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七章 风雨欲来花满楼

类别:架空历史 作者:我爱平刘海 书名:回到古代当剑仙 更新时间:2013-11-28 13:28:39 本章字数:5291

三个月后,南楚派出暗夜御林军剿杀北秦宗室遗族的事情,在江湖上渐渐地平息下去。而南楚新晋皇帝南宫无忌,也出乎意料地没有接手这件事情,而是忙于整理南楚朝政。而这以件事为导火线的南北矛盾,却在暗中持续升温。江湖上,有人传闻,神州第一剑已经带着北秦皇室最后一位直系后裔公主秦惜梦,回到了昔日的北秦旧地,图谋起事讨伐南楚,为当日南楚派出暗夜御林军屠杀无名小山村里北秦宗室遗族的事情讨回一个公道……

五月份的天气,最是奇怪。它像小孩子的脸,变幻莫测令人措手不及。刚刚还是倾盆大雨雷电交加,不过只是一柱香的时间,太阳又露出了它可爱的笑脸。

空山新雨后的空气,很是清爽舒畅,是难得的清新。面前不经意拂来春末夏初的风,吹得路上的行人庸散闲逸,好不快活。在这江北的一座古城里,街上人山人海,非常地热闹。各种叫卖声,形形色色的人物,车水马龙络绎不绝来来往往。

临江旁,京河堤上。坐落着一家名为临仙楼的酒楼。临仙楼一共有三层,汇聚着社会各层形形色色的人物。好一些才子佳人,剑客浪人频繁地再次来来往往。在方圆百里乃至整个江北,临仙楼可谓是颇有名气。

此时,临仙楼的第三楼,凭栏靠窗的一张桌子,坐着一位潇洒非常的少年剑客,他穿着黑色的素服,腰间挂着一个破旧的酒葫芦,桌子上放着一把看似普通的宝剑。此时少年剑客面带和煦的微笑,手中拿着一杯陈年老酒轻轻摇曳,转头望着楼外的临江美景,神态悠然。

好一个品貌俊俏的少年侠客!怕他不是出自哪家名门之后的公子,就是已经名传四海的年轻侠客。周围不少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看着少年剑客,为他的风采所迷倒。

“知章骑马似乘船, 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曲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兴资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世贤。宗子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

皎如玉树临风前。 苏晋长斋绣佛前,

醉中往往爱逃禅。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辩惊四筵!”少年剑客望着栏外的美景,不由诗性大发地吟出声来。

又过了一会儿,少年剑客转过头来,看着对面坐得一位用轻纱掩住面容的玲珑女子,说道:“惜梦,重回故地的感觉还好吧?”

被少年剑客唤作惜梦的人,并没有马上答话。只见她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拿起茶杯微微喝了一小口,随即有些惆怅地看着窗外的景色,并没有像少年剑客那样对窗外的景色表现出特别的流连在意。少年剑客和妙龄少女所坐的位置上摆满了佳肴美酒,都是临仙楼非常有名的酒菜,但妙龄少女看起来情绪不高,丝毫没有动筷子的兴致。少年剑客暗暗叹了一口气,心道如今已经过了三个月,他们已经在北地联系上了前秦的旧部,为什么少女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哀怨惆怅。少年剑客拿起酒杯,看了看,又换成了大碗,罐了一口陈年的女儿红,少年剑客对着妙龄少女谈笑着着什么,终于成功地让妙龄少女的脸上重新有了一丝笑意。

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嘴,少年剑客心满意足地说道:“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皎如飞镜临丹阙, 绿烟灭尽清辉发。但见宵从海上来,宁知晓向云间没。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唯愿当歌对酒时, 月光常照金尊里。不愧是二十几年的女儿红,爽!”少年剑客开心地笑了起来,诗意大发。

“无策,谢谢你这些日子陪在我的身边,帮我联系到那些叔叔伯伯。”……原来这位俊俏的少年剑客和那位蒙着纱巾的妙龄少女正是三个月前进入前秦旧地的独孤无策和北秦公主秦惜梦。

“对了,无策,前几天你让秦二叔出去帮点事,到底是什么事啊?我现在什么都不懂,那些叔叔伯伯都说听我的指挥,我却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惜梦,别太担心,一切有我呢,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帮助你,像南楚讨回一个公道!”独孤无策安慰着秦惜梦,笑笑接着说,“我是让秦二王爷去打听南楚的消息,知道具体的情况,然后我们才可以安排下接下来该干嘛,毕竟这南楚已经统治神舟已经有十年之久,想要打败他,唯有知己知彼,才能有胜算啊。”

“嗯,那……”妙龄少女正要疑问道,突然被独孤无策挥手示意待会儿再说。顺着独孤无策的眼神看去,一个身穿华贵衣服的中年人,手里提着一把名贵的宝剑正朝着独孤无策和秦惜的位置走来。

“秦二叔你回来了。”独孤无策和秦惜梦同时开口。

“嗯,路上碰到点事,耽搁了下,所以来得有点晚。”秦二王爷在独孤无策的身边坐下,先喝了一大口茶水。然后不等独孤无策开口,就接着往下说。

“打听到一些南楚的形势和近期的大事。首先,我先说说近十年人间南楚的形势。自从十年前一役后南楚一统中原,定都上元城,政局稳定兵力深厚。”

