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二卷!【封阳学院卷!】 -- 第一百三十一章『深机暗蕴!』

类别:东方玄幻 作者:莫道不逍遥 书名:不灭冥王 更新时间:2013-12-08 00:00:00 本章字数:4764

陌少羽前脚方才离去,花丛当中,便自钻出来一人,那人手持白玉折扇,身着白袍飘然,英姿熟是不凡,神色之间,却是带着几分苦楚,不是那魏远扬,还会是何人?

二人方才,心痛如麻,竟是都未发觉,花丛当中,还藏有人在。

魏远扬回头望了一眼,少羽离去的方向,微微叹息,别过头去,神色更是苦楚,他行将数步,来到了尹沐衍身旁,却也不作理她,只是抬头望月,叹道:“唉,世间人情之故,实是不如,兽禽良畜,半分也是,不可得靠,可悲,可悲啊!”

尹沐衍心中,思绪千百,繁杂的直是如同,波涛碧浪,竟连有人,靠近身旁,都是未有察觉觉,听他出言下,不由是一怔,方想藏身躲避,但听他话语凄凉,似是与自己一般,是个为情所绊之人,不禁停足下来,问道:“你怎么了?”她认得此人,乃是少羽的好友,也便不怎么反感。

魏远扬故作一惊,转过身来,辑手称道:“哎呀,未见姑娘在此,实是失礼。”语毕,又是摇头叹息,神色悲凉,仰天叹道:“唉,说来倒也丢人,在下勿动贪念,恋上一美貌女子,为其**覆爱,其人也为唯我之独爱。

但岂可料知,前些日里,来了一位,相貌品德,较之于我,都高上多倍的人,只是巧言数语,便将她骗的晕头转向,最後是跟了他去,徒留我一人,在此伤心难受,你说这真情真爱,是否直是不如粪土。”他心中,本有酸楚,说将出来,倒只三分似假,七分像真。

尹沐衍此时,正值爱恋高峰,于世间情爱,只认完美,甚么背叛遗弃,她从未想过,听他这般一说,顿生气恼,说道:“这般女子,不要也罢,你又何苦为她伤心。”心中却道:“小羽待我极专,定然不会如此的罢!”不由是觉甜蜜,想与他无所顾忌的爱恋心思,更是浓郁了些。

魏远扬道:“她与我相恋之时,是何等恩爱,嫣能得知,会是如今,这般的光景。”再一叹息,警告提醒的语气道:“姑娘,你若有着情郎,可需得看的紧些,世间无论男女,都逃不过新欢,形色之诱呐!”

尹沐衍情窦初开,经他这么一说,确然也有些害怕了,是想:“若是日後,小羽变了心,可怎么办啊?”神色慌乱,心间五味俱全,口中却是称作道:“你可别胡讲。”却已败露,心中思绪。

魏远扬道:“这可不是在下,危言耸听,而是人世间的真情实理,久前我是不懂,但现下,唉!可是看的无比透彻。”

神色一转,略是恨意略是神秘,悄然道:“多数人吶,前脚是与你,好话连篇,後脚却与人,偷偷幽会去了,姑娘若是不听,在下也无可强求,告辞了。”再一辑手,姗姗退去。

尹沐衍脸上一红,明知少羽不会,但却也起了,证实之心,踌躇一阵之後,竟尔羞咬唇齿,站起身来,朝那陌少羽的房间去了。

魏远扬未曾离去,只躲在一旁观望,见计谋得逞,心中不知,是喜是悲,跟上前去,隐蔽在一旁,却是狠狠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他方才在路上,见着那陌小妍,来花园寻找少羽,不知怎么,也是跟了上来,但她寻了一圈,却见不着他,直是发嗔嚣骂,那嘟嘴生气的模样,又是瞧得魏远扬,心间荡漾。

陌小妍怒然一阵,心中思绪千百,走着走着,想着想着,便来到了花丛当中,也就在这时,她忽是见得,两道光影,**而下,其中一人是陌少羽,她瞧得自是欢喜,只在瞧见,他身旁,另外一名,绝色倾城的女子时,心凉了大半,後又听得,二人亲昵言语,瞬间面色惨白,不住的捂嘴痛哭。

魏远扬瞧的心疼不己,明知少羽,有了红颜之後,便不会再与自己争抢,是该欢喜,但他却生的一副,古怪的心肠,他见陌小妍,喜欢少羽,喜欢成这般,大是想将她二人成全,于是便定下心中苦楚,思量起计策。

