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二卷!【封阳学院卷!】 -- 第一百一十章『祸福相依!』

类别:东方玄幻 作者:莫道不逍遥 书名:不灭冥王 更新时间:2013-11-16 00:00:00 本章字数:3943

洞口宽约,三尺之余,那虞三娘,所击落的一块岩石,足有上百斤两,又是这么,直生生的坠下,十丈之余的高度,那等徒然添作的劲力,可真当是如山若岳啊!

陌武感觉到顶上,呼啸压迫之响,心神遽然一荡,当即是不及多想,将那魏淆淆,往身旁一放,握起山岳棍,双手横举,定身弓步,倏地提起神阕冥力,‘轰’的一声,竟是生生的将那巨石扛下,足下马步,也是为此,险入了地面,一寸有余。

魏淆淆骇然大惊,这般可恐的劲力,是叫他,怎生消受,岩石过大,全然将光线遮挡,当下摸黑站起,直叫道:“陌武,陌武,你没事罢!”隐隐是有哭泣,心中是想,:“若是他死了,我也随了他去罢!”

手掌探前时,摸到一物,是他飘荡的衣角,再靠近些,摸索到了,他那暖软的身体,再向上摸去时,只觉出,他手握棍棒,高高举起,似顶住了那块,岩石一般,是猜想到,陌武已是将那巨石扛住了,不禁新奇,问道:“你怎么不说话,没事吧?”去摸他胸口,心跳嘭嘭正常,这才是放下心来。

陌武道:“我不知道有没有事,就是觉得,那大石头,看似沉重,入手之时,却也轻巧的很,我好像将它接下了罢?”言下,大有疑惑,只想着自己,是否是被那巨石力道,给震死了,现下是一缕游魂,不然,怎能接住,那般力道呢?

魏淆淆去摸他手臂,只觉他肌肉,并未生出紧绷颤抖,似是顶此巨石,轻巧无比一般,是觉心奇:“呆瓜没有胡讲啊,他的气力,怎生的这般大了?”也是踌躇不解,问道:“那你能把它,给推上去吗?”

陌武试着挺起腰杆,那巨石,随着他的挺身,也是高举了一些,他道:“可以啊,轻的很呢!”当下一手撑着巨石,一手抱住魏淆淆的芊腰,足下猛的一踏,顶起巨石,升然直上。

魏淆淆寻思:“定然是他,将蛇血都炼化了去,才会这般厉害罢!”也是不及,去多想,为何蛇血,会突然被他炼化了去,只又想到,那炼血妖狐,必然会在洞口伏击,若让她再打下去,那可就糟糕极了。

当下暗运‘倾流千叶’,引起了地面的尖刀利刃,说道:“呆瓜,那贼婆娘,定会在上面,暗算偷袭,一会儿,要到洞口的时候,你把大石头,用力顶开,然後,再狠狠的挺棍刺她,趁她退後,寻机落地才好!”陌武点头作答,凝神准备。

那虞三娘,因妒而生怒,将岩石,击落之後,便是後悔,心想:“这下可糟了,拿不到那甚么铁片的,可就完不成任务了,也不知道他,又要怎生的惩戒我了。”

正自思量对策,忽听洞内‘咻咻!’风声,不禁好奇,低头一瞧,只见那巨石,无引而飞,当是吓了一跳,只道是那山怪精鬽,在此作鬼,但随即又是想到,那底下还有二人,但这一想,更甚惊奇,:“那二人,怎会有这般力道?”