“至于最近发生的大事嘛,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南楚国公主南宫蝶的成人礼,将在几天后的上元城内举行,据说这位南楚最小的公主生得不可方物,美貌举世无双。同时新晋楚王南宫无忌届时会诚邀天下英雄豪杰,参加一个比武大会,前十名都有丰厚的奖励,传闻第一名还有可能得到小公主的认可,成为楚国的驸马爷。”

秦惜梦听完,说道:“好像南都城上元城离这不过一江之隔,可是他们突然为什么会举行这样的大会?这个貌美如花的小公主不就是……无策,你说怎么办?”

独孤无策笑了笑,回秦惜梦道:“我还没有什么好主意,可以的话,我想先听听秦二叔的想法。”

秦二王爷难得地露出一个神秘的脸色,看了看秦惜梦,然后说道:“其实几个长辈的意思是,让独孤少侠前去南楚一趟,趁着这次的英雄大会,最好可以进入南楚的皇宫,借此机会……”

说完秦二王爷比划了一个斩杀的手势。独孤无策听完秦二王爷替北秦那些宗室长辈传达的计划,出神地思考着。而秦惜梦的脸上掩着一层面纱,看不清此时的表情,不过秦二王爷和独孤无策却能体会到她此时复杂的心情。良久,秦惜梦开口问道:“秦二叔,那无策独身前去上元城,会不会有很大的危险?”

“关于这个嘛……”

看着秦惜梦复杂的表情,独孤无策故作轻松地微微笑了笑,随即拿起酒杯将酒杯里满满的酒一饮而尽,说道:“我决定去上元城,去瞧瞧南楚的皇帝!参加比武大会,会一会天下豪杰。”

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寒食后,酒醒却咨嗟。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待独孤无策安慰着秦惜梦,和秦二王爷三人一起吃过饭后,独孤无策三人又点了一壶铁观音,边喝茶边讨论着接下来的计划。

交谈之中,独孤无策和秦二王爷的想法达成一致,准备在南楚京都上元城落脚,看看能不能通过这次南楚小公主南宫蝶的成人礼比武大会,在南谋取到一个上层的地位,然后在南楚有一个很好的执行暗杀的机会。而这样,也算是在南楚扎稳脚跟,通过结交一些天下的英雄豪杰,更好地处理之后要做的一些事。这比他们像无头苍蝇一样在盲目计划,消息闭塞要来得方便许多。

相比之下,秦惜梦的想法就要单纯太多了。这位北秦宗室最后一位直系的后裔公主,一方面希望可以帮助族人向南楚讨回公道,一方面又不希望心爱的独孤无策独身进入南楚,寻求刺杀南楚新皇南宫无忌而犯险。

独孤无策和秦二王爷认真交换着意见,秦惜梦一个人望着窗外的临江美景,思绪万千……

下午时分,正是此地最热闹的时候。临仙楼却来了三个不同寻常之人,不由得引起周围客人的注意。

这三人为一女两男。女孩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身着一袭彩衣,若有人仔细观察,则会发现这女孩头上别着一支翠玉叉子,叉子的型样却是一只圣洁美丽的蝴蝶。

女孩的样貌异常美丽,隐约给人一种华贵的感觉,只是她嘴角挂着笑,加上七彩的穿着,神态看起来确是活泼机灵。另外两男子,一老一少。落后女孩半步,其中年轻男子虎背兄腰,一对剑眉配上一副棱角分明的俊脸,脸上轻易不苟言笑,看起来有一股非常冷漠无情之感。另一个老人则看起来没有任何表情,稍显佝偻的身子,步子却走得非常沉稳。

上了楼,女孩三人发现桌位已经坐满了。正在四处打量着,少女突然看到独孤无策几人。彩衣少女脸上的笑意更浓,随着两个一老一少的男子走向独孤无策他们。

“嘿!世上竟然有这么巧的事情,竟然在这里又碰到你诶,刚刚还没多谢你的帮忙呢,你就转身不见了身影。”彩衣少女轻轻拍了下秦二王爷的肩膀,甜甜地笑道。

秦二王爷转过头,看见少女三人,站起身来轻松地笑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没想到小姐竟然还记在心上。”

然后转过头对含着笑的孤独无策还有秦惜梦解释道:“刚刚赶来的路上为这位小姐带了一段路,找到了她旁边的这两位朋友。没想到我们那么有缘,竟然在此又相见了。”

“呵呵,是啊是啊,我第一次来此地,对此地不甚熟悉,幸好遇到你这个大好人,不然我肯定找不到他俩。”少女感激地笑了笑,指了指身边一老一少,接着说道:“我还没好好谢谢你呢,一转头你就不见了,你一定是江湖上的有名高手吧?”

