看出她是女扮男装,果然了不得。

四目相对,郑夕颜不带任何情愫的望着跟自己贴身相近的男子,这股子傲气倒是让眼前的男子格外满意。如狼的眸子渐渐的漾开一抹无温,唇角浅浅勾勒出迷人的弧度。

“少主。”陡然间一声娇滴滴的声响从床榻处传来,而后是一双皎洁如玉的脚踝出现在她的视线里。趁着郑夕颜与男子纠缠之际,床榻上的女子已经穿上一件薄衫。虽说蔽体,但内里的裹胸中裤却清晰无比,愈发显得妖娆妩媚。

只见她俯身将一件藏青色的外衣着在男子肩头,“这人我倒是见过的。”

一语既出,男子眯起冷冽的眸子,一把扣住她的手腕,直捏的那女子脸色都变了,想必十分疼痛,“你说什么?”

长袖一拂,男子幽然起身。狠狠甩开那女子,而后直勾勾的注视着快速站起来的郑夕颜,“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月娘最清楚。”郑夕颜冷笑着,转头望着身旁的女子。如此红颜,娇羞间晕上两颊,抬眼凝眸皆是风情。骨质纤纤,身段极度娇娆,这样的妩媚风姿,不是抱月居的花魁月娘,又是何人?

“少主。”月娘轻柔至极,“上次牛家那人来抱月居,便是这位救了月娘。”

郑夕颜心头一顿,这月娘倒是有点意思,竟也不将秦沐风供出来,却也没说她是聚贤庄的人。看样子,上次的情,她是记在心里了。这一次算两清!她这么做,真的是感激?还是.

眯起危险的眸子,郑夕颜冷冷注视着月娘的一举一动。她不信任何人,包括月娘。她不信月娘会救她,更不信眼前的男子会因为月娘而放了自己。

她不是傻子,男子眼中的欲念就像一只渔网,只会越收越紧,根本没有要放了她的意思。

男子转过身,邪笑着捏起月娘的下颚,郑夕颜盯着他那双微白的手,看上去十分纤细嫩白,至少不似握刀剑的。

他的手顺着月娘的下颚,滑到月娘的脖颈间慢慢抚摸着,郑夕颜不动声色,望着月娘袖子里的手有些细微的轻颤。

蓦地,他忽然用力,月娘陡然痛苦凝眉。

只听得男子无温彻骨的声音,“下次,别让我再有太多的惊喜,我怕我会一不小心就捏碎你的脖子。”

“若是少主喜欢,月娘随时愿意为少主而死。”月娘干哑的嗓音仿佛是从喉间缝隙里挤出来的,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错觉。

“不必了。”他就像丢一件玩物般,将月娘丢在地上,“抱月居里我暂时还不想换人。”蓦地,他的视线落在一声不吭的郑夕颜身上,“若是真要换人,也得让你把一切都交代了再换。”

月娘跌坐在地,面颊一度异样的潮红,整个人因为窒息而不断的咳嗽。

“你叫什么?”他的锐利眼神,就像刀子,可以割开人心。

郑夕颜知道,惹怒眼前这个男子,并非是明智之举,敛了眉才道,“江南。”

“烟雨江南吗?”他大笑,笑声锐利而刺耳,好似有种力量,在心里不断的抓挠着,让人有种被人用刀子划开血口子的惊悚。

小小的挪动步子,郑夕颜只想快些靠近窗口。

谁知那男子虽然张开双臂,任由月娘为他更衣,但耳力却是极好,“若你不想死,就给我乖乖站着别动,否则我会剁碎了你去喂鱼。”

她知道,眼前的男子绝对有能力这么做。就凭刚才他那反应速度,她便知道,对方绝对是有武功底子的人。利箭不在侧,她就像拔了牙的老虎,除了隐忍不发以待逃生,没有第二条路。

方才那个男子的眼神足以说明,若她轻举妄动,真的会变成鱼食。

“你想怎么样?”郑夕颜定住了心神。眼底的光清浅不一,却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倔强。

