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二卷!【封阳学院卷!】 -- 第一百三十章『创世法则桃园现,师徒逆恋违心间!』

类别:东方玄幻 作者:莫道不逍遥 书名:不灭冥王 更新时间:2013-12-07 00:00:00 本章字数:5178

少羽所受的伤势,颇为严重,但他只昏迷不多时,便是感觉到了一股,让人身心,都为之酥软的能量,温和的导入体内,直是将所有的伤痛,抚平的似无有过,更是令得他,很是安稳的,睡上那么有过一天之久。

而待他方才,朦胧婆娑的睁开双眼时,瞧见的可不是其它,正是那白衣素裹,身材均秀,背影清冷的尹沐衍。

他本还担心,她的安危,此时见得她,安然无恙,顿时心头一宽,微微带笑,方欲开口,却听那尹沐衍,已抢先道:“你醒了。”她淡淡的说着,言语之中,冷漠无比,就像是一面,静溺的水境,情感的风波,剧烈吹过,却是荡不起,丝毫涟漪。

少羽听她这般言语,直是有如,被人在寒冬腊月里,泼上了一盆,冰冷彻骨的凉水,尽将那原本满口的关怀,都给灭的一干二净,但他心中对她之喜,却是如何也燃之不尽的,转念便既想道:“她定是今日,遭遇劫难,而至使心境古怪罢!”释怀一笑,言由心出:“衍儿你……!”

话还未完,便是迎来一声,威严清喝道:“放肆!”这两个字,从她口中吐出,虽是极具威严,但不可隐藏的是,那股淡淡的生涩之意。

续道:“谁允许你,这般叫我的?”转过身来,面上肃然沉静,静的犹如深谭,寒的仿佛冰山。

陌少羽对上了她的目光,那种淡漠,比之杀意,更要让他感到害怕,感到恐慌,那便像是,有着无数支的冰凌,将他的心脏,攥刺的千穿万孔。

只觉得胸腔,遽然一荡,喉间顿感鲜甜,似是受到了一股,钧雷轰击般,直是将他震得,蹬蹬径退三步,单跪在地,满脸失措与凄然的望着她,颤声道:“为甚么,为甚么?”

尹沐衍望着他,眼中淡漠一片,话语更是静的可怕:“,没有为甚么,我是你师傅,你是我徒儿,怎可无礼僭越!”她这句话,说的万般纯熟,但也怪在此处,她本对此事,半点儿不曾知觉。

却只因在她心间,一直回荡着那,蔚蓝光团对她所说的话语:“你为师,如父母,他为徒,如子女,你们怎可相恋,岂能相爱?”

但令她转变成这般的,倒不是因为这句,她认为无干紧要的话语,只在她回答道:“为甚么不能,只要我两,互相喜欢着,不就可以了吗?”那时她还在笑着,因为心中想起了陌少羽,想起了那个,可以给自己欢喜,给自己万般情绪的人儿,她只觉心中甜蜜无比,再也容不下其他。

之後便是那光团,改变她观念的,改变一切一切的回答,他道:“万万不可,你和他,殊非同类,就算你不嫌弃于他,却如何能够保证,他不会嫌弃于你?

而且,你是不能有爱的,不能与任何灵物,相作结合的,便算是你二人,拥有了真爱,超越了族类之分,超越了天地之限,那结果呢,又会是如何”

还不是会同你父母一般,爱到最後,生离死别,死者不甘消亡,则生者,却要背负着,无穷无尽的孤独与痛苦,如同一具行尸般的活着,那样的一份爱,真是你想要的吗?”

尹沐衍想事情,向来很单纯,只道两人,互相喜欢,便是能够,伴在一起,却听得他,说成这般的肃然,不由也是暗生惊诧,想起了师父,郑重告诫自己,要修心溺静,且勿妄动情念,又想到了她,告诉自己的一些往事,父母亲的往事,不禁心酸苦楚,怔怔落下泪来。

她沉默半响,才是将这番话语,想的清楚,但此时,她已是对陌少羽,情根深重,却叫她如何,能够轻易割舍,颤音问道:“非如此不可吗?”

那蔚蓝光团,微微一叹道:“非如此不可。”

她想起这番话语,心知此生,是与他再无缘分,但实是不想,让自己的喜欢,变成一道,加诸在他身上的残酷刑罚,只能硬起心肠,像以前那般,无情无欲,清清冷冷,伤着他,也伤着自己。

陌少羽听言,只觉脑海当中,如掀潮浪,神色顿时,颓然不堪,心中悲哀,如要溢满,又是不自主的退了数步,直是犹如,听得了一则,山崩地裂,天地毁灭般的噩耗,痛的,似有着千把万把刀剑,齐齐将心脏,搅的粉碎般。

但他对尹沐衍,对自己的爱意,也是有着,心通的感知,此时任她如何伤己,都自难以相信,她真的会对自己,这般的无情,只念想及,定然是在自己,昏迷之时,发生过一些,令她生出改变的巨大事件,丝毫不愿去责怪于她。