她正值惊诧不定间,巨石已是呼啸飞出,直砸上了洞顶,眼看便是要,再次落下,忽地几道,尖锐的破风声响,一柄柄包含着劲力的尖刃,迎面而来,她不屑的冷笑一声,是也浑然不惧。刺菱出鞘‘锵’的一旋齐响,全都为之卸去。

但就当她,要发言嘲笑之时,一道浑厚朴实的劲力,又是迎面,袭将而来,她不及多想,眉黛凝重一挑,急退滑步,劲力透至刺菱,‘当’的一声,两器相撞,竟自震的,虎口都是一麻,不禁心生骇然。

定眼去瞧时,忽听‘咻!’的风响,从身旁掠过,本能性的运足去追,出了山洞,才是惊讶的瞧见,那人,原来是方才,那位痴情的少年郎,只是不知,为何变的这般厉害了,当即鬼魅身法一展,翻身阻越在前,打量了他一眼,笑道:“少年郎,你可骗的姐姐好苦啊!”

陌武心道:“我几时去骗你了?”但见她出手阴毒狠辣,差点儿害得自己于淆淆,丧命于此。无心与她多说,只道:“你快快让开,别再挡道逞凶了。”嘴角嘟努,眉目轻挑,显是有些生气,但竟也不见有,丝毫的恨意。

虞三娘心中猜疑不定,双眸直在他身上,滴溜溜的转动,忽地眉目之间,闪过了一丝惊喜,:“是了,这定是炼血神咒,炼成血魁的迹象。”不禁是心生大喜,唤道:“血魁儿,赶紧到主子这边来,不然有你好瞧的。”

双手结印,是想引发,他体内的炼血神咒,但印法结起,却见他浑然无事,大觉莞尔,问道:“你没感觉到,体内有异样吗?”

陌武见她,行色诡异,说出来的话语,颠三倒四,似那疯人一般,或喜或怒,又是听她,发出问句,心下是想:“这人,说出的话语,上一句是喜,下一句是恼,笑却来威胁,恼却来问候,当真是好不古怪啊!”是不敢多作理会,牵着魏淆淆,便要离去。

虞三娘,怎能让这烤熟的鸭子,给飞了呢,心下是想:“定然是那炼血神咒,某处出了问题,反正将这血魁,押解回去。慢慢研究就是了。”当下足步一动,已是拦在了,二人身前,刺菱出鞘,如鞭似剑的甩刺而去。

陌武脾性再好,但也经不住,这般凌死欺辱,再加上,要守护之人,就在一旁,若再不与她,斗上一斗,怎生也要叫人,说是窝囊了。

当下使出柔劲,将那魏淆淆,推了开去,山岳棍滑手横握,双目凝然有神,喝道:“你欺人太甚了。”猛的提起劲力,使开‘攥’字诀,棍若抢抖,‘当’的声响,火花四溅,双器皆抖,一退一进间,劲透风起,呼呼有声。

陌武一向,有武痴之称,不仅修行冥力为痴,兵器拳脚,也是痴迷不己,因此,对那抢棒棍术,无一不通,无一不精,只不过,再遇见了魏淆淆之後,那武痴之名,亦是渐渐淡去,无人再去提起了。

虞山娘只觉对方棍上,劲力犹如排山倒海,竟不弱自己,丝毫半分,心下又是惊讶,又是喜欢,是想:“若能将这血魁,为我己用,那不假时日,便是他,也不是我的对手了。”她当是对此血魁,寄予厚望,且已是在想,如何将此血魁,再炼至高级一些。

但也因此,她心神不定,陌武此时,又是冥力大增,见了个空挡,使开棍棒,一攒、一挑、挑去对方兵刃,又是气沉双足,挥棍驰骋,猛的朝她头顶劈下,这一招,要是落得实了,那必将是脑瓜开瓢,血肉迷糊,但就在这时,陌武善心作鬼,竟使那棍棒,停在了她额头,三分处,凝目劝道:“我不打你,你也不许再拦阻我了?”