“终于舍得开口了?”男子一袭藏青色的绣祥云暗纹服饰,冠上一枚碧绿通透的与簪子束着,腰间玉带嵌红蓝明珠,纹路花式皆是金丝银线绣就,下坠一枚上好的羊脂白玉貔貅,且不细看亦知是绝顶的价值连城。

原本这样白嫩的肤色应该穿一些素色的衣服更为飘逸,却这一身藏青色,将他整个人都衬得阴郁无比。

若没有看见他的那一双眼睛,大抵这样的男子,当属风华。

“月娘,还不打算说实话?”男子锐利的眸子牢牢锁定在郑夕颜脸上,仿佛这话是跟郑夕颜说的,并非是冲着月娘。

月娘吓得扑通跪地,郑夕颜不明白,眼前的男子倒地是什么人,竟会将月娘生生吓得面色煞白。

男子仿若对郑夕颜毫无惧色的表情起了莫大的兴趣,看样子,她是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倒是这张脸,让他有种阴冷无比的想法。如此从容,与他寻日见的女子都截然不同,忽然间他很想看看她女儿装的模样。

若然真的合了心意,也许能

较之月娘,此女的容貌更能胜任。

何况,她不会武功,更容易控制。

下一刻,月娘战战兢兢的将一块令牌双手奉上,那神色就好似世界末日,就差跪地求饶,“少主,这是”

“这是我的。”郑夕颜陡然开口,她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与其等着月娘慢慢吐露实情,还不如自己承认比较痛快。

她在赌,用命赌一场。就赌这个男人对自己微薄的兴趣,他能容忍一个陌生女子活着出现在他面前,而不是立刻斩杀,只有两种目的。一种是他对她有了兴趣,另一种则是她对他有利用价值。

无论出于那种目的,她若没有特别之处,大抵是出不了这个门户。

她看着他苍白的手拂过令牌表面的纹路,眼底的光瞬间凝结到一处,冰冷的唇吐出三个字,“聚贤庄!”

“没错。”郑夕颜不是傻子,这些日子一来,秦沐风凝聚了多少力量,她虽不太清楚,但看外界对聚贤庄的反应,她便知道秦沐风是成功的。至少眼前这个男子,眼底的凝眸,便是最好的见证。他对秦沐风,有了忌惮。

虽然称不上威胁,但有种如芒在背的不快。

“无痕公子是你什么人?”男子骤然上前。

郑夕颜不躲不闪,依旧从容不迫,“自然是我家公子。”

闻言,男子不怒反笑,“凭你?一点内劲都不会?”

“自然。”郑夕颜凝眉,却极为轻巧的将眼底的不悦掩过去。

下一刻,男子突然将郑夕颜打横抱起,阔步朝外头走去。

“喂,放开我!”郑夕颜忽然觉得被人这样抱着,有多么恶心。

可恨!

“小爷阅女无数,如今你算是有福气的。我便要看看,那无痕公子身边的丫头是个何等货色。”下一刻,郑夕颜忽然在他的胳膊处一口咬下去。

许是不防备,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骤然郑夕颜的嘴里弥漫开来,趁着男子恼羞成怒的错愕间隙,郑夕颜快速跳出他的钳制。窗户砰然打开,纵身一跃,倩影如离弦之箭,飞速跃下窗户。

身后是男子飞扑到窗口,凭空一声厉喝,“江南!”

然,锐利的眸子几乎要滴出血来,猩红之色宛若天际的火烧云,恨不能将湖面上那一叶边舟燃烧得尸骨无存。

“嗖”的一支冷箭,快如闪电,男子顺手一扣,箭却从他的掌心直接脱离,笔直贯入了他的发髻正中。

郑夕颜看着他恨恨的摘下冷箭,投来满目的杀气。

回眸嫣然,弓箭在手,却是盈盈波光,只道潋滟方好。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