心念这般的转动,忽是瞧见了那,蔚蓝光团,想起之前,是它将尹沐衍吸去,立即思忖道:“衍儿被它吸进去的时候,我不知是昏迷了多久,看来定是它,生出的古怪了。”

他心中怨怒,聚于一点,无处宣泄,于理智,也尽然消去,此时一有发现,便是倾自所有,万般的去肯定,即然暴喝一声,箭也似的冲将上去,挥拳便是狠狠砸下,呼喊道:“定然是你,定然是你在捣鬼,你快快给我,将她变回来啊!”不住的挥砸拳劲,拳头触及,犹如石壁,坚硬的令他的手背,血肉迸撒,但那疼痛,哪及的上,尹沐衍冰寒彻骨的一言片语。

尹沐衍不由也是慌了,只道这般作法,定能让他,渐渐将自己淡忘,却料不得,是能将他,伤成这般,心中又是纠结,又是痛惜,还有着几分,对他爱意的欢喜,不禁是将,凝起的寒心,都化开数分。

那团蔚蓝光团,此次并没有还击,只开启了一道,丈许方圆的薄光护盾,那光盾虽是薄弱,但经受少羽拳劲之时,却连半分涟漪,都没晃动,稳稳的将其人,隔绝在外。

忽是听觉一道,如似穿越空间临至的音律,肃严刚威,吟道:“本尊乃‘创’世法则,你这小辈,可好生无礼,杀本尊守护双豹在先,取本尊冥力矿脉在後,此时又是在此间,乱自胡闹,若非是瞧在…瞧在…你师傅的面上,你焉能活到此时?”

少羽不禁一怔,心想:“‘创世法则’莫非是那,道笔排行榜上,前三名的神秘存在?”他自有了‘不灭’之後,虽是不能,将它用于对敌,但那之中的庞大信息,还是能可让他,多了解一些,古今往来的史迹。

则这三支,神秘的法则道笔,他也是略有参详,根据‘不灭’所记载,这三支道笔,是衍生在,同一个时代里,且每一支,都是存在着,有过万年之久,分别是为,空、净、创,而此音,说自己是创世法则,再加上那神鬼莫测的修为,当既是让少羽,有些慌措了。

但他只一慌下,便是又既想起,那尹沐衍,遭受其人毒手,以导致于,她对自己这般冷漠,豁然怒起,骂道:“我管你是谁,快快给我将她变回来。”

他话一出口,心中便既暗想,此人定是怒及,我将他双豹杀了,又使他的矿脉,运转阵法,这才迁怒于尹沐衍,让她变的这般无情,来惩戒自己。

思忖之後,是觉此事,大有商量之余,按捺着怒火,态度即是示软下来,退了数步,辑手作礼,拜上一拜,道:“此事,是晚辈过错在先,你若能将她身上的神术,解除了去,让她变回常人无异,晚辈这就去给你,抓几头豹兽回来,再将洞内机括撤去。”诚恳的望着他,只求于此,他情愿让自己死去,也不愿去面对,那尹沐衍,对自己的冷漠。

尹沐衍见他,为了自己,不畏于强,心中好生感动,是知那创世法则,脾性刚强,若少羽再行冲撞,可是要性命不保了,忙道:“小羽,我们走罢!”话语已然柔和数分,朝那方才进ru的破壁山洞,径行去了。

创世法则,不禁一叹,道:“需自斟酌而行,莫要悔恨终生。”

尹沐衍已然走远,少羽听不懂,他在说些甚么,只是听得,尹沐衍的语气,转回柔和,心头不禁大喜,想来必是那‘创世法则’,宽宏大量,答应了自己的条件,这才使开出,解除的手段,顿时满腔感激,几欲是要,给他行上跪拜之礼,但想之前,是他作弄在先,也便消了此念,只是稽首作礼,笑道:“晚辈定当,尽力捕捉灵豹…”

还未说完,创世法则,已是极然不奈的道:“不必了,何人能够,伤的了本尊,尔等速速退去,莫要再来于此。”话语刚威,半分没有,同尹沐衍讲话那般的柔和,显出了十分的不觑,直似在说,不想与你这等渺小人物,多作交流。

少羽也是感觉到了这一点,胸腔热血,不禁上涌,双拳紧握而起,眸目之中,燃起激昂奋斗的火焰,心中是想:“在没有实力的情况下,果然干甚么,都要叫人,瞧是不起,看来今後,要加倍努力的修炼了。”转身行向洞壁,再不回头,心中却是暗道:“好你个创世法则,咱们等着瞧罢,定要再回来,将你收服了去。”