他气度不凡,计策也非同一般,只一想下,便是生出了定计。

他先将陌小妍,偷袭打晕,放到了陌少羽的床上,再等少羽离去之时,出去跟尹沐衍,好一番危言耸听,当是要让她,心生忐忑,回去观望,这一看之下,以女子之心胸气度,自是会气得,掉头便走,再也不讲他作理。

只他心中,还是对那陌小妍,抱有几分希望,所以此计,并未经过深思,其中破绽百出,一个时机不对,都能轻易破除,但他确然料是不得,他这小小的一计,却伤得二人,生离死别了一场。

陌少羽心中,怀满担忧,只怕那尹沐衍,生出变故,而离开自己,但该说的,都已是说了,再徒添她的烦恼,也是无益,也便径直回房了。

他推开【房】门,又是顺手关上,这时嗅得空气中,一丝游若的香气,不由一惊,:“我房间,怎会有这般香气?”顿时警惕大生,又是感知到了,有一人,正在自己的房间,呼吸均匀,似是熟睡,却然不似,故意躲藏。

忙是取出了火折子来,点亮了桌上的油灯,四下一瞧,只惊诧的发现,那皇甫蕊萱,竟直挺的躺在自己床上,状似昏迷。

少羽放下了油灯,走上前去,正想将她叫醒,忽觉眼前人儿,肤如凝霜,眉细芊芊,五官似都有灵,竟自诱huò之极,一晃脑下,那股诱huò之意,更是重了,忽地腔热血澎湃,腹下浴huo蹿动,低吼一声,直是扑将了上去,扯开其人的衣裳,似要作那,交合行为。

这时,那尹沐衍,正怀着多信少疑的心思赶到,她在门外。听得少羽一声低吼,不禁一怔,快步凑上前去,在那透气的窗口下,往里边一瞧。

只见那陌少羽,正拉扯着一女子的衣裳,霎时面色惨白,蹬蹬直是後退,只觉双目发晕,喉发甜,蓦地呕出一口,鲜血出来,泪湿了双颊,掩面而逃。

魏远扬听得低吼,也觉好奇,又见其人,竟是吐出血来,不禁心中又愧又奇,待她走後,凑近一看,顿时血气上脑,差点儿,没冲进去,将他拉出来,暴打一顿,但是想此事,大概是二人,你情我愿,谁人一管是不着,心中顿生黯然,举步蹒跚,跌撞的出了花园。

但他才行去,门口之时,乍是瞧见一人,坐倒在墙边,但觉眼熟,上去细瞧,不由一怔,再是回头,看向那陌少羽的房间,不由大觉诡异,眉头顿时皱起,想是:“那里面的人,是谁?”他眼前之人,正是陌小妍。

陌少羽但觉欲wang上脑,不禁心惊,但直是控制不得自己,硬要往她身上扑去,但他毕竟心境过人,只在扯开她第二件衣裳之时,猛的一咬舌尖,再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滚下床铺,才是稍稍,得以清明。

想起方才,进ru房间时,所嗅觉的香气,立即是明白了过来,定然是谁,在房间中,撒了极为霸气的引欲之药,自己却还未觉,只愚蠢的自我误导为,是那皇甫蕊萱,身上的香气。

这引欲之药,极其霸道,身边又有一绝色佳人,更叫他清心难定,忙是取出匕首,直往肩头上,刺了一剑,顿时疼痛大增加,驱逐了不少欲念,又是爬行过去,将房门敞开,以达通风。

最後才是靠在门框之上,双手结起那‘千毒万解传’当中的逼毒法门,索引出体内毒素,直是逼了有过,半个时辰之久的时间,才是满头大汗。四肢虚浮的颓软在地。

这时,那皇甫蕊萱,竟自醒来,她发觉自己,胸前衣裳开裂,又躺在不知谁人的床上,顿时发出一声,尖声大叫。

少羽甚感无奈,待她分贝高音落下之後,才是说道:“大小姐,你的清白还在,我保证。”

皇甫蕊萱听言,偷偷的摸了一把,贴身衣物,与腰身束带,但觉整齐一般,毫无动过之痕迹,这才是吐了口气,放下心来。

忽觉此音,甚是耳熟,一个激灵的坐将起来,是寻音而去,瞧见了那,倒在门外的陌少羽,胸口大大一阵起伏,面上顿时羞红一片:“怎…怎…怎会是他将我掳来的。”心中思绪千百,竟尔有些失望,但却多数兴奋,故作恼怒的嗔道:“大半夜的,你将我抓来作甚么,也不害臊。”