忽地手中棍棒颤抖,一道神念,透过拳臂,飞驰入体,他当是惊诧不己,只道是自己,又生出大意,中了敌人的诡计,当下分出心神,去追那道神念,只见那神念,似乎并无恶意,行到了脑海当中,便自停下。

虚实棍法》《力劈峰岳棍》《横削千山岭》《羮牛伏四海》《山岳神风步》,随着那道神念入体,庞大的信息,忽而涌入其内,是有一套,玄奥无比,高深莫测的棍法,还有着三套,极其强大的冥笈,与其一套,沉稳若山却又不失其速的步法,竟是样样不凡,都是当世少有,皆属上至帝品之物。

这下是轮到了他,去分心惊喜,而那虞三娘,趁此时机,滑步一使,退开棍棒所及,娇咤一声,又将刺菱,凌厉施展。

魏淆淆瞧的心急,直骂那陌武,不该放她,当是一棍子,敲的她,脑浆迸出才好,只见那刺菱袭来,他竟还是在那,怔然出神,忙是喊道:“喂,呆瓜,你作甚么呢!”

她话语才是一出,陌武便有所觉,见那寒茫森然而来,也是一阵惊心,忙是退身甩棍,使开‘架’字诀来,才是险险挡住,但这不及防下,也是吃了,不小的苦头,震退三步,摔倒在地不说,便连那体内的气血,也是为此,剧烈一荡。

他也顾不得许多了,一个鲤鱼打挺,跃起身来,持着山岳棍,便是要再战,但就当他,从神阕之内,提起冥力时,血脉当中,不知所谓是何,竟是兀自沸腾不休,当是难受绞心,犹如被丢进火炉当中般,全身经脉,无不剧烈疼痛,直痛的,跪倒在地,将脑袋直砸地面,鲜血长流,但实不及身上,半分疼痛。

魏淆淆见此,面色大变,忙是跌跑过去,将他抱住,只觉抱住了他,便犹如是,抱住了一个,烧红烧透的火炉子一般,烫手非常,只吓的面无血色,叫道:“你怎么了,怎么了?”

虞三娘却是顿生大喜,因为她发觉了,那陌武,所发症状,正是那炼血神咒,引动发出的,她又复往那柔媚之态,嫣然笑道:“少年郎,怎样,滋味是不好受罢,姐姐说过了,只要你求饶,日後都跟着姐姐,保管你不再疼痛,而且,姐姐还会让你的名声,响遍整个北州呢!”却说得是自己,名声动彻,且似已是瞧见了,那一天的到来,眸中含有期待,含有迷离……

陌武生性倒也倔强,咬着血牙,硬声道:“要我给你作坏事,那是绝无可能的,还是快快将我杀了罢!”不舍的瞧了魏淆淆一眼,不曾想,美好时光,总是这般短暂。

虞三娘,倒也不急不恼,‘咯咯’笑道:“我瞧你,还能嘴硬多久!”俏立在一旁,笑意的瞧着他,独自多幻多想。

魏淆淆想起山洞之内,似乎是喂了他血喝,才叫他不再痛苦的,当下是毫不迟疑,取出匕首,便要将另外,一只手臂的血脉割去。

陌武见此,也是知她意图,再也不肯消受,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连说‘不要…不要!”身躯剧颤,竟也不再疼痛叫喊,只怕喊到魏淆淆心坎中,让她害怕,又道:“淆淆,我…我…我可真是没用,发了誓,说不让人,欺侮于你,如今却也护你不全,你快快逃罢,我还能…能…能挡她一阵!”强撑起身来,却是禁不住,全身剧颤,又是倒地。

魏淆淆大急大恼,想割开手腕,叫他喝血,却也不能了,但怎忍心,将他舍弃,只将他抱住,灼热烧体,也是痛的,哭声不断。

虞三娘未起怜悯。倒是有了计较,心想:“这少年,脾气倒也牛犟,但若我将他心尖人儿,抓在手上,瞧他听不听话。”主意已定,身形一动,已是将那,毫无反抗之力的魏淆淆,抓在手中,嫣然笑道:“少年郎,你若还不听话,你这漂亮的小媳妇,可就要让姐姐,送去给别人了。”

本书由幻侠小说网(www.huanxia.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不灭冥王》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