待少羽追上尹沐衍时,她已是出了桃林,似乎是不愿,在此多作停留,只待少羽,赶到山洞前时,淡淡的开了口,要他当前带路,以免在石阵之中,迷了方向。

少羽怔然答应,回行之时,还顺手的将,那百道阵法与那冥力矿脉之间的媒介,解除了去,这样一来,这些石阵,便是再也普通不过,只能困住一些,平凡或是实力不高的人。

他此时的心境,已是恢复平和,见得尹沐衍,还是自我默然,郁郁不欢,眉间大有忧愁,心中顿时明白了过来,是知方才,她定然是,故意装成那般,要使自己对她死心,而并不是,遭人所迫。

不禁是觉悲凉,一路上也不言语,直是在想着,那创世法则,到底跟尹沐衍,说了甚么,竟叫她转变的如此巨大,对自己这般的无情。

行不多时,已近天黑,二人心神不凝的赶路,犹如两具,无魂的行尸般,行将木讷,走的极是缓慢,因此,只在一二时辰,便能走到的路程,却足足行上了,四五个时辰,直到天黑,方才是回到了学院。

二人回到住居花园,依然是默无片语,尹沐衍孤坐在那,苍天古树之下,顶着白皑皑的雪花,遥望那暮霭苍苍的际宇,神色略是凄然,影子被那冷冷的月光,拉的萧索修长。

陌少羽也是一般,静静的站在,她的身旁,头顶肩上,已是扛上了,厚厚的积雪,苦思良久,依然是不得其解,终于是按捺不住,心中疑惑,话带七分祈求,三分哀默的道:“衍……师傅,是小羽作错了甚么,还是哪里,让你不欢喜了,你打我也好,骂我罢,就算打我打死也可以,就是求你,千万不要,这般的待我,好吗?”

尹沐衍身心一颤,他的话语,更像是一团荆棘,将自己的心灵,狠狠的伤了一把:“难道,我便愿意,这般待你吗?”但她知道,此时绝不能心软,咬着唇齿,忍下眼眶当中,满的直欲溢出的泪水,摇着头,淡淡的道:“你没错,只是你我,注定只能是师徒,你……还是死心罢!”娇躯微微颤抖,在这天地间,谁又能够将她读懂,谁又能让她倾述一番。

陌少羽仰天止泪,颓然跪倒在地,指甲握入掌心,深入皮肉,一滴滴殷红鲜血,侵染了满地的雪花,却然,半分无有痛觉,只觉心中所痛,由过于此之万分不止。

他低着头,看着地面,默然了多时,才是苦笑道:“呵,那好,只要你说上一句,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从没有爱过我,小羽也便当即是弃了此念,永世不再提起。”抬起头来,双目如炬,直是望着她,带有几分惧怕,几分肯定。

尹沐衍想到,如此简单,几乎是欲要,脱口而出,但咽喉,忽然之间,似是落下了一块,重逾千斤般的巨石,怎么也吐不出,半个字来,又让他那炯炯的目光逼的,登时颓软,硬凝的心,再是化开数分,她说不出口的,永远说不出口的。

陌少羽见她如此,心头甚慰,大感松心,又道:“你不敢说,那便是心里有我,我心中也是有你,为何不能在一起?”站起身来,月光也将他的身影,拉的修长,只是这道影子,却是半盖在了尹沐衍的身上,顿时让得两道雪影,都自多了几分,温暖与洋溢。

尹沐衍沉默半响,又是回想起了,那创世所说过的话语,心生苦楚,不得不又是,硬起心肠,站起了身来,面上神色,却被陌少羽,高过她寸许的个头,挡的看不清楚,只听她冷冷说道:“我是你师傅,怎可逆了天地轮纲,你就不怕你亲友,不怕世人,对你鄙夷嘲笑吗?”这是她唯一可占上的理据,或者说是,唯一能让他,不为自己,心疼不舍的理据。

陌少羽不知她何时,会为这些,狗屁不通的繁锁世俗,所为拘泥,只道是其人,误听旁人,严词阵阵,而生的後怕,心头稍是一宽,说道:“你知道我的,这并不是一好理由,我陌少羽所作所为,与天地有何干系,又与我亲友与世人,有何干系。”欺进一步,抓起她那,略带冰凉,妄想逃避的芊手,按在了脸上,又贴上了心头,温声道:“我只在意你是何想法,只要你愿意,便是前方铺满了荆棘利刃,我也会为你,一一趟过。”

他语出心诚,尹沐衍听後,紧崩的心境,登时瓦解,不禁落下泪来,却那心中,还有一丝顽抗,‘你同他在一起,只会害了他,害了你自己。’

她不想去伤害他,抽回了手掌,拂去面上的冰凉,神色几经变幻,最後才是幽幽叹道:“我心里好乱,想一个人待一会,你先回去休息罢。”话语当中,三分凄然,三分忧虑,还有着三分的不禁欢喜,已是柔和万分。

陌少羽不知,她心中所思,但想到其人,可能只为繁俗缛节所为拘泥,便也不甚在意,微微笑过,点头道好,径自回房去了。

本书由幻侠小说网(www.huanxia.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不灭冥王》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