这等引欲之毒,一但吸入体内,顿时化入身体的水分当中,少羽逼毒之时,不得不将体内,全部的水分,都是逼的个干净。

这时口干舌躁,哪里有空跟她解释,忙是提起一丝气力,跌撞的爬起身来,倒在那桌椅之上,拿起那个大水壶,便咕噜噜的往肠子里灌,待得将一壶茶水,都是饮入之後,微一运功,将水分均匀散入体内,这才是将面上的悴容,恢复了些。

开口道:“我甚么时候去抓你了,是你自己,跑到我房间好不好?”他本想说:“可不是我,是有人将你抓来的。”但恼她言语直逼自己猥琐,不由也是这般的回敬了一句。

皇甫蕊萱只道是他,正与自己打情骂俏,说自己投怀送抱,面上更红了些,心中却是欢喜的紧,理了理衣裳,恼嗔道:“谁要来你这儿,我可是要走了。”下了床铺,便要往外行去,是打定了,他定会挽留自己的。

果然,那陌少羽,将她拦了下来,但面色却不是嬉笑坏坏,而却是有着几分阴鸷,冷声道:“你被谁抓来的都不知道吗?”

皇甫蕊萱,见他面色不似在玩笑,不由也是皱起眉头,说道:“真不是你吗?”

少羽摇了摇头,分析道:“抓你来的那人,事先给你服过解药,若我所料无差,那人定然是想陷害于我,将你…将你…那甚么的时候,他再冲进来,大可当场将我击毙,说我不知廉耻,侮辱了你,到时也死无对证,我便这么背着恶名,含冤而死。”抬头瞧了屋顶一眼,道魂之力如蛛网般的蔓延而出,但显然那人,在见到事迹败露之後,早早就是离去。

皇甫蕊萱,听得满头雾水,疑惑道:“甚么解药啊,你为甚么要将我…将我…那甚么了。”

少羽欺进她的身前,探在在空中一抓,又在她鼻前放出,道:“闻到了吗?”

皇甫蕊萱点了点头,道:“好香啊,是甚么?”

少羽也不避讳,微微一笑道:“引欲之药。”见她面上变色,又接口道:“不过你服了解药。”

皇甫蕊萱,这时才是确定,真不是他将自己抓来,不由凝眉沉思,心下狠狠的咒骂那人,但回想间,只是想到,方才来寻少羽,见他不在之後,便一路往回走去。

但不知怎地,走着走着,就没了知觉,醒来之後,便是衣裳不整的躺在少羽的床上,还让他当成,那不要脸面,硬要投怀送抱的人,不禁是想着,抓到那人之後,要将他如何打骂一番,才可消了心头之气。

原来,此事又是那万策筹的阴谋,他那日眼见追求皇甫蕊萱,已是不能,但却也不肯,轻易放弃,回去之後,便既苦思对策,却是兀自想到,那时见得大长老,竟与少羽,存有间隙,还隐隐有些杀意,顿时以此方针为故,生了一计出来。

他想是先将那皇甫蕊萱,用药物迷晕,再送到那陌少羽的房间,然後在那房间之内,撒上一层,极端霸道的引欲良药,顺手的给皇甫蕊萱,服过解药,以防假戏成真。

这样一来,这个计划,便可算得完美,待那陌少羽回到房间,定会xìng yù大发,去强辱那皇甫蕊萱,而他见此这般,就可发出信号,叫那已是安排好的人手,赶去通知大长老来,则自己,再冲将进去,直接出手,将那神志不清的陌少羽,当场击毙。

而这时,间隔定是刚刚作好,众人赶到之後,见此场景,又有那皇甫蕊萱,清醒过後,哭喊作证,怎能不叫人,误认为是陌少羽,兽心大起,以至于活该丧命他手。

那大长老恨他不及,自然是不会怪罪,而皇甫蕊萱,同时也会对自己的相救,感激万分,可真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计策啊!

但他想的完美,实行的却是见拙,迷晕皇甫蕊萱後,将她抱进,少羽的房间,却是发现那陌小妍,不知为何,躺在了床上。

当然想是不能,让其人,坏了大事,将皇甫蕊萱,放在床上後,再随手的将陌小妍,往院门外一丢,便既静卧在梁顶,等待时机。

却然万般料是不得,那陌少羽的意志,竟会如此刚强,还硬生生的捅了自己一刀,以求清醒,那一霎那,他都怀疑,此人是否为男儿之身,但无奈,计划已经破灭,只好姗姗离去,算是白忙活了一场。

本书由幻侠小说网(www.huanxia.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不灭冥王》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