“区区小事,不敢索谢,在下也是有事在身,所以没有打过照顾就先走一步了。”秦二王爷礼貌地答道。

独孤无策和秦惜梦才知道一向守时的秦二王爷为什么会在刚刚迟到一会儿了。

独孤无策见临仙楼的四周都已经坐满了人,她又是秦二王爷见过之人,独孤无策随即站起了身来,接过彩衣少女和秦二王爷的话茬,说道:“既然有缘,三位朋友不如坐下,喝喝茶休息一番。”说完,独孤无策主动拉开座椅,礼貌地请彩衣少女三人坐下休息。

不经意之间,彩衣少女与独孤无策的眼神在空中相遇,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彩衣少女的心中泛起。随即,彩衣少女顽皮的笑容掩去,有些走神地看着独孤无策,不知是因为独孤无策的出尘气质还是他身上的熟悉之感,或则两者兼有之吧。关于感觉这种朦胧的东西,怕是谁也说不清。

独孤无策和彩衣少女两人对视足有数息的时间,另外四人看到两人的表情,不禁感到有些奇怪。秦惜梦和秦二王爷脸上露出神秘的表情,而少女旁边的年轻男子却微不可觉得轻哼了一声。而跟着彩衣少女来的那个老者则是假装地咳嗽了两声,打破了此时此刻有些尴尬的古怪气氛。

从始至终,独孤无策都含着和煦轻松的微笑,虽然他心中也有和彩衣少女一样有种古怪的感觉。彩衣少女突然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态,明媚的脸上微微发红,但只是瞬间,随即又挂上了之前那副活泼非常的笑意。

老者看着独孤无策,眼神不经意间扫过独孤无策的腰间,眼神在独孤无策腰间挂着的破旧酒葫芦停留了一下,脸色微变,却没有任何其他表现。老者开口说道:“好俊俏的少年郎,好一身强劲的武学修为,也是有缘,那么老头子我们就不客气地叨扰了。”

“前辈过奖了,三位请坐。”独孤察觉到这个老者竟能轻易看透他隐藏的武学修为,不觉暗暗有些惊讶,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非常礼貌地请三人坐下。其实独孤并不知道,这个神秘老者之所以能看透一些独孤无策身上的武学修为,除了他的见识广泛眼光独到之外,也跟他已经猜到了独孤无策的身份有着很大关系。如果换了普通的其他人,却不是那么容易能在像现在这样将独孤酒剑练到最高境界的独孤无策的隐藏之下看透这些东西的。

“既然有缘相遇,大家也算朋友一场啦。何不介绍下各自呢。”秦二王爷待众人坐下后说。

“嗯,大家都是朋友。我先介绍下我们,我叫彩蝶,这两位分别是家族里的长辈宰……嗯,若辅伯伯和我……表哥卓越。”说完,彩衣少女看着独孤无策,似乎是非常期待着他开口说话。

“嗯,你们好。我叫……小九,这两位是我的同门师妹若惜和二师叔秦二爷。”独孤无策看着笑靥如花的彩衣少女,又说:“这次我们出门游历,感受下这北地的美丽景象,不知三位朋友却是如何?”

“我们三人啊,也是从家里出来,看看北地的美景,随便也半点私事,呵呵。”彩衣少女笑嘻嘻地说道。

叫了壶新茶,秦二王爷为众人的茶杯斟上新的茶水。几个人边喝边聊,通过交流,彼此又多了份熟悉,对人间也多了些认识。中间多是秦二王爷和彩衣少女彩蝶开着玩笑,老者和独孤无策偶尔搭搭话,而叫卓越的年轻汉子,还有秦惜梦除了开始说了两句之外,从始至终没有再说一句话,神态非常的默然。

在临仙楼中,六个人随意地聊着,又过了几柱香的时间,太阳渐渐西垂,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正好在这个时候,临仙楼三楼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来者是个带着一口夸张大刀的男青年,身着火红的外衣袍子,一脸满是杀气而且丝毫不掩饰。看到周围没有座位了,红衣男子紧紧地皱了皱眉头,然后提着夸张大刀径直走到离他自己最近的一张桌子上,手中夸张的大刀往桌子上重重地一按,却并不吭声。

而那张桌子坐的都是寻常的酒客,看到提刀汉子此时的举动,马上吓得唯唯诺诺地让开了他们一直坐的桌椅。

独孤无策那头,老者见到红衣汉子一上到三楼就神色凝重起来。附耳在彩衣少女耳边说了几句话,彩衣少女彩蝶立刻一收顽皮笑脸,神色凝重起来,看上去若有所思的样子。

之后,在红衣汉子做完霸桌之事后,冷漠男子卓越在老者吩咐下正要起身走向那个红衣汉子,却被一个突然凭空发出的声音所阻止。

“哼,红衣刀客真是霸道啊,可想这是中原江北,并不是你岭南火云洞,容不得你在此作威作福!”

“呵呵,阁下真是见多识广,连我这初出茅庐的方外小卒也都认识,怕是在此专门等待在下的吧。”

“啊哈哈,算你小子有点聪明,只要你交出你手中的火云宝刀,滚回岭南,我可看在你们火云老祖的份上饶你一命。”

“呵呵!你不就是想要我手里的火云宝刀么?那就下来拿啊。”头也没回,红衣刀客冷声说道。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回到古代当剑仙》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